• 纯狼,总裁!

    绿妖

    东方已完结439000

    妖Q群:253021697(欢迎大家进群勾.搭,敲门砖打用户名哈) 她是见不得人的私生女,十二岁离家出逃,却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年,重新遇上他。 那一夜,全市最高级的旋转餐厅顶楼,那个男人如红了眼的猛兽,肆意掠夺她的纯洁美好…… 再次醒来,他冷笑着看她:“我看中的,从来没有放手一说。包括你!” 她在他转身出去的那刻,慌忙逃离…… ** 她再次踏进那座自己逃离了十年的别墅,大哥支离破

  • 霸爱:摊上腹黑老公

    有琳

    东方已完结840700

    权势、金钱、女人,天下人倾之一生都求之不得、梦寐以求的,他李文瀚却唾手可得;可极少人知道他其实生性淡漠,对这些都是可有可无、对什么都无所谓;唯独对她,他那平凡的小妻子,却是近乎于病态的执着。 -- 大学刚毕业,她糊里糊涂的就出嫁了。 婚后她被宠着,日子虽平平淡淡的却很和美,因为她有一个精通厨艺且性格温文的老公。 同事们都梦想着嫁入豪门,甚至瞧不起嫁给个普通上班族的她,但她却觉得很是知足。 她以为俩人

  • 仙妻来袭,魔尊要淡定

    金财神

    城市更新中988100

    身为魔界之主,魔尊离天从来都是狂拽炫酷屌炸天的角色,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在自己的对手面前,这么的形象大失。 这不知道从何冒出来的女人,竟然骑在他的脖子上,罗裙正好盖在他的头上。 面对魔界两大巨头,这白痴女人竟然敢张口就说自己是天界仙人。 这还不算,她竟然还说要收他堂堂魔尊做“小弟”! 离天真想一把捏死她,但是……偏偏,他舍不得! 因

  • 腹黑老公太危险

    寻君

    东方已完结554400

    爱过方知情深,伤过方知情痛! ————题记 他是玖城第一豪门慕容家二少爷,路晗恨之入骨的男人,可一组轰动全城的暧.昧照,绑住了他们的婚姻。 新婚夜,他将她圈住,缓缓凑近,欲施兽行—— “慢着。”她拦住他,“我无、意、间听到你和准大嫂的对话……” “听到什么?” “咳咳,你和准大嫂貌似打算

  • 绝情总裁,太危险

    落叶红枫

    东方更新中195700

    阮瑞若单纯,不谙世事,当她在宴会上与他邂逅开始,便一切都已注定。 他修长有力的手环过她的腰,心就变得不是自己的,在她羞涩难耐的时候,他吻了她。 他说:“我要你。不是一天,也不是一年,而是一辈子。” 所以,他们结婚了。 。。。。。。。。。。。 不是要度蜜月么?不是说带着妻子就可以?为什么还带着情妇? 不仅如此,他的情妇居然让她在电话里听他们天崩地裂的激情? 为什么一切和她想的都不一

  • 遥望行止

    清风莫晚

    东方更新中4093100

    【正文已完结】(超甜宠文)“报告,外头谣传我们同被而眠,有一腿!” 他从卷中抬头,缓身站起:“你要我如何?” “说清这只是谣言……” 他将她抵在墙上,顺便堵住了那张嘴:“陆太太,我们得坐实这个谣言。” 重生前,她一直在做的事,远离他,远离他! 重生后,她一直想做的事,给他生猴子,生猴子! 陆行止一生就奉行两个条例: 一是破坏军婚是违法的。 二是江瑶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魂

  • 先婚后爱

    言语星辰

    东方更新中95800

    林昕,一个看似普通平常的女孩,却有着不同常人的地方,多年来她一直被梦纠缠着,一个永远相同的梦,让她恐惧无助,却无法逃避…… 在莫名其妙中,她被傅家看中,一场交易,她成了傅家的大少奶奶…… 傅圣阳,在奶奶亲情的攻势下被逼无奈娶了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 他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在林昕身上,好吧,既然你要嫁给一个不爱的人,你就必须忍耐! 可是,为什么她的委屈会让他心疼?看到她

  • 佣兵傻妃,鬼王哪里逃

    盛小世

    异界更新中59500

    她是狡猾似狐、唯我独尊的佣兵之王,一场飞机事故葬身大海。 一场交易,重生异世。 她是京都第一傻,相府的耻辱,被嫡女长姐打成血人死于非命。 清眸睁开,当初傻女谈笑杀人剑指天下;昔日屈辱百倍还之,敢欺我者灭你满门。 “既重获新生,不活个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对得起上天?” 是凤,当翔于九天岂敢苟活于世? * 嫡姐找茬?打的你落花流水 庶弟跋扈?踹的你断子绝孙

  • 坏坏老公

    小蛮格格

    东方已完结162200

    自结婚后,两个之间也越来越默契,甜蜜得另人羡慕不已。 她说:你敢不疼我,不宠我,我就出去泡牛郎,养小白脸!让你戴绿帽子! 他说:宝宝你真没良心,我还不够疼你,不宠你吗? 她是小说家,而且是很畅销的小说家喔!

  • 亿万继承者的独家妻:爱住不放

    叶非夜

    东方已完结987100

    【本文已完结,请放心阅读】 “男神大人在上,小女子不该对您犯了侵占罪,跟踪罪,窥视罪,梦中情人罪……”林深深一边对着面前冷若冰霜的锦洋讨好的说,一边暗自握住拳头,心底愤愤的想:哼,锦先生,你在逼我,在逼我,我就晚上回家,虐你,狠狠的虐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