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裁傲娇妻

    笑意盈然

    东方已完结163500

    从十五岁开始,贺俊逸的心里就只有一个身影,可惜那个身影心里的人不是他,本来想着只要在身边默默的守护着她,宠着她就好,开什么玩笑,他贺俊逸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

  • 绝情总裁,太危险

    落叶红枫

    东方更新中195700

    阮瑞若单纯,不谙世事,当她在宴会上与他邂逅开始,便一切都已注定。 他修长有力的手环过她的腰,心就变得不是自己的,在她羞涩难耐的时候,他吻了她。 他说:“我要你。不是一天,也不是一年,而是一辈子。” 所以,他们结婚了。 。。。。。。。。。。。 不是要度蜜月么?不是说带着妻子就可以?为什么还带着情妇? 不仅如此,他的情妇居然让她在电话里听他们天崩地裂的激情? 为什么一切和她想的都不一

  • 总裁前夫,再爱我一次

    彦茜

    东方已完结438700

    司徒拓赤罗着身体伸手就从自己的衣袋中拿出支票随便的用笔写上几个数字就用扔了过去极尽的嘲讽到:“还是五百万,虽然你的身子不值这个数,不过我不在意,因为我现在最多的就是钱。”      看着那张带着侮辱的支票飘落在自己的脚下,欧阳碟的脸上带着愤怒眸光喷着怒火,粉拳紧紧的攥起,浑身气的颤抖着,他又再一次的用钱老羞辱她他把她当什么?卖身换钱的小姐吗?      “司徒拓,你可以看低我,羞辱我,但是我不会要你的钱,哪怕

  • 名门妻约,总裁老公太高冷

    小妖欢欢

    东方已完结274700

    秦虞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四个月后,当医生斩钉截铁的告诉她秦小姐你怀孕了的时候,秦虞懵了...... 再见到宋漠,是在电视上,他成了整个A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宋家大少,他的绯闻多过当时的娱乐圈。 她隔着电视机看着左拥右抱的他,一口唾沫啐在他脸上,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吃干抹净后擦屁股走人的负心汉! 当她好不容易带着儿子迎来人生中的第二春的时候,他冷漠如同

  • 婚情薄 总裁的虐妻

    染颜久

    东方已完结345200

    【他说冉颜,肉体上的欢愉,精神上的活寡,才彻骨铭心】 冉颜从来不知道,一次偶然的救助,换来的是一场婚姻。 嫁给一个素未相识的人,很显然她是不愿意的。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无能为力的事情,叫做“钱”所以她嫁了。 那个叫做顾墨白的男人,听闻刚刚回国。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冉颜万万没想到的,她知道自己的不愿意,但当看到顾墨白才知道他也无意。那样一个骄傲不羁,深不可测的男人在看旁边的人儿时透入着深深的宠。

  • 请婚书

    圆子儿

    异界更新中1646100

    庶女请婚?全京城等着看笑话,却等到平乐王心甘情愿将她捧于掌心。 她是叶府庶出之女,卑微鄙陋,表面柔弱有礼,实则清冷孤傲,心如明镜。十六之际,被深爱之人抛弃,为求活命,自请嫁入平乐王府冲喜。 他是京中平乐王,身份尊崇,表面暴虐成性,恶名昭著,实则精于算计,腹黑深沉,本是要将她当兔子养,不料她骨子里是头狼。 他是汾阳王府世子,风华温润,得满京之女倾慕,却是一朝断情绝爱,待再回头时,爱与不爱,争与不争,再度失控。

  • 倾世田缘,残王纵妻无上限

    枇杷花开

    异界已完结443300

    衣衫褴褛、面黑肌瘦,二次投胎有风险,叶蓁不挑。 “把这些洗了,不听话,剁了你给小青当点心。” 可上来就被抓去洗尿布。这是闹哪样? “都要擦!哪儿都不能落下!” 奥,会长针眼的好吧? 想走? “给她一颗仙鹤来。”扔出一颗毒药,某男表示只有他威胁人。 叶蓁:“我说…我什么都说。” 但为小命故,什么都可抛,鸟不拉屎的山沟沟里没准还能淘到金呢。 脏?忍!累?忍!坏脾

  • 致命游戏:总裁,我不是羔羊

    舞霓裳

    东方已完结183500

      他是英国王室伯爵的继承人,拥有高贵血统的同时却是世界独霸一方的黑道霸主!   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弹指之间便是一个家族的覆灭。 她是季家的千金,却名不副实! 继母的苛刻,父亲的冷漠以待,她从小便跟多病体弱的弟弟相依为命!   为了让继母继续给钱帮身患重病的亲弟弟治病,她答应 被当做赔罪的礼物送到一个风流男人的面前!但却在当天被转手送到冷漠的他的面前。   在豪华的城堡里

  • 豪门缱倦,用子逼婚

    戚惜

    东方已完结308600

    “好!好一个用子逼婚!我成全你!” 转经年,她终于亲手将他送上绝路。 他手铐锁住的双手,捧过她的脸颊,却说:“谢谢你,帮我解脱。” 那一刻,她嚎啕大哭,天崩地裂…… 你心中有仇,我满怀怨念,爱情终究成了我们的陪葬品,那么,谁有资格说悲伤?——题记

  • 老公大人,早安!

    苏锦城

    东方更新中364900

    这是一个成功商人如何将一个失婚少妇拆骨扒皮逐步吞入腹中的故事。 自此,她沦为不知廉耻的下堂妇,被陆家扫地出门! 她真想把她三十七码半的鞋子砸到他的脸上去! “江厉川,你敢不敢再无耻一些?” *** *** 他宠她入骨,诱她深陷。当她真的为他无法自拔时,却发现他竟是一只狡猾又狠毒的狼——他算计了她的一生!! 阴谋、猜忌、被隐藏的身世、家仇、家丑、杀戮……纷呈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