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休夫王妃

    苏家小妹

    异界已完结548000

    苏悦悦,调皮可爱,聪明机灵讨人喜,没事爱闯闯小祸,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她不过是看上了御花园的一盆“紫香檀”么,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家小PP么? 小气王爷!坏人!坏人! 可是,皇后说,他们都有了肌肤之亲了,所以她是他的小王妃。。 这。。这不是逼良为娼么。。 小气王爷的王妃,那不是小气王妃么? 她才不要当小气王妃。 哼,小气王爷,我要休了你!

  • 总裁你!

    姐风中凌乱了

    东方更新中151700

    一记响亮的耳光,一张法院传票,她从坐拥几千万遗产的小富婆变成了需要晚上出来帮别人代驾来维持生活的穷人。 从此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 总裁的天价契约

    梦朦胧

    东方已完结296300

    她本来对他是有一点好感的,可是当他用钱来污辱她时,她气极而走,明明是他设下陷井让她钻的,明明就是他招惹她的,凭什么要这样不屑她…… 当她以为他们再也没有交集了,却因为走投无路而成为了他的情人…… 上天给了她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也给了她一个悲惨的人生,因为父亲赌钱而欠下无力偿还的巨债,是他帮了她……

  •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千木

    东方已完结269100

    一个人的新婚蜜月,她被‘他’狠狠占有 “记住,你不是性冷淡,瞧,我们多契合,把只有我能给你的感觉印在心底,刻在灵魂最深处!” 她何尝不知道,从第一次被他掠夺起,她已坠入万丈深渊。 【强娶】 “既然自己下不了决心,不如我来帮你‘心甘情愿’嫁给我。” 轮椅上的婚礼 【悸动】 “我不是神,我是人,也会有感情。我爱了,我累了,不要再折磨

  • 医手遮天,毒女猖狂

    冷樱紫冰雪

    城市已完结466000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 可此女不好追。 爱她宠她一个都不少。 还要赔上自己的身。 水冰寒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异能少女,却因某男而送到异世大陆。 送就送嘛,可为毛自己还在娘胎里啊!还是个丑女! 这也就算了,虽是全系天才,谁知修炼困难,也是世间罕见的“废材” 故然被嘲笑是草包、废材,那能

  • 迷糊女友

    司水裔

    东方已完结123900

    她找了个当中央边防军区的司令当男朋友。没想到,这个男友居然脚踏两条船,害得她几乎命丧情敌之手。 他是四国集团司徒家的公子,看见深爱的女人被人玩弄感情之后在自己面前自杀却无能为力。 他愤怒,怨恨,耐何始作俑者已长眠于地下。既然他可以玩他的女人,他又为什么不能玩他的? 他明知道此事与她无关,他只是想报仇,想让那个死人死得不安。一副牌她输给他当奴隶。限期是,直到他不再想要她为止。

  • 血乱红尘:狂爱吸血鬼

    饭饭小美

    异界已完结179100

    蓝家唯一的血脉,继承了父亲吸血鬼的体质,人类母亲的善良。刚过十六岁生日的她,人类的她是成年了,可是对于吸血鬼只是婴儿。无意催动了家族神社的标记血蔷薇,时光倒转了万千年,掉到了不知名的时代,压死了一个倒霉孩子—和她长相一样,对不起了,小姐姐,我这就将你埋了,你在天有灵千万不要缠着我,就算是鬼,咱也不怕你,咱好歹也是半个吸血鬼。呃,好饿,好渴,她想吃东西。 冰天雪地的,到底有没有东西让她吃吃。 血,血,血。某小吸血鬼到处乱晃

  • 盛世独宠,侯门毒妻

    月疏影

    异界已完结870300

    新文已开:《独宠娇妻之嫡女无双》!请戳上面其他作品!求收藏!求收藏! 推荐影子的百万完结文——《神医代嫁妃》! 【一脸桃花的妖孽美男,竟是宠她上天的前世夫!】 她,前世为助情人登位机关算尽,却换来三千鱼鳞刀加身,凌迟极刑。 他,侯府世子,爱她至深,却亲眼看她被人践踏,悲痛中一把大火毁灭一切。 天意重生,他带着前世的眷恋,脱胎换骨,杀伐决断,誓要将她绑在身边,宠爱至深! 重活一次,她一心仇恨

  • 重生回20年前

    佳人转转

    东方更新中271000

    孟静妍揽镜自照,摸摸自己堪比婴儿的细嫩肌肤,再眨巴眨巴自己清澈晶亮的5.0视力的超漂亮大眼睛,嘴角弯弯,告诉自己:“孟静妍,从今开始,你就是轻音、柔体、易推倒的萝莉一枚啦!” 作为家庭主妇,孟静妍自认出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打一个优秀分很轻松,可一直以为牢不可摧的感情却在一夕之间破碎。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辆大卡车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 待她再次醒来,年轻的爸妈,年幼的自己,她惊吓之余却是更多的惊喜!是上天给她机会,让她重新再来一次

  • 独家占有

    丁墨

    东方已完结342400

    某天,华遥收到份意外的礼物——一截雪白阴森恐怖的人骨。 送礼的机器人解释:“这是指挥官的断骨。三年前他在天狼星战役中负伤,换了金属腿骨。” 华遥跑去问某人:“为什么把你的骨头送给我?” 某人平静而威严的注视她:“那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声音低哑下来:“都属于你。” 华遥默默泪流——尼玛好想拒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