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仙妻来袭,魔尊要淡定

    金财神

    城市更新中988100

    身为魔界之主,魔尊离天从来都是狂拽炫酷屌炸天的角色,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在自己的对手面前,这么的形象大失。 这不知道从何冒出来的女人,竟然骑在他的脖子上,罗裙正好盖在他的头上。 面对魔界两大巨头,这白痴女人竟然敢张口就说自己是天界仙人。 这还不算,她竟然还说要收他堂堂魔尊做“小弟”! 离天真想一把捏死她,但是……偏偏,他舍不得! 因

  • 世子盛宠:腹黑毒妃

    绯如歌

    异界更新中114000

    东楚国定远候府嫡长女楚云羲,流落在外数十年,回京中途,惨遭杀害。 21世纪毒医世家传人,因意外穿越成为楚云羲,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生母惨死,父亲残忍,继母掌权,庶妹伪善。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血责血偿,以百倍偿还。 层出不尽的阴谋算计,接而连三陷害。 欺我者,打得你悔恨终生。 辱我者,死无葬身之地。 他是北境国世子,绝色姿容,惊艳天下,举世无双。 惊艳绝才却只能远走他

  • 前妻,立正向前走

    语惊秋

    东方已完结332500

    如果不是遇见染天空,丁初雪真的难以相信,自己还可以爱上别人。 豪华游轮上,丁初雪看着站在对面的崔俊熙,不解的说道,“崔俊熙,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我已经不爱你了,早就已经不爱了。” “但是我爱你。”他霸道的说道,“所以我是不会让你和染天空结婚的,他必须死。” 丁初雪轻笑,“你以为天空死了,我就和你在一起了吗?”忽而,她转身,纵身一跃跳入了海中。&#

  • 摄政王的阴狠毒妃

    贼鸟晒月

    异界已完结193700

      一朝穿越,她成了背负天下骂名的伪阴狠女人!   传闻她天生废材,不学无术,却阴狠手辣;仗着自己是左相女儿的身份到处横行结怨!   传闻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对第一公子求爱不成,被戳穿投湖自尽!   再次睁眼,她成了真阴狠的毒女人!   从此,谁也别在她面前得瑟,否则,她端了谁!   一个不慎,随手抓了个妖孽垫底。   岂料,此妖孽是凶残成性、人人谈之变色的摄政王?!   她虎躯

  • 1号婚令:老婆,乖乖听话

    宜霖123

    东方已完结753600

    姓名:沐心 性别:女 职业:兼职燕西大学考古系老师。 学生们永远不会知道这位热衷于把古人挖出来的老师,更擅长把活人埋进去。 麻烦来自于一次营救行动,真是天将灾星,让她认识了谈昕 作为生来就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谈昕一直对自己所生活的世界掌握着生杀大权,人们只知道东林集团第一继承人,清冷寡情,不近女色。 可自从认识沐心后,各种撒娇卖萌求抱抱的男人是谁啊!!

  • 弃后重生:一品宫女

    初画

    异界更新中312800

    【全文已完结】放心跳坑吧——会码字,会撒娇,求包养~~~ 十年生死两茫茫……可她的恨又哪止十年那么短?   云寰,乱世中横空而来的天降奇女,她武艺高强,倾世风华,权谋妙计,聪慧夺人,在那天下无主,四国纷乱的混淆年代,她助义军统领东方凛,创国创世,建立盛世华都。   当最后一场诛奴战役,大胜而归后,她满心欢喜的穿上凤冠霞帔,要与心爱男子共结连理,却不料合卺酒中,却是暗藏剧毒,她的新婚夫婿,竟要在他们成亲当夜,亲手

  • 妖孽当道,妃子很猖狂!

    夜舞倾城

    异界更新中681600

    穿越乃人生大戏,苏若汐的穿越堪比世界顶级大片,惊心动魄! 睁开眼睛抬手就一掌直接把坏人敲晕。 全身火热头脑眩晕的抓起衣服夺门逃跑,在巨大府邸的小树林里被一个陌生人强行按倒。 第二天醒来后还没彻底消化掉这个身体的记忆就有一群人冲进自己的房里愣说她败坏门风和男人私通。 苏若汐眉头一挑,原来的龙驰国小公主什么样她不管,从今天开始她的人生她做主,谁敢龇毛她让谁哭。 ******** 皇帝老爹让她以

  • 总裁嗜爱:擒心先擒人

    元恩

    东方已完结57200

    十七岁,一次神秘宴会,一场极品拍卖,她用一千万买下俊逸绝尘的他。因为她有个愿望... 十七岁,他离开,带着深深地误会。她腹中,却在悄悄孕育他们的孩子。 七年,他带着美丽的未婚妻出现;她以为他们不会再有交集。却不料突然噩耗传来,她聪明乖巧的儿子得了白血病…… 这下,她该怎么做?还要继续保持沉默吗……

  • 千年痴恋

    吾心

    异界已完结321400

    一觉醒来 世界已经改变 他说,我会一辈子都在你身边 他说,你是我的,我绝对不会放你走 他说,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奈何,说易行难 言犹在耳,已物是人非 未知的生活 能做到的只有 唯心而已

  • 总裁,请自重

    楚妍

    东方已完结310000

    他们的纠葛始于父辈,这是外人以为的,可是,沈凌薇知道,对他的感情,早已是深种,那一段往事,她守口如瓶,却不成想,有一天,却会在她意想不到的情况下,暴光于众。 无爱的婚姻,不能生育的自己,分手自然是最后的收场。 沈凌薇心痛难当,毅然离开了伤心地,远走他乡。 两年后,因一个合作案,与前夫再遇,沈凌薇只觉,这个世界有时真是小得可怜。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工作照旧,生活照常。 只是让人气愤的是,那个叫做前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