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二十一章 野炊

第二十一章 野炊

第二十一章 野炊 微雨远山 2443 2017-12-24

  沿着湖边的石子滩继续往前走,深入湖边的林地,走出不多远,耳边便响起了孱孱的水声。

  “这水声是?”苏晓疑惑的问。

  “这是山上的山涧发出的声音,兰湖地处这一片山坳中的最低处,水源主要有两类,其一,就是这山上源源不断的山涧汇聚而来;其二,是山体的岩层中原本含有的地下水资源。两者在湖里相会,也是兰湖从来没有枯水季的原因。”

  “哦~”随着一声由衷的附和,众人对阿文于三青山的认识又更深了一分。

  约莫10分钟的路程,大家走到一处山涧下溯形成的积潭,水声便是从此而来,急速下降的水流在岩石的断裂处形成花瓣状的水帘,水帘铺洒向清浅的潭,把潭中的石子冲刷得圆润光滑,再沿着这些圆润光滑的小石子,涓涓地向湖中汇去。

  “这是个天然的过滤装置啊?”萧凯赞叹道。

  “对,山里的石头因为岩层分布多样,种类也各不相同,在这儿被水冲积在一块,就形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过滤器。所以,兰湖的水常年清澈,原本村民们都是直接取用的,你们城里人肠胃娇气,我就带你们来取这源头上的,更干净一些。”

  说着,男人们七手八脚的卸下身上的盛水装备,灌装起了这百分之百的原装山泉水。装水容易,挑水难,再次回到茅草屋时,一群办公室里的精英们,都被累成了狗。

  “哎呦,不行了。今天晚上不能洗脸了,这是用生命换来的水啊。不许用啊,除了女士,男的都不准洗脸了。”萧凯一边倒在睡袋上直喘着粗气,一边费力的嚷嚷着,把大家都给逗乐了。

  阿文倒是轻松得不见疲态,转身又出了门,从门口堆着的木头堆里,分拣着劈起了柴。苏晓也凑过去帮忙在一边捡起了柴火。

  “你也是搞建筑的?”

  “不是,我是画画的,,,是项目的艺术顾问。”

  “那记得别把这儿的美破坏了。”阿文也许是劈累了,停了下来,双手握着斧子,杵着地,对苏晓说。眼神中的沉稳混杂着恳求,让苏晓不自觉的挺了挺肩背。

  晚饭就是用阿文劈好的柴,和他背来的当地食材煮的,在屋外石块围城的圆圈里,支起新鲜砍下的树干再在下面燃起篝火,挂上James萧凯他们背来的炊具,女孩们便帮忙动手料理了起来,男人们则为大家今晚的好睡,去各个屋里生起了壁炉。苏晓因为不想毁掉大家的晚餐,更不想毁掉茅草屋,识趣的守在了篝火旁,帮忙照看着锅里正在等待煮开的水。

  不一会儿,顾琳和Linda也切好了蔬菜和鸡肉,回来一起围坐在了篝火边。一锅野菜炖鸡慢慢地飘出了迷人的食物香气,苏晓的胃也难耐的申诉起了这一天的不满。正抱着膝盖体验饥肠辘辘之时,身边有人轻轻地拐了拐自己的手臂。抬眼便看见一截法棍面包冲着自己。

  “先垫垫。”禄子容一边嚼着另一半,一边端着手递着。

  苏晓不争气地接了过来,死命地咬了一口。

  等阿文从篝火中取出锡箔包裹的玉米、土豆、番薯、山药,Linda为大家盛好新嫩的鸡肉和野菜,天空已经被星星月亮装点成了另一番模样。

  “来,我们这里的人爱喝这种水果和米酒一起温的‘饮料’,我也给大家带了一些,庆祝大家第一天进山吧。”阿文端起手里的保温壶说道。

  “釜中有肉,杯中有酒。美哉,幸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啊!”萧凯一阵胡乱的吟诗作对,兴奋地回应着。

  “看来城里人到了山里,也被这山色给迷醉了。”顾琳巧笑细声地打趣。

  “这个感觉刚刚好,为我们的项目开了个好头。我要敬苏小姐一杯。”James端着手里的小杯便冲着苏晓来了,苏晓被这突然地点名搞晕了脑子,James接着道。

  “要不是苏小姐,我们怕是不会上这里来,也就不会有这番感触了。”

  “对,对,对。要敬小苏。”

  说着,几乎所有人都端着酒杯朝向了自己,正当苏晓感觉就要跟所有人喝个你死我活的时候,禄子容露出不咸不淡的表情,“大家一起敬吧,一人一杯怕是酒也不够了。”

  这话可算是提醒了萧凯这个酒缸里泡大的馋虫。

  一把抱住阿文的保温壶,嘴里一边应承着,“子容说得对,大家一起,我先干为敬了啊。”

  苏晓端着温热的杯子,低头先抿了一口。水果的香气包裹着小米酒的醉人气味,姗然而来,好像有苹果、梨、还有金桔,甘甜酸涩和着米酒的辣,在舌尖绽放成一朵朵小烟花。这新奇,又刺激的体验,就像儿时吃过的糖果一样,让每个孩子放学时都赖在小卖部前不肯走。

  不知不觉,苏晓就抿完了一整杯。眯着眼睛,看向篝火,火光耀眼,时不时的迸着火星,干柴在这灿烂里噼啪作响,像是给这顿山野的晚宴唱歌助兴一般。

  “老萧,给我们唱首歌吧。就唱你上次在K房里唱的那首。”顾琳难得在这山里也放大了胆子。

  “哪首?让我想想。。。”萧凯喝得正是尽兴。

  “就是喝酒的那首。”

  “啊,想起来了”

  “当我走进这欢乐场

  背上所有的梦与想

  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

  没人记得你的模样

  三巡酒过你在角落

  固执的唱着苦涩的歌

  听他在喧嚣里被淹没

  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

  萧凯沙哑的嗓音响起,在山间缓然流淌成诗,大家都默契的安静的聆听着,任由火光映照着脸颊,阿文在一旁站着,一边削着木签,也一边细细的品味着。

  一首曲终,一阵欢呼骤起,萧凯也大方的举起杯回应着。

  “安可、安可。。。。”这回倒是Linda先开口呼唤起了安可曲。

  萧凯也不扭捏,继续打开嗓子唱了起来。这不折不扣的资深文艺青年,一开口多是民谣的调调,搭上天然嘶哑的声线,婉转悠扬,在这山里别有一种浪迹天涯的豁然和九曲回肠的牵挂。听得每个人心里痒痒的,却又不知为何而痒。民谣的智慧便在于此,像说着每一个人,又好像不为任何人说。

  苏晓,默默地放下手中的酒杯,转身进了屋里,简单洗漱,躺进睡袋里。眼前的壁炉里有暗哑的火光,驱走了屋内不少的寒意,苏晓呆滞地盯着闪烁的炉火,脑容量极速缩减,身体里的血液却被刚才混着水果香的米酒持续发酵着,每次喝了酒的苏晓都是如此,找个地方猫起来就放空了自己。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天亮之后潦草离场清醒的人最荒唐”

  。。。。。。

  方才的歌词一句句飘过眼前,苏晓索性闭上眼。在别人伤感里寄托自己的故事从来都不是苏晓擅长的事,只是此时此刻,山间寒气如霜,煮得温暖果腹,也逐不出心里苦熬了7年的孤单,记得那年自己也是这样喝了不少酒,恍惚间,呆呆的望向赵承翰,承翰送给自己温柔缠绵的初吻,低头呢喃。

  “酒入愁肠,七分化作月光,余下三分莫能忘。”莫能忘,可是承翰的影像却越来越模糊,连梦里也不来造访了,苏晓心底悲凉与恐慌交织成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