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24章 无可救药(上)

第24章 无可救药(上)

第24章 无可救药(上) 丁墨 2280 2018-05-24

  许寻笙仔细听着,三根手指搭在弦上,偶尔拨动出一个音。岑野坐在她对面,弹着吉他,偶尔皱眉停下来,说:“这样加好蠢!”

  许寻笙白他一眼,他便笑了,说:“刚才几句还是不错的。”

  他接着往下弹,有时候是许寻笙弹,两人将朝暮乐队的一首歌,几乎是重新编曲。这个过程很奇怪,按说将古琴加入他们的民谣摇滚里,大家都没有过经验。两人早已做好废寝忘食的准备。他们确实也在这个晚上忘记了时间,但进展居然十分快,往往岑野刚弹完一句,许寻笙配合的调子就出来了。而有的地方,不适合加古琴,她竟也与他心有灵犀,停住不动。直至又到了某一处,两人眸光流转,手下又同时动了。

  于是岑野觉得,自己找许寻笙这个决定,那是相当之英明。出其不意绝对创新不说,试问天下还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吗?自己是个古器乐高手,还会弹钢琴,前男友是个摇滚主唱,岑野想,她对流行和摇滚的理解不会少。

  那个短命的酒驾的自以为是的主唱,岑野又想,他哪里配得上许寻笙了。真他~吗便宜那老小子了。

  时间不知不觉就这么过了,等岑野手捏铅笔,在许寻笙提供的一个本子上,写下最后一句谱子,已是凌晨两点。岑野把笔一丢,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许寻笙也揉揉眼睛,却听到对面人的笑声:“腰子说得没错,你好像一只笨笨的松鼠。”

  许寻笙说:“我哪里笨了?”

  岑野顺口就接到:“你哪里笨了?我挑的琴手,怎么会笨呢,腰子太没眼光啦!”

  许寻笙失笑,这家伙在她面前怎么越来越油嘴滑舌了?她站起来,也打了个哈欠,岑野说:“吉他就丢这儿了,我懒得拿,明天睡醒了带他们过来,排练新曲子!”说完眼里就闪过光,嘴角也有春风得意的浅笑。

  “嗯。”

  他却举起手,见许寻笙不动,懒洋洋的挑眉:“Give me 5,琴手。”

  许寻笙刚抬起手,他的手掌已拍过来,轻轻的很帅气的一下,而后盯着她,嗓音低低:“许寻笙,明天见。”

  等岑野走出小区,末班公交车早没了,好在他租的房子离她家本就不远,缩紧脖子,一脸困顿走回去。

  回到家时,赵潭早睡了,鼾声震天。岑野胡乱洗漱了一下,爬到上铺,刚想脱衣,感觉到口袋里硌硌的,拿出一看,正是许寻笙的那个本子。

  岑野开着床头的小灯,仔细看了看。他哪里买过什么本子,向来抓起一把不知哪儿来的废纸,就写下灵感。有时候赵潭倒是会买点草稿本回来。

  眼前的本子是白色硬壳的,也就岑野巴掌大。纸张非常光滑柔软,还带着淡淡的金光,一看就质量上佳。封面印着副抽象画,是个少年,只露出半边脸,眼神有点悲哀。头顶是一只鹿。这是一个半鹿半人的清秀少年。

  奇奇怪怪的。

  不过岑野知道,许寻笙喜欢的,就是有个性的东西,什么东西都很讲究,一支笔啊一个本子一块橡皮擦那都是好货。

  他将本子又塞回自己口袋里。

  行,这个他就笑纳了。

  ——

  岑野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之后立刻在微信群里昭告所有人:

  “我想让许寻笙加入咱们乐队,摇滚里加入古风因素,给黑格一个惊喜。”

  乐队的微信群里几乎立刻炸了。

  辉子说:“古琴?乖乖,小野你可真会玩。”

  张海说:“这想法不错。”

  赵潭:“许老师肯?”

  张天遥:“许老师肯?”

  岑野躺床上看着手机,露出个得意的笑容。

  “肯啊。曲子都听我的,改编完了。今天下午去她那儿,试试?”

  辉子:“我靠,小野你厉害啊,能搞定她?”

  赵潭:“我感觉这事儿说不定真的能爆。”

  张天遥:“你什么时候跟她说好的?”

  岑野静了一下,回复:“昨天。”

  ——

  大概下午三、四点钟,他们来到了许寻笙工作室。而距离与黑格悖论的半决赛,只有两天了。

  许寻笙已提前将一张琴搬到楼下,她一旦答应了做什么事,便是大大方方义不容辞。见他们进来了,除了岑野,都是颇有些好奇探究地望着她,而她只是淡淡点头,跟在他们身后,也走进排练室。

  张天遥放慢步子,很快落在最后,就在她边上。

  “你怎么肯答应的?”他问。

  许寻笙也不知道什么回答,轻叹了口气,说:“欠人家的。”她说的是实情,只因那夜在剧场休息室里,面对岑野的柔声请求,她一时心软。张天遥却没做声,过了一会儿,干干笑了出来:“你什么时候和小野交情这么好了,他都能说动你。”

  他的语意虽然还故作轻松,可许寻笙并不喜欢这感觉,便不再说话。

  到了地下室,大家自然都看到了那具琴。辉子上前,摸了摸琴面,问:“许老师,你这琴多少钱啊?”

  许寻笙照实答:“两万。”

  男孩们都啧啧出声,张天遥的情绪似乎又恢复了,笑着摇头:“富婆啊富婆。”

  许寻笙苦笑,她哪里富婆了,这两年攒的钱,几乎都花在琴上了。要不她花钱干嘛呢?她并不想伸手向家里要钱,所以也有好几个月每天只能在家熬粥煮面吃,只比某个家伙好一点点。

  大家各就各位,连张海今天都破天荒准时到了,看样子似乎颇有兴趣,加入古琴后,乐队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效果。

  岑野故意轻咳两声,抱着吉他站在麦克风前,说:“曲子有不少变动,你们都看一下,只管按平时的弹奏,不用管她,她自己能加进来。”而后抬头看了眼许寻笙,她轻轻点头,他弯唇一笑。片刻后,他扬起手指,第一声吉他响起。

  ……

  结束排练,已是夜里十点多,但是乐队个个都神色振奋,心情很好。连起初情绪不太高的张天遥,都跑去对许寻笙说:“看不出来,咱俩配合的这么好!刚才那个吉他和弦,加入了你的琴,真是听得人心肝都打颤。”

  许寻笙只是微笑不语。隐约感觉到那几个站在另一旁,抽着烟喝着水,而岑野的目光也望着这边。

  张海也一边抽烟,一边眯眼望着许寻笙,说:“小野,你这招真的不错,咱们说不定真的能赢黑格悖论!杀进决赛。”

  辉子说:“草,那不等于提前锁定冠军了,另一组半决赛两支听说都非常菜。”

  张海笑笑不语。

  赵潭提议去吃宵夜,男孩们哪有不乐意的,他们也邀请许寻笙,可她对这一项活动实在没有爱好,坚决拒绝。张天遥和辉子还要再劝,岑野却说:“得了,人家明天早上还要上课,不像咱们能睡到自然醒。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