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十章 大战五子棋

第十章 大战五子棋

    简单做完介绍,潇潇抬头看向花不离,眼中闪过一丝狐狸般的狡黠。

  “别说我欺负你,我们先来一局热热身好了 ̄”

  说着潇潇率先下了一子,内心嘿嘿贼笑,五子棋讲究的是巧妙,先下的一方往往占有优势,小鬼那么嚣张应该不介意被她欺负一下吧!

  花不离没做声,表情淡淡透着丝丝清濯邪魅,装作没看见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抓了一子随意的放在黑子一侧。

  潇潇毕竟五子棋下了不少,以前大学上课无聊,没事便拿着手机在课堂上和人对战,几年下来她也算是个小小的六段高手,行棋布阵不在话下,所以第一局的热身,很自然的,潇潇大获全胜。

  “我赢了 ̄”潇潇抬头,得瑟了一把。

  花不离细长的桃花眼却只是微眯,薄唇歪歪勾了一下。

  “那么就正式开始吧 ̄”

  潇潇腹诽,就让他现在装一次云淡风轻好了,等下杀他个片甲不留看他还笑的出来!

  风和日丽,有风轻拂,花圃的亭子遮住了所有曝晒的阳光,这样的天气本该是清爽宜人的,可是当春蕊端着午餐过来,却看到她家小姐眉头紧皱,满头大汗,瞪着眼前的棋盘要下不下,反观对面的花不离,手端茶盏轻啜,好不安逸优雅。

  “小姐,小公子,该吃饭了 ̄”

  潇潇瞪了对面兀自幽斋悠哉的人一眼,恨恨的丢下棋子。

  “这一盘算我输了,等下继续!”可恶,有没有搞错,难道这几个月整日混吃等死脑子真的退化了不成,她一个六段高手哎,居然连一个七岁的小鬼都斗不过,还是个初学的!

  花不离放下手中茶盏,笑得那叫一个妖言惑众。

  “这就是你说的新玩法,的却是闻所未闻 ̄可是这不是兔儿妹妹你擅长的么,怎么我觉得赢得那么没成就感 ̄”

  “你你、你 ̄”潇潇咬牙切齿你不出个下文来,恨不得招来一招如来神掌拍飞他那张小人得志的妖媚小脸。

  小小年纪就这么难缠,长大了绝对就是个妖孽,作恶多端迟早招报应!

  潇潇怒轰轰的低头啃饭,恨不得把眼前的小鬼当成饭嚼个稀巴烂,同时又恨恨的想最近是不是出门都带衰,拍个照都特么能穿越,穿来至今又是变小,又是中毒又是秃头,丫就没一件是顺心的!!

  想到生平恨事,潇潇继续狠狠啃饭!一个早上就这么过去了。

  中午睡了一觉,下午天闷闷的,太阳透过云层烘烘的晒着,潇潇翻来覆去冒了一身汗,再也呆不住了。

  “春蕊姐姐,爹爹和娘他们怎么还不回来!”这水雾莲到底是离多远啊,这么久都没回来。

  想来春蕊一天都陪着两个过度聪明的小孩是闷坏了,于是当潇潇提议到瀑布那边去等他们的时候,她居然答应了。

  潇潇趴在春蕊背上,抱着游山玩水还有人代劳走路的心情,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心情很是愉悦。

  途经花圃,花不离依旧斜靠在亭中,手中拿着一本书,神情竟然罕见的像在神游,看见潇潇她们过来,收了不知为何严肃的表情,微微蹙眉。

  “你要去哪?”

  潇潇朝他拌了个鬼脸。

  “你管不着!”

  花不离“啪”的一声合上手中的书,表情瞬间黑了几分。

  潇潇冷不防被他吓的浑身一个激灵,感觉四周空气的凝滞了几分,喂喂,现在是怎样,她惹到他了么!

  “小公子,小姐是觉得夫人和老爷差不多也该下山了,要到瀑布那去接他们,你要不要 ̄”春蕊话还没说完,就被冷冷打断。

  “不去”

  潇潇不爽,不去就不去,摆什么臭脸。

  “春蕊姐姐,我们走吧,不用理他!”

  春蕊迟疑了一下,背着潇潇向瀑布那边走去,临走前说太阳下山之前会早点回来做饭。

  花不离背过身没理会她们,重新打开了书,心情有些低沉。

  行宫飞鸽来报,近日对方动作频繁,恐不久将有事发生。抚向胸口,花不离黑如点玉的眸子明明灭灭,若不是要紧的事,墨不会特别告知他,看来他得下山了。转过身,看着瀑布的方向,花不离皱皱眉,那只笨兔子,刚刚似乎忘了提醒她了。

  作为林中的唯一的水源,傍晚那是野兽最长出没的地方。

  很不情愿,可最终还是丢下手中的书,跟了上去————死兔子,就知道给他添麻烦!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奥奥奥奥,小心跳蚤好多泡泡奥奥奥奥 ̄”光着小脚丫,踢着小水花,青山绿水常环绕,绿意清风阵阵香,潇潇感叹此处真乃世外、桃源,心情没来由的愉悦非常。

  “小姐,你小心点,可别掉到水里了”春蕊听着她愉快的哼歌,虽听不出个曲调,但好歹她最近也慢慢适应了,看着潇潇开心的不得了,也跟着高兴。

  瀑布其实离竹轩不远,两人一路慢慢走来差不多也就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出了竹轩不远,远远的就能听到轰隆隆的流水声,潇潇当时就猜这个瀑布应该不小,待拐过一个山脚,眼前突然一亮,水声大震,潇潇抬眼望,远处云雾缭绕之中一丝银线倾泻而下,如梦似幻,蔚为壮观,那一刻潇潇脑中下意识的就想起了李白的那首诗: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

  再转角,走进一片密林,此处早已远离竹林,是真正的丛林灌木,临近山谷遮天蔽日,四周鸟兽虫鸣,感觉气氛都阴森了几分,出了这密林再一拐,唯一入谷山路竟然临崖而辟,潇潇趴在春蕊背上,感觉她的健步如飞,再看看四周,头上是攀岩灌木,下边雾霾缭绕万丈深渊,走了约有一刻钟,当终于来到瀑布脚下,潇潇已经冷汗湿了一身————这路当初到底是怎么开辟出来的啊!

  “小姐,这就是瀑布了!”春蕊将她放在水边一块床大的平石上,脸上难掩的兴奋。

  不用说,她看到了,潇潇抬头,飞流湿行云,溅沫惊飞鸟,那飞泻的银丝消失在云雾之中,仿佛真来自九天之上,再环顾四周,花草繁茂,水流清澈见底游鱼悠然清晰可见,潭边人为植有数株水莲,真可谓“灼灼莲花瑞,亭亭出水中”。

  好一个山明水秀!

···················作者有话说····················

继续求评价,继续求收藏送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