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七十九章 折磨

第七十九章 折磨

第七十九章 折磨 苍蓝 1000 2017-12-24

  “陌尘?”璃玥上前扶起他,却被推开,只得站在他身后暗自懊恼,明知这小子对生死阵一事难以释怀,还故意逗弄他作甚!当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陌尘捂着心口,咳出一口鲜血,缓缓躬身,指尖扫过断裂的骨牌,将其握入手中。

  他站起身,残阳如血,偷偷溜进屋,洒在那张甚洁如雪的侧脸上,将俊逸的轮廓镀上一层薄光。

  “这一次,我到要看看你怎么选!”陌尘微微用力,再松开,骨牌已经化为灰烬被风吹散。

  他回过头,微微扯动唇角,勾勒出一条弧线,目色投向远方,眼中笼罩的薄雾忽然消失,仿佛推云现月,冬日暖阳化雪,让高岭之花也齐颜绽放。明明清风霁雪如古井沉香般的人儿眼中尽然染上狩猎的趣意。

  “陌尘,往事她既然忘却,便莫要再重提了。于你,于她……都好!”

  璃玥望着空中飘飘扬扬的粉末,望着他眼前这个背脊笔挺的男子,突然就忆起当年那个背着浑身血迹的小丫头,跌倒在他竹屋前的少年。

  “我从未想过旧事重提。”陌尘大步朝门外走去,刚跨出门槛时顿了顿,他并未回头,只冷声道:“且看日后。”当年那些个始作俑者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的声音沉稳而有力,与那日少年颤抖而青涩的嗓音全然不同,却又惊人的相似。

  璃玥目色复杂地注视着他远去,耳边犹响起少年带着哭腔的话音:“义父!我杀了她!是我杀了她……”

  鬼林中,一道人影踏风而来,对林中阵法视若无睹,走位轻松,好似闲庭漫步,末了,停在一棵参天大树下,树根盘根错节,树干足有五人合抱之粗,枝叶茂盛,一眼望去,郁郁葱葱,仿佛林中的绿叶都在大树的掩映之下。

  陌尘一掌朝树下堆积的落叶打去,一时间尘土和落叶被击得四处飞扬,露出一个小坑来。里头放着个长方形的木盒。

  他蹲下身,静静凝视着这木盒,没有多余的动作,但浑身上下都透着悲伤的气息。

  半晌,他取出木盒,随意拍了拍上面的泥土,揭开木盖,一把青铜匕首赫然出现在眼前。

  另一方,故意触动白玉断魂桥上机关的凤瑶兮,将桥身炸断,从残桥上跌落,坠入了火红的岩浆。

  灼热从四面八方蔓延而来,偏偏她体内木知散的毒素为寒性,此时毒发,体内像冬雪纷纷,冰封了五脏六腑,让她的肢体都失去了知觉。可皮肤却隔着衣裳也能感觉到火烧火燎的灼热。冰火两重天,让她好似回到了冰窖中暗无天日的噩梦里。

  她忍不住自嘲,怎么就如此冲动随他跳了下来。明明她这么怕死,明明本一开始只当他是棋子,明明只要安心在白玉断魂桥上等着他将凰莲蒂奉上便好……

  凤瑾瑜,我如此抉择,你万不可断了性命!否则,追下黄泉,我也要将你抓回来,好好折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