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六十六章 狼狐之争

第六十六章 狼狐之争

第六十六章 狼狐之争 苍蓝 1025 2017-12-24

  凤瑾瑜是在凤瑶兮离开竹屋后醒来的。

  陌尘坐在桌前煮茶,沸水入壶激起一阵袅袅的水雾。他伸手取来一个青瓷茶杯,一边将刚煮好的香茗倒下,一边笑言:“狼不止忠诚,也极为狡猾。”

  床上那男子内力极为深厚,肩上的羽箭虽锋利,却没有射中他的要害,不过是受些皮肉之苦罢了。而凤瑶兮刺向他胸膛的那一剑就更入不得眼。擦破了些皮肉,渗了点血,还没有摔一跤来得疼。何至于晕倒!他分明就是在博凤瑶兮的同情,赌她的心软。

  “狐狸画皮,也难画骨!”凤瑾瑜靠在床头,冷漠地瞥了他一眼。

  这煮茶的男子,明知道他佯装昏迷,却不拆穿,还撺掇着瑶瑶赶他走。虽然最后在瑶瑶的威胁之下带他一同回了圣宗,可一路上没少在暗地里折腾他。抬他上马车时,故意磕磕碰碰,他的额角、手上、腿上,现在还泛着疼,定然是一片淤青。不是人面兽心,是何?!

  两人对视一眼,一者漫不经心,一者漠然置之,倒是平分秋色得很。

  “瑾瑜,你醒了!”木轮声由远及近,原本神采奕奕的男子,立马躺下床,佯装做睡眼惺忪的憔悴模样,央央地揭开眼帘,瞧了一眼被人从门外缓缓推进来的女子,又阖上眼去,脾气极大地将头扭向墙壁,却不小心牵扯到身上的伤口,“嗤……”的一声,唤出声。

  “你的伤势还未痊愈,休要乱动。”凤瑶兮见他动了伤口,心急之下自己滚动着轮椅朝他行去,“若是不愿见我,我走便是,何必如此别扭。”

  她停在榻前,揭开他身上的被子,洁白的亵衣果真被染得火红。

  素手抬了抬,又垂下,凤瑶兮望着男子冷俊的侧颜收回手,推动轮椅朝后退了退,刚退半步,床上闭目塞听的男子犹如鲤鱼打挺,猛地翻身起来,拉住轮椅扶手,微微用力将她连同轮椅一并拉了回来,神色不虞道:“你想就这么将我扔下,置之不理吗?!”

  “置之不理?!”凤瑶兮眨眨眼,似是被他逗乐了,笑言:“分明是某人闭目不肯见我,又何来置之不理这一罪?!”

  “凤瑶兮!”他咬咬牙,瞧瞧这一脸得意的小女人,他竟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干咳了两声,恶狠狠地吓唬她,“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

  “未经我的同意,擅自决定你我的未来,此为罪状一。”他敲了敲她饱满而光洁的额头,“以身犯险入七杀阵,还设计赶我离开,此为罪状二!”

  她皱了皱眉,两只眼皮跳得厉害,闷声道:“你这昏官,能断清案子吗?!”

  凤瑾瑜垂下手,面容严峻,颇有几分怒而不发的模样。

  凤瑶兮猜不出他的心思,喉咙一时间发痒的厉害,急得她直咳嗽。

  “你啊……”凤瑾瑜无奈地叹息一声,一手撑在床榻上,另一只大手从锦被中抽出,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替她顺气,“凤瑶兮,你就是算准了我不敢惩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