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五十八章 拿命来葬

第五十八章 拿命来葬

第五十八章 拿命来葬 苍蓝 1226 2017-12-24

  “馨儿!是娘亲不好,让你独自一人躺在这暗无天日的棺材中,娘亲这便来陪你!”屠三娘小心翼翼地将一个花色襁褓从棺材中抱起,嘴里哼着童谣,轻轻拍抚婴儿的后背。只是那一个转身,让凤瑶兮看得分明,襁褓中明明只剩一具白骨!

  “三娘!你去何处?!”

  屠三娘抱着孩子缓步绕过屏风,走向内室,谢五郎急忙跟上去唤住她,“今日是蚀骨蛇的春期,莫要去蛇池!”

  春期?蛇池?凤瑶兮的视线扫过正站在屏风前争执不休的二人。蚀骨蛇的春期是由养蛇人定下的,每年春期,蚀骨蛇都会互相吞食,败者为饵,胜者为王。蚀骨蛇生性凶残,连同类都可自相残杀,所以只能用竹篓单独喂养。若是放在蛇池中,岂不是有意让这些蚀骨蛇厮杀,好优中择优!

  “三娘!你醒醒!馨儿早就死了,死在你的剑下!抱着这堆白骨有何用?!”谢五郎伸手去夺她手中的襁褓,却不料,一臂将那襁褓打落,里头的白骨抛向半空,落入屏风后数米深的蛇池中。

  无数蚀骨蛇蜂拥而起,伸长了蛇身等待白骨的降临,犹如万蛇狂舞,彩色的花纹,斑斓得炫目。

  “不要!馨儿!”屠三娘尖叫一声,朝白骨坠落之处跑去,想也不想的跳入蛇池。

  “三娘!”谢五郎冲上前,在她跌入蛇池的瞬间握住了她的手,“三娘,抓紧我!”

  “五郎,馨儿在唤我,她说……她想我了!”屠三娘眼中泪水不断,她似是清醒又似犯着糊涂,谢五郎双手紧紧握住她的皓腕,用力想将她拉上来,这时,屠三娘突然抬起另一只手,一根根将他的手指掰开。

  “三娘!你这是做什么?!”谢五郎打破一贯的沉稳,惊慌地望着她。

  “十年我过得浑浑噩噩,戴着面具,白日演戏佯装他人,可夜深人静,就会被噩梦侵蚀。”屠三娘的目光变得空洞,耳边尽是往昔她与他的欢声笑语,可惜,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三娘,你还有我!你怎能撇下我离开?!”谢五郎近乎咆哮的怒吼,不死心地再次握住她的手。

  “谢循!”她一脸认真地望着他,唤出他的名字,一如当年初识那般让他的心悸动不已。晶莹的泪水淌过满是疤痕与皱纹的脸,屠三娘笑了笑,刹那间竟也美得动人。

  “他们的到来,也许就是老天给我的答案。作恶总归是要还的。这一世恩怨情仇,就由我来了结。若有来世,愿你我不相识,不相知,不相爱……”她将谢五郎最后一根手指掰开,狠狠将他推上去,而自己则笑着闭上眼,逆着风坠入蛇池。密密麻麻的蚀骨蛇飞扑了上来,顷刻间就将她吞没,连一片衣料也寻不见,只留下一声似痛苦又似解脱的尖叫。

  “三娘!”

  谢五郎趴在池边一声声唤着,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这五尺高的汉子哭起来也不禁让人动容。

  可想到那一室无辜枉死之人,又觉得这活该了是报应。

  凤瑶兮不忍再看下去,她非善人,但也不是铁石心肠之人。她对这两人的故事感到叹息,惋惜,却也不会高尚到去救两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走吧。”她收回眼,声音有些低沉。凤瑾瑜拍了拍她的后背,“嗯”了一声,抱着她往出口行去。

  “想走?这里岂是你们说来便来,说走便走的地方!”一只长剑猝不及防地从身后飞来,谢五郎冷得不带人气的嗓音伴着蚀骨蛇吞吐蛇信的声音,格外阴狠,“害死我夫人,如今就让你们拿命来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