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五十六章 心软

第五十六章 心软

第五十六章 心软 苍蓝 1339 2017-12-24

  “我到要看看是这蚀骨蛇厉害,还是红灵蛇更胜一筹?!”凤瑾瑜说着朝顶上挥袖,红色的小蛇离袖飞出,如离弦急箭,蛇口一张,狠狠咬住刚从顶上掉下来的蚀骨蛇。

  斑驳艳丽的蛇身疯狂扭动,蛇信乱颤,最后从红灵蛇口中滑落,掉在地上,渐渐变得冰冷。

  “红灵蛇?”屠三娘惊愕地抬头,这两人到底是何来路?男子年纪轻轻却内力深厚,女子足智多谋却患腿疾。她在江湖上行走多年,从未听说有这么一对仙人之姿的后生!

  “红灵蛇的确能降蚀骨蛇,不过你的红灵蛇只区区一条,而蚀骨蛇多不胜数!”屠三娘拔出腰上的软剑挽出一个简单利落的剑花又了结一条蛇命。

  高大的汉子冷眼望着她,眸子里缀满如地狱熔岩般熊熊燃烧的怒火之光。屠三娘扫了他一眼,便匆忙挪开视线,朝还不急不躁的二人吼道:“猛虎岂能斗得过群犬!趁现在还来得及,带上你女人,滚得越远越好!”

  “瑶瑶,是走?还是留?”凤瑾瑜望着凤瑶兮,一副由她定夺的模样。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唯有两条路,夺窗而逃,亦或是从谢五郎给的那条未知地道跳下去。他无心生死,只在乎她。留也好,逃也罢,有她相伴,天上人间,黄泉地狱,他都闯得过!

  “既来之,则安之。”凤瑶兮紧紧环住他的脖子,随即一笑,“我对那地道充满好奇,只有劳你需得一直抱着我。”

  “莫说抱你一会儿,你若愿意,我恨不得时时刻刻,日日夜夜抱着你!”男子挑挑嘴角,矜持地敛住笑靥,心里却早已张灯结彩,锣鼓鞭炮齐齐庆贺了。

  他吹了声口哨,正与四五条蚀骨蛇缠斗的红灵蛇猛得转身,从房梁上飞射入凤瑾瑜宽大的袖中。

  “虽不知你为何会出手相助,不过,该给的谢礼不会少。”凤瑾瑜丢给屠三娘一个黑漆漆的小药瓶,“方才伤了你,这瓶聚灵丹便留给你疗伤。”说罢,他抱着凤瑶兮大步往前,没等屠三娘回过神,两人已经从地道入口跳了下去。

  房顶上还响着蚀骨蛇的吐信声,谢五郎冷声笑着,对手捧药瓶的屠三娘讥讽道:“他们出手倒是大方,能让江湖英杰趋之如骛的聚灵丹,说给就给。三娘,你莫不是心软了?”

  “蚀骨销魂窟……夺了无数鲜活的性命,就是为了救我这么一个半死不活之人,值得吗?!”屠三娘的声音极轻,似是在自言自语,谢五郎却未听漏分毫,他厉声呵斥她,“住嘴!值不值岂能由你决定!我说过,一些事你无须插手,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信我!”

  “信你?!”屠三娘猛地伸手在脸上一抓,精致的人皮面具被硬生生扯下,露出一张满是皱纹的脸,长长的疤痕横亘整个脸庞,泛着红紫,一些甚至在溃烂,因受面具的撕扯,流下黄色的脓水。

  “十年了!我换过无数张人皮面具,每天醒来,看见镜中那张陌生的脸,你知道我有多惊恐,多害怕吗?!这些面具压着我快喘不过气了,午夜梦回,我都能梦见那些女子朝我咆哮,朝我怒吼的夺命声!我受够了!真的受够了!五郎,你还记得我原本的模样吗?”她凄然一笑,身材窈窕,却有着张比老妪苍脸还要可怖的脸,她恨极了自己,若不是当初急于求成,导致练功走火入魔,错手将她们的孩子也当做魔障杀了,他也不会气急败坏地打伤她,毁了她的脸。

  这些年,他们相互怨着,恨着,却又不得不依偎在一起。像极了两只浑身带刺的刺猬,欲抱团取暖,就得将彼此扎的鲜血淋漓。

  “五郎……”皓腕轻抬,那张从尸体上硬生生剥下来的人皮面具从纤细的指尖滑落,女子悠长的嗓音无比沙哑,似乎穿越了无尽时光之河,夹着风尘与沧桑,“我都快忘了你我曾经是何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