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五十七章 地狱深渊

第五十七章 地狱深渊

第五十七章 地狱深渊 苍蓝 1369 2017-12-24

  “今日,我们便做个了断吧……”屠三娘飞身从暗道跃下,坠入无尽黑暗。

  “三娘!”谢五郎急呼一声,紧随其后跳了下去。霎时间,所有愤怒都被他抛于脑后。

  暗道下是一条狭长的通道,由黑暗渐向光明。谢五郎嘴里念叨着屠三娘的闺名,他跑得极快,甚至忘了用轻功。

  “这些……都是你们过往残害的女子?!”通道尽头是一间石室,屠三娘捂着脸站在石室中央,怯生生垂下头,她身前站着的正是凤瑾瑜和凤瑶兮二人。在他们面前,她突然觉得自己愈发丑陋,不止是外表,更多的是她肮脏的内心!

  “是又如何!”谢五郎大步流星地上前,将屠三娘揽入怀中。不由分说地抓住她的手,逼着她的手离开她脸颊,无数沟壑纵横的脸毫无遮拦地暴露在火烛光中。

  谢五郎捧着她的脸,一字一句狠声道:“黄泉地狱,你休想扔下我,这是你犯下的罪,自然要清偿。何须在乎旁人!”

  “不……”屠三娘泪眼婆娑地抬头,眼眶通红,被泪水打湿的视线朦胧了双眼,她环顾四周,这个她和他一同打造的密室里,挂着无数人皮面具和人偶。

  老的少的,美的丑的……一根根从顶上垂下的细线将那些人脸高高低低地悬挂着,像挂在她心上的巨锤,一下一下,狠狠敲击她的心房,她想逃,却怎么也逃不了。

  屠三娘推开禁锢着她的男子,转身走向密室一角,搬动烛台,“轰隆隆”声响中,密室中唯一空着的墙壁朝两边推移,露出一间更大的屋子。

  放眼望去,里头摆放得与寻常人家无异,只是将厅堂与内室融为了一体,用山水屏风来分隔。

  一副棺材恰恰置于厅堂正中,四下整整齐齐地堆满了各色衣裳。从婴孩肚兜到稚子夹袄再到豆蔻襦裙,连金钗银簪也铺满一地。

  “馨儿,为娘来看你了!”屠三娘踉踉跄跄地上前,将棺材推开,一阵浓郁的药香裹着腐臭味扑鼻而来。

  “尸油膏!”凤瑶兮低呼一声,看向仍站在原处的谢五郎,“你可是用了江湖秘术,将吞噬人肉骨骼的蚀骨蛇炼化成尸油膏,涂以尸体全身,来保尸身不腐?!”

  “何止是尸油膏!”谢五郎指着四周的灯台,笑得张狂,“你难道闻不出这烛火中的尸油味吗?!”

  “为何我失去了孩子,他们却能其乐融融地享着天伦之乐!所以,我杀了那一家人,将他们练成尸油,还把这客栈据为己有!”他说着,从密室书架上拿出一张画卷,小心翼翼地铺在地上。小夫妻相拥抱着襁褓婴孩的幸福模样,赫然跃上画卷,他们身后是一家旗帜飘扬的酒肆,虽然有些老旧,仍看的出正是屠三娘所经营的这家客栈!

  “这些年,我每杀一个人都会给他们描上一副画。”说话间,谢五郎已经将画卷一一铺满整个密室,一张张笑脸刻画在画卷上,让凤瑶兮看得心惊。这些原本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如今却只能终日地被悬挂在这暗无天日的密室中,连死亡也得不到解脱!

  “丹青画手数少年谢峰最胜,当年名动天下的谢五郎,如今怎变得这副模样?若是让谢老爷子知晓,恐怕得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

  “闭嘴!”谢五郎怒声打断她,将手中的的画卷撕得粉碎。是的,正如三娘所说,他早已忘了自己曾经是何模样。

  年少成名,又娶得貌美如花的铁手派掌门千金屠三娘。他本该享受着夫妇和睦,子孝孙恭的幸福生活。可一切都在十年前那个深夜被打破!

  他恨极了杀死他闺女的女子,偏偏那杀人凶手是他此生挚爱之人。他欲杀她却下不了手,索性打伤她,用利剑毁了她的脸,让她永生不得以真面目示人。也只有这般,他才能够直视她,才能略去心中的恨。

  可他忘了,恨意的火苗在心中生了根,终有一天会发芽。所以他一步步拖着她走向地狱深渊,再无回头之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