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三十九章 寂寞的花肥

第三十九章 寂寞的花肥

  男子脸色一如既往地清冷,墨发肆意垂落肩头掩住了他的眼睛,叫人看不出情绪。

  风月先生左瞧瞧右看看,实在摸不准他的喜怒,顺着竿子问:“若是没刨出来……”话刚出口,他便忍不住想给自己补上一个大嘴巴子,真是睡久了,糊涂!哪壶不该提哪壶!

  那日他突然毒发,没给这小子留有反应的机会,想来还生着闷气。他倒好,这话哪能接......真是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一次不过瘾,又埋一次!

  果不然,凤瑾瑜动动嘴角,冷哼道:“没刨出来……那就当花肥,生前师父只身一人很是寂寞。死后化作春泥,做个护花使者倒是不错。”

  “护花使者……”风月先生咬着字眼重复,这小子不是从小在狼堆里长大吗?怎么学了三年,比外头那些从小咬文爵字的读书人还厉害的多!

  凤瑾瑜一眼横过去,尾音拔高两分,道:“怎么?觉得没死成,很可惜?”

  迎着男子的毫不掩饰威压的视线,风月先生把头摇成拨浪鼓,他现在没了内力,只剩花架子,哪是凤瑾瑜的对手。他识趣地捂住嘴巴,小眼睛笑眯成一条缝,看着男子满意地转身离开才松了口气,整个人摊在床上,慢吞吞地拿起一旁的包裹,三两下拆开,里面满当当的全是红灵果。

  风月先生拿起一颗果子笑了笑,眼眶有些温热,里头的情愫极多,最后又归于平静。他正欲将果子扔进嘴里,突然腿上一沉,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砸落在他腿上,蹭了蹭,还隐约发出呼噜声。

  老头望了眼手中的果子,又望了眼睡意正酣的狼崽子,无奈地长叹。接着将果子扔回包裹,伸手朝狼王后背拍去,手掌还未落下,洞口处便响起木轮碾压石砾的声音,随即女子清澈而格外柔和的嗓音传入耳中,“让它睡吧,狼王守了你三日未曾合眼,这会儿怕是天塌下来,也震不醒它。”

  停在半空中的手改了方向,轻轻落在狼王头顶上,温柔地抚摸着,“老夫果然没看错人。”他这话是对她说的,凤瑶兮却不以为然,停下轮椅,正对着他,脸上笑容可掬,偏偏意味深长。

  风月先生收回手,任由狼王枕着他的腿入睡,犹豫的目光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终是忍不住压低音量朝凤瑶兮发问:“你是何时知道……知道……”他转了转眼珠,后面的话似乎难以启齿。

  “知道什么?”凤瑶兮反问道,却未等他回答,只自顾自说了下去,“是知道你从第一眼便识破我的身份,偏偏瞒而不说?还是知道你明面上大公无私的将你的医毒蛊术倾囊相授,实际上却旁敲侧击,让我知晓你中的是两相生,好让我献出血和还魂丹为你解毒?”

  “丫头……”他张了张口,手中的果子散落一地。

  凤瑶兮冷眼盯着一颗向她滚来的红灵果,躬身拾起,放在手中把玩。

  倏然,她捏破果子,红色的果浆溢出,划过分外雪白的手背,似是鲜血淋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