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三十一章 徐徐图之

第三十一章 徐徐图之

第三十一章 徐徐图之 苍蓝 1189 2017-12-24

  “瑶瑶!”凤瑾瑜拎着两只野兔走进山洞,目光落在女子熟睡的脸上,不由放轻脚步,脚尖一点,瞬间从洞口移至榻前。

  他师父,也就是风月先生。臭老头看起来不正经,本领倒是不少。自那日请他吃了一顿别样的拜师宴过后,他教起人来,可毫不心慈手软!

  数月前教他纵云诀,竟将他抓到数米高的崖壁上往下踹。得亏他平日没少爬攀岩爬树,下坠中抓住一棵歪脖子树,险险稳住身子。不然,早两眼一闭,双腿一蹬,见阎王去了!

  瑶瑶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日总算逮着机会,点了熟睡中臭老头的穴道,背着老头子攀上崖壁,绑到最高处的红灵果树上。

  他左等右等,好不容易等那老头醒来,还没来的及说上话,那臭老头居然又被垂挂在眼前的红灵蛇吓晕过去……真是扫兴!不过,倒没有枉费他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勤习内力和纵云诀。

  凤瑾瑜嘴角噙着笑,把野兔扔在地上,俯身将女子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才寻了床边的凳子坐下。

  这是一张木雕矮榻,老头教他机关暗器的第一课是伐木。名曰:万丈高楼平地起,做机关要先通木工。实则,奴役他做各式家居用具。

  他故意将臭老头的床做的短一截,四条床腿高低参差不齐。犹记得老头子兴冲冲躺上去时整个人卡在了床上,木床前后左右,“咯吱咯吱”摇晃不停,乐得狼王直蹦哒。

  倒是委屈了瑶瑶,他望着呼吸平缓,睡颜美得惊人的女子,眼中满是自责。先前他为她铺的床铺,老头说顶了天也就是个高高的干草垫,给五大三粗的汉子睡都嫌硌人,何况是瑶瑶这等娇弱的女子。可他不知,于是让她白白受了一年多的苦。

  想到山洞中多出的床、桌、椅等物件和瑶瑶日渐变好的精神头,他对那个成天游手好闲还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臭老头又少了几分不满。

  “滚开……别过来,别过来!”床上的人儿突兀地喊叫,似乎深陷噩梦之中,交叠的手死死交扣着,捂着胸口。

  “沈承殊……沈承殊……”她一遍遍唤着,男子的脸色渐渐凝重。

  沈承殊!又是沈承殊!

  他与她相遇两年之久,她教他识字穿衣,教他生火做饭,教他习武练剑。她同他讲述谷外各国的风土人情,唯独不曾提起她的过往。她说她的敌人很强大,而她只身一人,他便是她唯一的依仗。

  这女子不良于行,明明很在意自己的腿疾却强忍着不肯说出来。她每日带着笑靥,躺在榻上注视着他,为他裁衣陪他说话,面上云淡风轻,可终究,她只是强颜欢笑。她心里藏着事,未曾说,他也不曾问。因为他自信,终有一日她会心甘情愿的告诉他。只有那时,他才能真真正正地站在她身侧,陪她看尽云聚云散,世间繁华。

  偏偏,她心中的秘密横亘在他与她之间,就像一条河隔着两岸高山,明明日日相望,却不能肆无忌惮的相守。他不信她心中没有他。就算从前没有,今日没有,明日,后日,终会有!

  他恨透了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过不急,臭老头说过,好东西,总是要徐徐图之!

  “瑶瑶,何时你心里才会有我……”轻叹一声,凤瑾瑜握住她的手,一根一根,将紧扣的手指轻柔地掰开,“沈承殊……是你曾经的心上人吗?无妨,终归是曾经的。”而他会是她的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