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二十五章 凤瑾瑜

第二十五章 凤瑾瑜

第二十五章 凤瑾瑜 苍蓝 1682 2017-12-24

  男子走后凤瑶兮才敛了笑,打量起四周的环境。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她躺在一堆草垛上,身上盖了好几张虎皮。

  兴许是她昏迷的时候体温低寒,吓坏了他,故而想用虎皮来温暖她。

  温暖……她已经许久不曾感觉到了。果真是历经沧桑,连一个陌生人的照顾都让她舒心而动容吗?

  凤瑶兮往上提拉着虎皮,没过脑袋,静静躺在原处。她动不了,真的动不了。两条腿虽生长在她身上却不受控制,也毫无知觉,像两根藕节,僵硬的可怖。她还有大仇为报,怎么可以落下残疾!

  虎皮忽的被人揭开,凤瑶兮没有睁眼,晶莹剔透的泪珠串成线,在脸上肆意横流。

  一只大手覆上她的眼睛,似乎想让她停止哭泣,偏偏泪意止不住,反而越流越多。

  突然,脸上落下一阵温热,那是男子的软舌,轻轻地,一寸寸滑过脸庞,带走了泪水。

  凤瑶兮渐渐恢复平静,只是抽泣却停不下,她缓缓睁眼,透过男子手指间的缝隙,她看见一张毫不掩饰焦急与担忧的俊脸。

  将他的双手从她眼上揭开,凤瑶兮握着他略带薄茧却不甚温暖的大手,牢牢握着,想从中汲取一丝暖意。

  她还红着眼,清了清嗓子,沙哑的声音在山洞中回响,“你可有名字?若没有,唤瑾瑜如何?!”

  多年后,凤瑾瑜一直记得那日,他既不识字,也不通人语,只望着她的双眼便鬼使神差地点下头。后来,他便成了一把利剑,一把握在她手中的利剑。令下剑达,他甘之如饴。

  不过,自从他傻乎乎地应下,凤瑶兮便定下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

  原本抱在怀里小的像只幼崽的女子,怎么能一夕之间变成猛虎,她教他习字练字,错一笔,她手上的藤条便落在他背上,手上,毫不含糊。

  虽说这点疼痛对他而言不过像被蚂蚁叮咬,可这莫名其妙的侮辱感是怎么回事。就像常常来他山洞窜门的二狼,每次见到它家夫人便低眉顺眼,全然没了平日的嚣张,送上脸皮忒厚的老狼脸让它夫人的爪子虐待。

  夫人?没错,是夫人。昨日瑶瑶才教过他,夫妇就是拜过天地,同食同眠生活在一起的男女。就像二狼和花狼,日后还会生一只小崽子。

  他日日同瑶瑶食住,他们……是不是也是夫妇?

  凤瑾瑜在脑海中浮想翩翩,不禁羞红了脸,停下手中的木棍,偷偷朝倚靠石壁半躺着的女子瞄了一眼,急忙扭回头,拿着木棍的手一抖……遭了,遭了!写错了!他又偷偷打量了一眼女子,还好,她还在闭目养神。

  凤瑾瑜挪挪身子,背对着她,鬼鬼祟祟地伸出脚,正想抹去“天”字上多出的一竖,背脊忽然发凉,他转了转眼珠,不敢回头。

  一声“凤瑾瑜!”吓得他差点跌倒在地。

  “瑶瑶~”他委屈地注视着她,凤瑶兮却不为所动,背过手朝石壁下一摸,手中赫然多出一根藤条。

  “这……怎么会在这儿?!”他昨个夜里明明趁她熟睡时给扔得远远的,怎么会又回来了!这东西难不成长了腿!

  “怎么?以为你扔出去,我便寻不到!”凤瑶兮握着藤条有一下没一下地打在另一只手掌心中,“别忘了,还有狼王助我!”

  正窝在不远处假寐的狼王回应地一吼,舒展四肢,精神抖擞地跑过来,趴卧在凤瑶兮身旁,顺便动动前爪,将一旁的果子推到她手能够得着的地方。

  “你!”凤瑾瑜望着这吃里扒外的家伙,气得说不出话。

  “乖!”凤瑶兮摸了摸狼王以示嘉奖,又朝凤瑾瑜冷声道:“还不过来!”

  “哼!”男子不满的哼了哼,怎么对狼王这么温柔,对他这么凶狠!他却不敢迟疑,拖着极不情愿的步子走上前去,一脚朝挡道的狼王踢去,侧着身子飞快躲过偷袭的狼王匍匐在地,曲起后肢,猛然跃起朝他扑咬过去。凤瑾瑜闪身站在一侧,伸出手袭向狼王的脑袋。一人一狼在偌大的山洞里打的热火朝天。

  凤瑶兮并不担忧,这种事从她到山洞的第一天便见识过了,似乎是他们增进感情的一种交流方式,总归不会有谁受伤。

  正好她将师父传给她的内功心法教给了凤瑾瑜,还有一些简单的剑招,他筋骨奇佳,虽错过习武的最好时期,进步却出奇的迅速。加上他自幼与狼群生活,反应十分机敏,与狼王时常较量教练身手也是极好。不似她,脑海中有无数武林人士趋之若鹜的武功秘籍,她却不能习内力。正如一桌琼浆玉露,山珍海味放在你面前,明明飘香四溢,每一个都伸手触摸的到,偏偏却告诉你不能吃!真是莫大巨大的折磨。

  凤瑶兮暗暗叹了叹气,好在十多年过去,她已经习惯了。伸手拿起一颗果子随意擦了擦,塞进嘴里,津津有味地观战,还没吃完,突然山洞外一声巨响,似乎有什么重物落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