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二十一章 梁子结大了

第二十一章 梁子结大了

  “沈承殊!”凤瑶兮是被马儿的颠簸震醒的,她眨眨眼,看清了男子的相貌,喃喃一声:“原来……不是他……”

  沈承殊口口声声说着爱她,却将她所在乎之人的生死视若蚍蜉。可她仍是不敢相信,他怎能对她如此残忍?他许诺过要追随她,护着她。幼时,她,皇兄,沈承殊,沈二哥,萧哥哥,乐如凝,他们是那么要好。为何长大后却变了样,死的死,伤的伤。

  凤瑶兮回想那日,沈承殊抱住乐如凝站在高处眼睁睁看着她滚下长阶时,她便已经败得一塌涂地。

  她记得自己曾问过沈承殊,若有一日她与乐如凝二者只能活一个,他会选谁。

  他对她说不会有那日。

  她便傻傻以为他选择的是她。却不想,从始至终都是她在自以为是,自欺欺人罢了。到头来,才落得这般田地。

  “我的腿......萧哥哥,我的腿是不是不在了?”她紧紧攥住男子的腰身,视线落在自己随着马匹晃动却毫无知觉的腿上,脸上满是无助与茫然。

  萧陌目光闪烁,他素来不懂得如何撒谎,有些紧张,抱着她的大手颤抖着,从喉咙缝隙中挤出一句话,“怎么会呢。只是公主许久没有活动,腿脚有些不便。”

  “不便?”女声越来越镇定自如,平静地仿佛在说今日的月色迷人夜风习习无异,“这不便......是一辈子......”

  “公主莫要胡思乱想,臣带你去蜀地,听说皓月大师在蜀地修习,定有法子!”高大的男子满眼痛楚,乐如凝说她服下的是木知丸,这药丸的毒素随着血液流淌,会使经脉扩张,最后毒素沉积处血枯筋断,不能动弹。

  服下此药之人,毒素沉积之处不同,所废之处亦不相同。只是乐如凝说那个男人吩咐过,将毒素压制在她的腿上,所以,她的双腿怕是废了。

  萧陌内心挣扎、压抑,他不敢望她,怕眼神会出卖自己。公主有多聪慧,他是知道的。

  “萧哥哥,他为何要骗我?”前几日在长阶磕破了额头,本已经结痂,不知为何又裂开,鲜血不断从伤口涌出,淌过眼睛,鼻子,划过脸庞,在月色下很是渗人。

  “他本就是狼子野心之人,何来真心可言!”萧陌扯下一块衣料,捂住她额上的伤口,不忍心去看她血淋淋的双腿,那是抓痕,敲打,还有那些畜生咬食的血迹。

  “好痛......”凤瑶兮突然捂着头,像一只惊惶的小兽,在他怀里坐立不安。

  “哪里痛?”萧陌一边慌张地低头打量她,一边挥着长鞭,策马飞驰过寂静的长街。

  凤瑶兮敲打着头,痛不可耐道:“头痛,腿痛,心也痛......”

  “沈承殊......”她扯着头发,小声抽泣着,“他怎么能负我!”

  “是臣,来迟了!”萧陌紧紧抱着她,又松了松,她一身血迹,全身上下似乎没一处完整的,他怕弄痛了她,偏偏不知该怎么安抚她。

  记得两年前他领兵出征,她匆匆跑至城楼外送别。那时,她穿了件对襟粉领短衫,着同色锦绣芙蓉长裙,蹬着彩蝶缎面千层底鞋。青丝半拢,挽着花式发髻,笑得比塞外冬日的寒梅还要热烈。

  短短两年,就这么短短两年,她便再也没了当初明媚的模样。

  沈承殊,这个梁子,咱们结大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