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二十二章 追杀

第二十二章 追杀

第二十二章 追杀 苍蓝 1568 2017-12-24

  “快关城门!拦住他们!”身后“哒哒”的马蹄声响彻长街,凤瑶兮瞬间清醒过来,望了眼不远处的城门,忍着一身伤痛对一脸严峻的男子说道:“停下吧,将我交出去,他倒也不敢为难你。”怎么说萧陌也是天玥国赫赫有名的少将军,而萧家历代多名将,在军中的实力更是不可小觑。

  萧陌没有回话,低头看了看她,眼中的愠怒与寒光让她将后面的话都吞回肚子里。

  城楼处点燃了火把,正昏昏欲睡的守军喧嚣起来,推动着城门。马匹赶至城楼下时,便只留下一道仅能容一人通过的缝隙,守军还在抓紧时间关闭城门,身后的侍卫也已追了上来。他们被夹堵其间,前无逃路,后无退路。

  凤瑶兮张着嘴,想劝他,却被他呵斥住:“抱紧我!”

  话音一落,她整个人都凌空而起,耳边是夜风呼啸的声音,尖锐且刺耳,她想睁眼看清情势,却被一只手死死按入男子滚热的胸膛。

  “今日,除非臣死,否则绝不会独留公主一人!”萧陌小心翼翼地搂住她,待马儿平稳落地才松开手,“有臣在,谁也不能动你!”说着,他解下腰带,将她与自己紧紧绑在一起。

  “你这是何苦?!”凤瑶兮神色哀伤,他们已经驶出城门,奔跑在京郊的官道上,身后的追兵还死咬着不放。那些人都是沈承殊的黑骑侍卫,配备的乃是西域进贡的汗血宝马,脚程和耐力,岂是他们身下这匹从普通侍卫那里抢来的马儿能比的。

  “若让臣眼睁睁看着公主再落入他手中,才是叫臣受苦......”萧陌的话被一支羽箭打断,月色下,红羽箭擦着他的耳朵飞驰而过,在耳廓留下一道血痕。

  凤瑶兮望着那红色的羽毛,舔了舔干裂的唇瓣,心开始胡乱跳动,不安道:“他来了......逃不掉的......”

  “逃不了,臣愿陪着公主共赴黄泉!”萧陌驾马停在一处矮崖,调转方向望着来人。

  黑骑侍卫成半包围状,在悬崖处一字排开,将所有出口通通封堵住。

  一匹通体雪白的战马从中驶出,马上坐着的男子一身绣龙锦服,面色肃穆,看不出喜怒,视线停留在凤瑶兮腰间那双大手上,发出深深寒意,连带着身旁的侍卫也不禁背脊发凉。

  “暖暖,同我回宫。”他朝不远处的女子伸出手,冷然的脸上竟绽放出微笑。

  凤瑶兮打着冷颤,不由自主地朝萧陌怀中缩了缩。金銮殿前,他吩咐乐如凝每日给她服药时,也是这般笑着。

  是的,他习惯了演戏。凤瑶兮眼中倒映着他那假意的笑,滔天恨意从心底蔓延出来,愈演愈烈,最后,连一身伤都不觉疼痛了。

  “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她的眼中悲痛胜过仇恨,沈承殊给她的伤害,远不及她从他身上感受到的背叛来的浓烈。

  “沈承殊......我问你,当初你被追杀,那么恰巧得被我撞上,是不是你设计的?!”

  白色战马似乎察觉背上之人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不安地动了动。沈承殊拉紧缰绳,目光从没有离开过她。半晌,颔首应下:“是。”

  她又问:“你说要跟随我,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是不是为了让我将你引介给师父?!”

  男子身形修长,背脊笔挺,没有犹豫,又答了一声:“是。”

  “我若想杀乐如凝,你会阻拦吗?”

  “会。”

  “沈承殊!”她含着怒意,“你让乐如凝喂我服药,就是想折断我的腿,让我一辈子困死在宫中吗?”

  “不是。”他的话让凤瑶兮的心高高悬起,转瞬,他却说:“朕,只是想将你留在朕的身边!”

  惴惴不安的心“砰”得一声,裂成碎片。他这便是承认了,他废了她的腿,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凤瑶兮紧紧扯住萧陌的衣衫,似乎能借此获得勇气与力量,她动了动,直起身子,目光格外清冷,仿佛看尽了人世冷暖,平静的叫人害怕。

  “暖暖......”沈承殊忍不住打破寂静,又被她突如其来的笑声打断。

  “沈承殊,我死也不会留在你身边!”匕首割裂帛锦的声音在夜风中清晰刺耳。

  萧陌还来不及反应,便看着她从他的袖中掏出匕首,割裂绑在两人腰上的腰带,翻身跃下马,坠入了一旁黑色的悬崖。

  她动着嘴唇,无声地向他道别,“别了,萧哥哥!”

  “公主!”

  “暖暖!”

  萧陌伸手去抓,却只抓到无影无形的空气。他悲愤地扫了眼一旁宛如石化的男子,纵身跃下马跟着跳了下去。这个断崖并不高,可下面却是条湍急的长河,而公主她……不会游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