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二十章 未来的驸马

第二十章 未来的驸马

第二十章 未来的驸马 苍蓝 1898 2017-12-24

  入夜,一道黑影沿着屋顶悄无声息地疾走,在朝凤宫偏殿上停了停,纵身跃下,屈膝落地。接着,他起身寻着月光未能照耀到的黑暗处快速移动,这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只见一道模模糊糊的黑影继续紧贴着屋壁移动,摸到两个看守冰窖的侍卫身后,一手砍向其中一人的后颈,另一只手则迅速捂住余下那人的口鼻,在他还未来得及呼叫前,就被黑衣人利落地打晕拖到墙角处。

  黑衣人闪身进入冰窖,揭开黑色面巾,俊逸的脸庞在火烛的照映下格外清晰,正是天玥赫赫有名的少将军萧陌!

  “公主!”萧陌走近,再走近,他唤着凤瑶兮,却发现她已经昏死过去。

  男子站在铁笼前,看着里面四处逃窜的老鼠,强忍着怒火,一剑斩断铁锁,打开铁笼,将还留在她身上攀爬的老鼠通通挥落在地,小心翼翼地抱她出来。

  “臣来迟了。”他环抱着她,看着她身上的血污,连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萧大人,果然来了!”冷冽中带着玩味的女声从冰窖入口处传来。

  萧陌冷哼了哼,回头望向来声处,“妖妇,少管闲事!”他一边说着,一边握紧手中的长剑,警惕地朝四周扫视一番。

  “放心,只有本宫一人。”乐如凝从黑暗中走出来,脸色沉重,望了眼他怀中的女子,冷声道:“既然你来救她,那便带她离开京城,永远不要回来!否则,下一次,她就没这么好命了!”

  “为何要助我?”她不是沈承殊的人吗?

  乐如凝看穿了他的疑惑,柳眉拧了拧,“本宫的确是皇上的人。本宫也深爱着皇上!”

  “正因如此,本宫才要让你送走她!”乐如凝自嘲地笑了笑,“本宫不是助你,更不会助她……本宫是在助本宫自个儿。”

  “她若死了,本宫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斗得过她!”一个活人,怎么能争得过死人呢?!所以,她要让沈承殊亲眼看着他心爱的女子被爱慕这个女子的男人救走,她要让他由爱生恨,爱而不得!

  凤瑶兮,本宫得不到的,你也一样得不到!

  乐如凝望着月色中匆忙离去的两个身影,面目狰狞得可怕。

  萧陌走的是北门,那里布防的侍卫早已被他的人顶替掉,却不想还是出了意外。本该在京郊猎场狩猎的皇上今日突然返京回宫,五道宫门加强了布防,这一来那些顶替的人被觉察出,两方已经交上了手。

  萧陌赶至北门时,他的人还处在上风。倏然,一个小将猝不及防地被黑暗中射出的羽箭贯穿头颅,宫内的援兵匆忙赶来,萧陌抱着凤瑶兮也加入了混战。

  “将军!快带着公主走啊!”挡在他身前的两个士兵朝他吼道,“皇上回宫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尔等……小心!”萧陌凝了凝神,反手一剑将身后偷袭的骑兵斩下马。抱着凤瑶兮一跃而上,长鞭挥舞,驾马朝宫外奔去。

  北门通天的火光渐渐被抛在身后,影像越来越小,夜风中好似一片寂静,他却不敢掉以轻心。

  “走开!走开!不要咬我!”怀中女子不安地摇晃着脑袋,热汗从她额角流下。

  “公主!是臣!是臣啊!”马儿放慢了脚步,男子伸手想抹去她眼角的泪水,又踌躇起来。

  他爱她,幼时随父亲进宫面圣,一个小小的身影从殿外跑进来,像极了一只蹁跹飞舞的蝴蝶,投进皇上的怀里,委屈地哭着:“父皇,皇兄又欺负暖暖!给暖暖一个贴身侍卫吧,不然暖暖又会被皇兄欺负哭的!”

  “哪有公主配贴身侍卫的!传出去,女儿家的名誉都毁了!”皇后紧随她身后步入大殿,数落着,语气却满是宠溺,“暖暖,随母后回去。你父皇正在召见萧将军父子,莫要叨扰。待回去母后好生训训你皇兄。”

  “将军?”小姑娘抬起头,双目清澈,哪像是哭过的。萧陌听着她糯软的声音,忍不住抬头望了望。这一望,就将那个笑声明媚的小姑娘镌刻在心里,再难磨灭。

  “父皇,听说将军都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父皇,给暖暖一个将军做贴身侍卫吧!看皇兄还敢欺负暖暖!”

  “傻丫头!”皇上抱着她开怀大笑,“将军是何等身份,怎能做你的贴身侍卫。若是驸马,到相称!”

  “好!暖暖未来的驸马,定是个征战四方,顶天立地的大将军!”那时,她兴许只是孩提戏言,他却当了真,日日缠着父亲和一众叔伯学习武术兵法,他十四岁随父出征,自此扬名立万,不到双十便被封为少将军。人人都叹萧家出了个不可多得的铁血战神,可只有他清楚,在战场上几番身受重伤,若不是为了她,他万不可能熬得下去,也不会有这般功绩。

  只是,他还是迟了。他在关外,等着击退秦军再立军功后,便向皇上请旨求公主下嫁。却不料,她被指婚给了沈家二公子。

  他只能祝福她,远远地祝福她,为她守着这江山。

  哪知沈承殊竟敢谋朝篡位,他远在边关,便是这消息也是等一切尘埃落定后才传入关外。待他回京,萧家的兵权早已被一削再削,不复往昔。父亲气得卧病在床,外头新皇一派的新兵将领虎视眈眈。当下,他着实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他还是来了,孤身入宫,折损了一路陪他南征北战的亲兵,只为救她。

  “公主莫怕,臣,一定会带公主离开京城!”他轻柔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望着她额上的伤口,心里泛疼,大力挥鞭驱赶马儿朝城外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