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十八章 朕的庇护

第十八章 朕的庇护

第十八章 朕的庇护 苍蓝 1420 2017-12-24

  凤瑶兮看着沈承殊的手错过她的身子,落在了乐如凌腰上。这个举动在脑海中一次次循环往复,将她的心一遍遍凌迟。

  她睁眼,看着天旋,看着地转,看着他冷清的眸子,最后鲜血遮住了眼睑。

  都说人在濒临危险时所做的反应,发自本能,是内心最真实的流露。

  他弃了她,选了乐如凝,那只手贴着她的手臂划过,连他指尖的温热她都还能忆起,最后却是她会错了意。十来年的人生,只有这一刻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是背叛。

  “公主!”一只铁臂搂住她沿着长阶滚下的身子,紧紧揽入怀中。

  她磕破了头,白衣渗血,一身酸痛。萧陌说她折了骨,断了手,她却恍若未闻。

  透过血红的瞳孔,望着两双相伴相随的锦鞋靠近她,张了张嘴,最后,所有的怨,所有的恨,通通化成了笑声。

  一个大臣走上前来,大呼:“皇上,大婚之日长公主大胆行刺皇后,这罪......该怎么治呢?”

  随即便有一个,两个,无数的大臣附议。

  他们无非是看着沈承殊救下乐如凝,便大着胆子想利用这次机会将她这碍眼的前朝公主除去。

  凤瑶兮敛了笑,面色苍白地靠在萧陌怀中,闷声咳嗽着。到了今日,她早已不惧死亡。

  沈承殊轻抿着嘴,蹙起眉头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最后从萧陌怀中抱起她,低声道:“如今,你应该知道,朕的庇护是何其重要。”

  “呵~”女子笑了,又停下,将口中的血腥味压下去,才沙哑地开口,“可惜,你的庇护不是给我的,我也要不起……”

  “凤瑶兮!”他念着她的名字,尾音辗转,含着怒意,似要将她剥皮抽筋,“朕说过,朕不擅长驯兽。你当真要逼得朕将你的双翼卸下,才肯屈服吗?!”

  “双翼?”她强忍着咳嗽说下去,“你错了,我的双翼早就没了,连羽毛都不曾留下。沈承殊,你比任何人都狠,拿着我做筏子篡了位,如今可是到了卸磨杀驴的时候?”

  “你当真以为朕不敢罚你?”他钳着她的下颌,却被人从中拦住。

  “萧将军,好大的胆子!”他微微抬眼,眸中的不悦夹裹着威仪,直直投向这个让他横竖看不顺眼的男子。

  “是你欺人太甚……”萧陌的手还放在沈承殊的手腕上,用足了劲,两个男人间剑拔弩张的气势笼罩着众人。周围的侍卫已经围了上来,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凤瑶兮截了去,“滚!这里也有你说话的分!”

  萧陌转头望着她,欲语却止,松开手,默默退至她身后。

  “暖暖。”柔得出蜜的声音沿着她的耳廓传入,沈承殊钳着她的下颌,将她的脸搬来朝向他,“刚折了翅膀,这么快,又长了出来。”

  “这一次,朕该怎么待他?”

  “他与我有何干系!”凤瑶兮咬着后槽牙,说得轻松,“翅膀?他也配!”

  沈承殊的脸暗了暗,唤来侍卫,“来人,将长公主带到朝凤宫,一切交由皇后处置!”

  “沈承殊!”她怒声大叫他的名讳,与其把她交由乐如凝处置,还不如将她千刀万剐,万箭穿心!他定是故意的!

  “凤瑶兮!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为一个不相干的男子辩护!”他将她放在地上,钻心的疼痛从脚下袭来,凤瑶兮忍不住痛苦地呻吟,手却被他紧紧握着,用力一拧。

  “啊!”脱臼的手腕,突然被矫正回来。凤瑶兮心里五味交杂,瞪着水汪汪的眸子望着他。

  “知道痛了?!”他揉了揉刚刚给她正好骨的手腕,叹息道:“只有你敢一次次地忤逆我。让你尝尝苦头也好,免得你不将我放在眼里。”

  “皇后!”他朝乐如凝瞥了一眼,宛如隐形人一般的女子漫步走出,接过他怀中神色不明的人儿,神色端庄,恭敬地回复道:“皇上放心,臣妾每日会按时给公主服药。”

  沈承殊望了望一语不发的女子,她竟连求也不肯求他!他心中憋着气,视线又落在被侍卫团团围住,不能上前的萧陌身上,犀利地扫了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凤瑶兮,终有一日,你会知道在你身边的人,只能是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