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十九章 与鼠同笼

第十九章 与鼠同笼

第十九章 与鼠同笼 苍蓝 1550 2017-12-24

  朝凤宫乃历代皇后的寝宫,先朝有个皇后畏热,故在朝凤宫专门建了一个冰窖,用来存放夏日纳凉的冰块。如今,这冰窖却成了关押凤瑶兮的牢房。

  乐如凝不知喂了她什么药丸,在这四面环冰的冰窖里,她仍旧浑身燥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体内流窜,不断冲击着经脉,将感官放大了百倍,千倍,细微的触碰都叫她疼痛难忍。冰块上的寒气打在身上,便如刀割,动动身子,更像是见她倚靠着墙角有千万根针在不停刺扎着。

  “凤瑶兮,你真是好耐性。”衣着华贵的女子被宫女簇拥着走进冰窖,见她一声不吭地倚靠在墙角,有些意外,“这药就连铁虎营的将士都挨不过一日,便哭天喊地地求饶。你到好,熬了三日,竟然还有命活着!”

  凤瑶兮浑浑噩噩地抬起头,脖颈酸麻,这三日,每到午时乐如凝便会来给她喂药。

  每过一日,她就能明显感觉自己的动作越来越迟缓,手脚也愈发不听使唤。

  “贱……人……”

  乐如凝见她动了动嘴皮,竟然还敢骂人!气不打一处来,阴沉着脸拿出一颗药丸,粗鲁地捏住她的下巴,塞了进去,“我到要看看,这第四颗药丸喂下去,你还能不能动这张利嘴!”

  乐如凝拍了拍她的脸,正欲开口嘲笑她,却被凤瑶兮一口咬住了手指。

  “该死!”乐如凝一掌袭向她,身后的宫女战战兢兢地上前抓住凤瑶兮的胳膊。

  前些日子凤瑶兮从长阶上滚下,受了皮外伤,也伤了内体。不过,她没表现出来,沈承殊不曾过问,乐如凝自然也不会给她请太医。而今日乐如凝这一掌用了内力,新伤加旧伤,鲜血从喉咙中喷出,她咳嗽着,吐出那只血肉模糊的手,嘴角还溢着血,分不出是她的还是乐如凝的。

  “堂堂长公主,怎的也如同疯狗一般,胡乱攀咬!”宫女走上去扶着乐如凝,却被喝退,“传令,让人制一个铁笼!”

  “凤瑶兮,既然你想当疯狗,我便成全你!”

  凤瑶兮望着甩袖离开的女人,轻轻扯了扯嘴角,失了劲,又摊回地上,双目空洞地望着房梁。

  她想她可能不会原谅沈承殊,他似乎将她遗忘了,由着他的皇后欺负她。

  想着想着,她又迷迷糊糊胡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是被一盆热水泼醒的。

  凤瑶兮瑟缩着身子,一身忽冷忽热,被热水淋湿的地方,火辣辣得疼。

  后衣领被人拽住,像拎小鸡一般拎起,扔进一个半人高的铁笼里,宫女关了铁门,落了锁,站在外头冷嘲热讽着,她却已无暇顾及。因为,她发现她的腿,好像没了知觉。

  “我的腿?!”凤瑶兮艰难地举着手,一次次敲打着双腿,除了手上针扎般的痛楚,她的腿却浑然没有感觉!

  “皇上吩咐,公主既然犯了错还不知悔改,胆敢公然冒犯皇后娘娘,便让这群小畜生陪着公主一起悔过!”

  女官拍拍手,两个侍卫拎着一个麻布袋子走进来。

  “吱吱,吱吱,吱吱……”

  凤瑶兮听到动静,忽的停下动作,惊恐地张大眼睛望向动来动去的麻布袋子,连说话的本领都忘了,捂着耳朵,不断尖叫着,看着那两个侍卫从袋中抓出一只老鼠才吼道:“滚开!别过来,别过来!”

  小时候沈承殊曾将老鼠放在食盒里吓唬过她,害得她三日不敢进食,一听“老鼠”二字便哆嗦。沈承殊内疚地赔礼道歉,一日三餐变着花样下厨给她做吃食,他的一手好厨艺,也是那时练出来的。

  除了她,没人知道他会下厨。同样,除了他,没人知道她害怕老鼠。

  冷静变成急躁不安,她的一身淡然被打破,抓着铁栅栏朝外头的宫女侍卫唤道:“沈承殊在哪?!”

  那女官眼观鼻,鼻观心,好似没有听见。而那两个侍卫加快了动作,扯着麻布袋,高举着,直直朝笼中倾倒进去。一口袋的老鼠从半空张牙舞爪地叫着,扑腾着落下。

  “沈承殊!你出来!你出来!”凤瑶兮抱着头,想蜷缩身子,却发现腿脚动弹不得,近乎绝望道:“沈承殊,我知道错了!你快出来好不好!你让他们走开!走啊!”一只,又一只老鼠从铁笼上方落下,有的落在她头上,有的落在身上,落在铁笼中的老鼠畏冷,寻着凤瑶兮的方向爬了过去。

  “啊!”

  一声声痛苦的尖叫从冰窖穿出,女官和侍卫都有些不忍,连忙退出了冰窖,身后女子的叫声却如影随形,吓得她们一身冷汗,手脚都打着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