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十六章 臣不怕死

第十六章 臣不怕死

第十六章 臣不怕死 苍蓝 1282 2017-12-24

  封后大典举行时,凤瑶兮已被禁足半月。沈承殊差人在她的吃食中下了少量的软筋散,殿中点了梦眠香,她整日没个精神,除了在园中小憩就是在床上睡觉。可她不能抗拒,因为他总能抓住她的软肋。

  正午,皇宫内外锣鼓鞭炮声大作,喜庆的气氛让扶摇殿更加寂静。

  凤瑶兮慵懒地靠在床头,低语着:“他还是骗了我。”

  “公主,可是要用午膳了?”姣玉听到动静从屏风外走进来,小心翼翼地候着。

  这些天,她身边从没离开过人。纵然如此,他还是不放心,差人给她下药、燃香。他说过会来寻她,可她等了又等,还是一场空。

  “用膳?”凤瑶兮无力地笑着,脸色苍白,声音却流畅而响亮,“你不妨将药直接喂给本宫服下!”

  “奴婢该死!请公主恕罪!”姣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神色大惊。

  “出去!”凤瑶兮合上眼,好似靠着床头昏睡过去,姣玉犹豫了片刻,告了谢,起身离开,却不敢将宫门合上,还另外吩咐两个宫女在门外头候着。

  半晌,凤瑶兮睁开眼,轻声唤道:“出来吧。”

  挂着的金凤彩帐随话音落下,一道黑影从房梁上跃出,闪入帐中,女儿家的芳香扑鼻而来,叫揭下黑巾的男子羞红了脸。

  “臣,参见公主!”他正要屈膝跪下,却被一只冰冷的小手拦住,“萧哥哥何须多礼。”

  萧陌笑了笑,刚毅俊朗的脸上泛着些绯红,点点头,片刻又敛了笑,道了声:“失礼了!”说罢,执起凤瑶兮搭垂在床畔的手,细细把了把脉,怒道:“那奸人竟敢给公主下药!”

  “不过是些软筋散,不碍事。”凤瑶兮收回手,正色道:“萧哥哥,我央你打探的事可有眉目?”

  早在萧陌回京时,她便送了密信给他,让他去接慎儿。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沈承殊先前就派人潜伏在她派去照顾慎儿的那群奴仆中,连夜将慎儿转移,叫萧陌扑了个空。

  “嗯......”他望着她,欲言又止,平日里在军中见惯了生死,早该麻木不仁的男子,这一刻心软的出奇。

  “怎么?”凤瑶兮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一颗心悬在半空,轻声问道:“可是慎儿生病了?还是没有打探到他的下落?”

  “皇子他......”萧陌半合着眼,不忍心看她,低声道:“殁了。”

  “殁......殁了?”凤瑶兮眼眶通红,一滴泪挂在眼角,却倔强地不肯落下,“殁了?什么意思?!你告诉我什么意思!”她侧身抓住他的袖摆,紧张地望着他,眼中溢满泪,带着期翼,将他整个装入眸中。

  “公主,节哀!”他握着她的手,用了用力,仿佛如此便能带给她勇气。

  “是谁?是谁害死了慎儿?!”她强撑着快要崩塌的心房,艰难道:“乐如凝?还是......”

  “沈!承!殊!”她咬字很重,连萧陌都感受到了她的绝望。

  他摇摇头,“我去时,皇子已经下葬。那些奴仆都被灭了口,一时半会儿,还查不到真相。”

  “公主,臣带你离宫......”

  “不!”凤瑶兮厉声打断道:“真相是何?我偏生要沈承殊给我个答案!”

  说着她翻身下床,步伐快而稳,根本不似服用过软筋散的人。

  萧陌欲跟在她身后,却被她赶走,她说:“萧哥哥,这世上,我再无牵挂!可你不同,偌大的萧家,生死都在你手上。莫要陪着我送死!”

  “臣不怕死。”萧陌不认同地望着她,凤瑶兮笑了笑,“他不会要我的性命。“这句话她说得信誓旦旦,可萧陌不知道她本就抱着赴死的决心。

  “萧哥哥,若今日你折陨了,我当真就无依无靠了。”她望着他,秋水剪成的眸子,泛着水光,将他的心都融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