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十七章 他就是这般哄着她

第十七章 他就是这般哄着她

  凤瑶兮踏出凤帐,身后一阵轻风,萧陌已然没了踪影。

  门外的宫女跑进来,凤瑶兮怒吼道:“让开!”

  她手中拿着刚才萧陌留给她防身的匕首,锋利的刀剑对着她修长的皓颈,再深一寸,只怕就肤裂血流,皮开肉绽了。

  宫人不敢轻举妄动,开了扶摇殿的殿门,看着她走出去,也只敢远远跟着。

  今日封后大典是在金銮殿前举行的,她走的极快,软筋散开始发作,能撑到现在,全凭着她心中的恨意。

  一路走来,宫中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在长廊中,金銮殿前鲜花铺地,褪去了往昔的庄严。

  白玉长梯铺着红毯,龙袍加身的男子站在长阶最高处,另一端,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着帝后彩凤金服,高冠百凤步摇簪,一步步踏上长阶,银铃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百官齐贺,好不热闹。

  凤瑶兮走近,再走近,泪水已经蒙眼,金銮殿前的侍卫一圈圈围了过来。

  “滚开!”她光脚走来,被石子硌破了皮,淌着血,头发也未束,凌乱披散着,衬着一身中衣格外雪白。

  “公主!”侍卫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一时间僵持起来,动静也渐渐变大。百官停下朝贺,纷纷望过来。

  乐如凝还站在长阶上,抬头望了眼与自己仅有几步之隔的男子,又扭头平静地望向被侍卫团团围住,不断靠近的女子,可她藏在袖中的手却越攥越紧。凤瑶兮,你想找死,就休要怨我!

  “放她过来。”

  沈承殊发了令,百官又是一阵嘀咕,各怀鬼胎地打量着这三位主子。原以为长公主失了后位,也该是失了圣心,可看样子,皇上心中还是放不下她。

  “沈承殊,你说饶我皇兄不死的。”

  这厢,凤瑶兮从侍卫中走出,踏上铺满红毯的长阶,望着长阶尽头那登对的才子佳人,笑得凄然,“可你食言了。”

  她提着衣袂缓步而上,明明一身狼狈,却仪态风华。她说:“沈承殊,你说......你会给我一个交代。结果,你又食言了。”

  “沈承殊,”她光洁的脚掌踏在红毯上,连上面的泥泞都变成的点缀。她轻声唤他,像恋人般温柔,“你说过,后位是留给我的。你也食言了。”

  男子目光深邃,视线随着她移动,听着她字字诛心的话,面上却声色不改。

  许是他的冷静自持,或是薄情寡义刺疼了她。凤瑶兮笑出泪,哽咽着,“你说过会来寻我,我等了许久,你终究是食言了。”

  “你拿慎儿威胁我,我妥协。可你为何一次、一次、又一次的骗我!”她站在乐如凝身旁,望着今日格外耀眼的新娘子,吸了吸气,佯装无事道:“你们打算骗我多久?一年?两年?五年?还是一辈子?”

  “暖暖......”他动了动身子,柔声唤她。

  “不要叫我!”凤瑶兮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捂着耳朵,嘶吼道:“沈承殊,上辈子我定是欠了你。由着你这辈子欺我,骗我,我还深信不疑!”

  “你告诉我,慎儿在何处?!”

  “他......”沈承殊走下台阶,仍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他自然好生生待在府中。”

  “好生生?”凤瑶兮哭红了眼,怒目瞪着他:“事到如今,你还在骗我!”

  “他死了!和他的父皇一样!死了!”握着匕首的手动了动,凤瑶兮情绪有些激动,“沈承殊!你这个骗子!大骗子!既然杀光了我身边的人,为何要留着我!”

  “暖暖,”沈承殊向她伸出手,音色低沉满是宠溺,“将匕首给我,我再同你解释。”

  原来,他就是这般一次次哄着她,不知不觉中将她的心给骗走了。凤瑶兮敛了泪,握紧匕首,朝乐如凝处挪了挪步,嘲笑道:“我不信你!我再也不会信你了!”

  说着她挥舞匕首朝乐如凝扑去......

  “暖暖!”

  “公主!”

  “皇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