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十四章 对我,不需要讨饶

第十四章 对我,不需要讨饶

  沈承殊的确动了怒,将她禁足在扶摇殿内,一日三餐好吃的东西从没有断过,锦衣玉簪一箱箱抬了进来,他却不曾出现。

  他甚至收回了凤瑶兮的暗卫,她差姣玉送信给他,那封信明显被拆开来,却又让姣玉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

  这就像回到了皇宫大乱那几日,驸马匆匆递来信物,之后便了无音讯,她想出宫,偏偏皇兄囚着她。后来,皇兄入狱,沈承殊囚着她。

  父皇曾说她生来便是凤凰,愿她一生追逐自由,翱翔天际。如今,她也是一只凤凰,不过是只被人关在笼中,失了自由的凤凰。

  凤瑶兮抬头望着天,红日当空,刺眼夺目。春日匆匆而过,夏天的毒日头晒得人浑身难受。

  “姣玉,再去金銮殿请他!”凤瑶兮拔下头上的玉簪,狠狠扔在地上,摔得粉碎,“若他不肯来,便说我疯了。今日碎了簪,明日碎了什么可就不一定了!”

  姣玉不敢怠慢,匆匆跑出扶摇殿。凤瑶兮就坐在园中,望着紧闭的宫门,苦苦等着。

  太阳落了,弯月又起,宫女掌了灯,回廊通向宫门,两侧烛火通明,却没有行人。

  姣玉踏着月色回来,垂着头走到凤瑶兮跟前,心情忐忑,还没说话,在园中坐了一日的女子便毫不犹豫地起身,迈步,沿着回廊另一端缓步回到殿中。

  沈承殊,你果真不肯来吗?!那我便去寻你好了!

  凤瑶兮遣退一室宫人,揭开锦被,将床头那尊金雕凤凰朝左搬动,金色的床板开始摇晃,然后滑向两侧,露出一条长阶。

  皇兄拢共为她修建的两条密道,一条通向宫外太京寺,这一条通向康乾宫。而康乾宫的新主子正是沈承殊!

  举着夜明珠走过长长的地道,隐约听见前方传来的人声。凤瑶兮放缓了呼吸,将夜明珠收回锦囊。黑暗中,两只眸子淬着深深的恨意。那女声虽小,她却绝不会听错!

  乐如凝!

  这便是他不肯见她的理由!

  凤瑶兮咬着牙站在石壁前,用力按下机关,石壁打开,她从书架中间所留出的缝隙间走出,冷眼望着首颈交缠的男女,不轻不重地拍着掌,“一个不称帝,一个不当臣女,去台上演春宫戏倒是极好。只怕一票难求!”

  “暖暖。”坐在椅上的沈承殊推开伏在他身上的女子,起身理了理衣袍,朝她走来,并不诧异她身后的暗道,好似一切都不曾发生,笑言:“你怎么来了?”

  “扰了皇上的好事,是本宫不对。还望皇上金龙肚里能撑船,莫要与本宫计较......”凤瑶兮可怜兮兮地说完,随即脸色一转,耻笑道:“沈承殊,你以为我会这般对你讨饶吗?!”

  “不,”他摇摇头,上前握住她的手,“对我,你从不需要讨饶。”

  “放开!”凤瑶兮大力拍落他的手,指着还站在书桌前的女子,冷声问:“你要封她为后?!”

  沈承殊敛了笑,默不作声,夏夜燥热的空气也变得寒冷起来。

  乐如凝走上前,站在沈承殊身旁,伸手挽着他的胳膊,男子冷冷扫了眼缠绕在自己胳膊上的那只手,终是撇开眼去。

  乐如凝不由地微笑,笑得得意,“暖暖,你可会祝福我们?”

  “祝福?”凤瑶兮的视线钉在她手上,咬字沉重:“好啊,祝你们一狼一狈,凑足一个狼狈为奸,生得一群豺狼虎豹!”

  “你......”乐如凝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虽比不上那些老将,可她动起怒来,身上的戾气也很是渗人。

  偏偏凤瑶兮看不上,乐如凝再可怖,没了沈承殊,又算得上什么!

  只是,那个站在中间的男子,一直不肯言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