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十二章 你们的主子

第十二章 你们的主子

第十二章 你们的主子 苍蓝 1642 2017-12-24

  凤瑶兮由姣玉扶着朝今日人声最旺盛的地方行去。

  她抬头望着顶上书“天师殿”三字的额匾,不着痕迹的笑了笑,将姣玉等人通通留在外面,提步走了进去。

  祭天台上,沈承殊背对着众人,负手而立,仰头望着天,墨发飞舞,龙袍一角被风卷起,露出同色裤边和盘龙戏珠的龙鞋,他好似要乘风归去,身形缥缈而孤寂,可无形中露出的威压,却随风飘散,叫人望而生畏。

  文武百官垂首立于祭天台下,从中留出一条不宽不窄的道来,凤瑶兮神色自若地踏上这条供皇家行走的白玉主道,不紧不慢地走向他。

  空旷的庭院,鸦雀无声。唯有她一起一落的脚步声,“哒,哒,哒”得打在他心头。

  男子缓缓转身,目色深邃,叫人看不透心思。

  他站在长阶最高处,看着她双手提裙仪态万千地踏尘而上,心底五味交杂。

  “你能请得动天神吗?”请天神是天玥国数百年来的传统,期间改朝换代无数,许多规矩都变了,只这一个仪式被完完整整的保留下来。

  每五年在宫中举行一次祭天仪式,由皇上亲自向天神忏悔罪过,请求天神庇护,以保天玥长治久安,以传千秋万载。

  若天神有应,便会风云巨变,用雨水来冲洗帝王的过错,滋养苍生。若是天神不应,便是帝王无德,要向百姓写下罪已昭。

  若还有真正正统的龙子,这无德的帝王,便会被请尊为太上皇,易位换主!

  百年间,那些没能求得天神庇护的帝王,无一不是残暴不仁的昏君,被后人夺了位。因此,这祭天仪式,在天玥很受看重。

  他沈承殊乃一介乱臣贼子,身上的罪过又岂止一点两点,她倒要看看,他怎么请来这天神!

  “朕,为何要请这天神?”男子不可忤逆的话语从祭天台上传下,引起一片骚动。

  一个身形修长健硕的男子着戎装步入庭院,凤瑶兮冷目扫过他,目光开始变得柔和,狂跳的心也安定下来,怡然大方地朝祭天台正中行去,提起祭桌上的狼毫笔,躬身在纸上写下一行字。

  “杀弟弑君!”四个字赫然跃上纸面,她笑着搁笔,将笔墨未干的宣纸递给他,“此为你的第一罪。”

  “暖暖,你还是不太了解我。”他别有深意地笑着,接过宣纸,看了看,还评头论足道:“字倒是极好,可惜我还是喜欢暖暖为我写一些情意绵绵的话。”说着他将宣纸叠起,放于火烛上,火舌瞬间蹿上宣纸,烧的红火,黑烟袅袅,轻风卷着灰烬飘向四处。

  他站在祭天台上,俯视群臣,眉宇间夹着寒意与威势,仿佛主宰天地的神佛,他说:“朕从不相信神明,请来天神也好,请不来也罢,朕都是你们的主子,天玥的皇上!”

  “不过,既然暖暖有兴致想看看天意,我自然不会阻拦。”他侧目望着她,拍拍手,一个小太监端着盘子匆匆跑上来。

  他接过盘子,边揭着盘子上的红绸,边笑道:“我为暖暖备下了礼物,不知暖暖可还满意?”

  “你!”红绸揭开的一瞬间,她脸上的冷静,淡定,荡然无存。一把抓过盘中的长命锁,恶狠狠地望向他,“你把慎儿怎么了?!”

  “那孩子,叫慎儿?”沈承殊嘴角噙着笑,将盘子放回小太监手中,温和道:“今日,小皇子可有用药?”

  用药?!用什么药?凤瑶兮不明所以地望着他,那孩子虽是早产儿,可身子却不弱,她先前将他托付给国师时,他还健健康康的,哪有什么病!

  “回皇上,已给小皇子服了六日的清心丹,今日还不曾服下。”小太监不敢抬头,顶着一左一右的威压,结结巴巴地将话说完。

  “暖暖,那孩子的性命,从出生就掌握在你手中。现在,依然掌握在你手中。”他笑得了然,长臂一伸,将她揽入怀中,台下看到的是两人耳鬓厮磨。只有凤瑶兮知道,她用尽了多少力气,才能维持一身的淡然。

  他说:“你以为你偷偷将那孩子送出宫,换了一个死婴,我便不知道他的下落?”

  凤瑶兮两手紧紧撰着,浑身发颤。突然,一只大手覆盖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指一一掰开,清楚地露出掌心中的那道月牙形的血痕。

  “再服下一颗清心丹,那孩子便要去黄泉。”沈承殊吻了吻她的额头,有些失意道:“他的死活,我不在乎。”

  “暖暖,我在乎的是你的心。可你的心,为何不能向着我!”说道最后,他的声音已然失了温度。

  “放了他!”凤瑶兮抓着他的小臂,再抬头,脸上的伪装早已打破,“我只有他一个亲人......放过他,求你!”

  “这种小事,不值得你伤神。”他吻去她脸上的泪痕,揽着她的肩,朝台下宣布道:“祭天,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