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九章 霸道又如何

第九章 霸道又如何

第九章 霸道又如何 苍蓝 1098 2017-12-24

  夜深风静,皇陵内外灯火通明。守陵的侍卫持剑伫立在玉石路两侧,百官披麻戴孝,垂首等候在皇陵外。官兵齐聚,却无人喧哗。

  凤瑶兮神色淡然地跪在凤璟冉的画像前,一身素白孝服,双领白花紧簇,映着她失了血色的脸庞,格外肃穆。

  “走吧。”着同色素衣的男子上前扶起她,劝道:“你已跪了一日,璟冉若是知晓,又岂会心安?”

  凤瑶兮忽略掉他递至眼前的手,撑着冰冷的地面起身,两条腿像灌了铅,死死黏粘在地上,又将她的身子拖了回去。

  沈承殊看着她吃力地起身,又看着她摔了回去,心疼不已,伸手揽过她的腰身,下一刻,凤瑶兮却紧扣住了他的手腕,“我不想让皇兄在九泉之下,还看着我与你和睦相处的模样。”

  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如今,若要说我与你的关系,只怕仇人最贴切了。”

  仇人?沈承殊反复咀嚼这个词,不!他怎么能甘愿当她的仇人!

  沈承殊目色沉了沉,默默收回手,由着这个倔女子踉踉跄跄地起身。

  半晌,却终是忍不住了,又将手放回她腰间,冷声道:“休要拒绝!”

  “你既然都能忍受与我共处一室,我抱你起身不过近了些许距离,抱与不抱,二者又差到哪去?”

  “你!”凤瑶兮瞪眼望着他,今日她的心情不好,不好,很不好,所有的一切都让她厌烦。皇陵,灵柩,牌位,沈承殊,还有她自己,她都极其厌恶。

  偏偏这个男人知道,却还是狠心打破她身上伪装的坚冰。

  他说:“不要想着寻死。”

  半倚在他怀中的女子诧异地眨了眨眼,轻声笑着:“这世间,还有什么是值得我留恋的?”

  “沈承殊,你难道不知道吗?我的一切都被你毁了。”她说得很平静,眼底没有掀起一丝波澜。

  “你还有我!”他抱起她,紧紧禁锢在怀中,霸道地将她视线强行留在他身上,口吻暧昧而不容拒绝道:“暖暖,你还有我。”

  “我的皇兄,我的驸马,我的家都被你毁了......”凤瑶兮眼角挂着泪,嘴角却更加上扬,短短数日,她这颗心被人拿出来反复蹂躏,她已然没了再走下去的勇气,兴许再踏出一步便是悬崖。不过,悬崖岂不更好,她累了,不想再同他虚与委蛇。

  凤瑶兮的头埋进他胸口,热泪浸湿了他的衣裳,她闷声道:“沈承殊,我还能要你吗?你觉得我还敢要你吗?!”

  “要!”沈承殊抱着她走出皇陵,夜风有些急促,一如他的声音,叫人无处可逃,“凤瑶兮,你听着!不能要,也得要!不敢要,也必须要!你没有退路,我也不会给你退路!当初既然救下我,今时今日便由不得你抛弃!”

  凤瑶兮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句:“霸道!”

  “如今你贵为九五之尊,别的没学会,倒是将这强人所难学了个十成十!”她索性在他怀里寻了个舒适的位置,闭目养神。反正一朝天子甘愿当她的凤轿,这等子让别人惶恐而钦羡的事,她拒绝不了,倒不如顺其自然。

  沈承殊注视着她的睡颜,放缓了步伐。心中暗道:若是霸道能将你留住,我便是霸道了,又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