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十章 你不能动她

第十章 你不能动她

第十章 你不能动她 苍蓝 1698 2017-12-24

  凤瑶兮自幼是个闲不住的主,隔三差五便溜出宫,遇上看不顺眼的事统统要插上一脚。凤璟冉担心她的安全,在位时曾给了她一队暗卫。后来沈承殊登基,凤璟冉的暗卫都死了,只留下她身边那几个。

  沈承殊说这些个暗卫身手不够看,留在她身边对付个把毛贼倒是顶用了。

  他的谋臣却不敢苟同,央他用毒药控制着那群暗卫。

  沈承殊怎么肯,他笑着将药瓶握在手中,微微用力,再张开手,便只剩下粉末。

  她问他:如此,就不害怕养虎为患吗?

  她身后的暗卫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三十个暗卫加一个大首领,个个都是凤璟冉精挑细选出来的,虽比不上沈承殊,可朝廷上下,江湖内外,又有多少人能胜过他。

  他的武功是师父亲自教导的,连藏月大师都说他是练武奇才,如今他不休不停地习武多年,这功力只怕早就深不可测了。

  沈承殊不以为然,笑道:只要暖暖能用得顺手便好。

  凤瑶兮从回忆中脱身出来,挥退宫人,从窗台下取出一封密信。嘲讽地勾了勾唇,如今看来,他留下的暗卫倒是派上了用途。

  凤瑶兮捏着暗一送来的密信,偌大的纸上就只留下一个人名:乐如凝!

  又是你!凤瑶兮的目光充满戾气和恨意,一个词小声却不胜清楚地脱出口:“休要好过!”

  数日后,凤瑶兮叫宫人请来沈承殊,她难得和颜悦色地待他,甚至还亲自给他斟茶。

  沈承殊嘴角的笑,自踏入扶摇殿便没有消失过。他刚下早朝,身上还穿着龙袍,可一身的威严在她面前卸的一干二净。

  “凶手,你可查清了?”凤瑶兮将茶壶放回桌上,视线却只停留在他身上。

  男子端着茶杯的手停放在膝上,眉宇之间露着犹豫,并未答话。

  凤瑶兮也不急,一手托腮,一手不轻不重地敲打着桌子,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待看见他眼中的迟疑,才动了动身子,掏出一封皱皱巴巴的信,捋了捋,摊开来放在桌上,缓缓推向他,“既然你说不出口,不如我给你一个提示。”

  他低头望了一眼,依旧声色未变。凤瑶兮冷哼了哼,那张信纸便又落回她手中。

  “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意外。”纤细的指尖夹着那张轻如蝉翼的薄纸,摇了摇,份量极少,她的心里却沉重而压抑,嘲笑道:“连我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暗卫都能打探出的消息,你这个一宫之主,怎么可能不知道!”

  “沈承殊,你是将我当做傻子吗?!”

  他终于抬起头,一边慢条斯理地将茶杯放回桌上,一边平静道:“有时候,我宁愿你笨一些。”

  “可惜,本宫天资聪慧呢!”凤瑶兮说的咬牙切齿,见他又伸手去端茶杯,便赶在他前面将茶杯端走,“你知道,我一直在等。”

  “我在等你给我一个结果!你说过,会给我一个交代!”她“嗤嗤”两声,将手中的茶杯朝地上砸去,“这就是你给我的交代!”

  杯落茶绽,水泄一地,一室宫女瑟缩着脖子,宫里人人都知,来服侍这前朝长公主最是容易听到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同时也最容易掉脑袋!

  一个胆小的宫女听到这番动静,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凤瑶兮瞥了一眼,冷声吼道:“滚出去!”

  宫女太监们连连谢恩,扶起地上那个小宫女,匆匆跑了出去,一室只剩下她与他。

  “你说!是不是乐如凝杀了我皇兄!”她气极了,气他骗了她,气她信了他。师父曾说这世上人心最难解,她过去不信,现在却不得不信。这个男人,一面说着爱她,一面却护着另一个女人。她真傻,他说什么,她都信。

  “她……”沈承殊出了声,却接不下去,过了很久,才接着道:“你不能动她。”

  “骗子,骗子!大骗子!”她把手中的信撕得粉碎,砸向他,雪白的纸屑如盐如雪,将她心上的伤口灼得生疼。

  “暖暖,事情并非你想象中那样简单……”

  “是吗?”她打断他,“那你告诉我真相啊!”

  “我……我不能。”

  沉默,沉默,又是许久的沉默,凤瑶兮望着他许久,泪落了,又干了,从满怀自信,到充满期待,到无尽绝望。

  沈承殊不想说的事,她便是有千百种法子,也撬不开他的嘴。

  他身上有太多秘密,这些秘密她不知道,可乐如凝未必不知道。

  他将她当作心爱之人,却不能坦诚相待。如此,往日他对她说的话,真真假假,她已经分不清了。

  不!她不能善罢甘休!凤瑶兮双腿发软,扶着椅背缓缓跌坐在地,却倔强地挥开他伸出的手。

  “你不让我动她,便好好护着她,休要让我见到她。否则,不是她死,就是我亡!”她说完,深深看了他一眼,指着殿门,吼道:“滚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滚!”

  “好生照顾公主。”他没有久留,唤来姣玉,将细细碎碎的事吩咐了一番,才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