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七章 跟我回去

第七章 跟我回去

第七章 跟我回去 苍蓝 1628 2017-12-24

  凤瑶兮惊慌失措地抬起头,瞥了眼大步流星朝她走来的男子,急道:“皇兄,皇兄,小鬼来了,你还不出声吗?暖暖没有龙威,会被抓走的!”

  “啪嗒!”凤瑶兮抓着最后一把钥匙,胡乱插进锁眼,用力一扭,门竟然开了!

  她本就倚着铁门,这会儿毫无防备,顺势跌了进去。

  “暖暖!”沈承殊伸手去抓她,却还是慢了一步。她人已经跌进了牢房,也看到了他苦苦隐瞒多日的事实。

  “这是什么?”凤瑶兮坐在地上,铁门外透进来的烛光虽然暗淡,却足以让她看清整个牢房。

  她指着房中那个棺材,望向沈承殊,甜甜笑着,和当初在师门中,缕缕捉弄他,被他发现后告饶的模样分毫不差。

  “师兄,你把我皇兄藏哪去了?是不是他逃走了,所以你才放个棺材来吓唬他?”

  “暖暖……”他望着她,欲言又止。自白眉道长过世后,她再没有唤过他师兄。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蹲下身去扶她,凤瑶兮像抓了根救命稻草,死死握着他的手,睁着不安的双目,眨也不眨地望着他,“师兄,你能帮暖暖把棺材打开吗?”

  沈承殊停住身,时间在一瞬间凝固,连空气都变得稀薄,凤瑶兮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来,抓着他的手摇了摇,“师兄,暖暖再也不同你怄气了,再也不打你了,我会乖乖待在寝宫……你不是想娶我吗?”

  她哭着说:“暖暖嫁给你好不好!”

  “暖暖……”沈承殊抓住她的肩膀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跟我回去!”

  “我不走!”凤瑶兮用力挣开他的手,脸上的脆弱,恐惧,不安,须臾间化成愤怒,“你在害怕什么!”

  她转身跑向那具棺材,腐烂的气息隔着厚重的棺材都能闻到。

  “沈承殊,你在里面藏了什么秘密?!”她一路躲躲藏藏,一身洁白的中衣早就变得脏乱不堪,因着出来的匆忙,她便是连鞋也顾不上穿,此刻两只玉足不知被什么划伤,流了血,混着泥土,脏的不成样子。若在以往,她定是无法忍受自己这番模样,早早嚷着沐浴更衣了,可如今她却顾不得。

  “这样,我们做个交易……”凤瑶兮倔强地咬着下唇,几乎一张嘴,就要哭出声来,“你让皇兄出来同我说一句话……我便不去看你这棺材里装的秘密……”

  “暖暖……”他无奈地唤着她,刚要开口又被她打断,“不要叫我!”

  凤瑶兮疯了一般朝他咆哮着,“快把我皇兄交出来!”

  “你明知……我办不到,不是吗?”半晌,他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句话,“他死了,暖暖,他死了!”

  沈承殊看着她停止哭闹,看着她的双眼被仇恨占据,看着她绝望地伸手去推棺材盖,终是忍不住制止了她。

  “放开!”凤瑶兮视线冰冷地扫过压在她手上的那只大手,“如果不想我更恨你。”

  大手动了动,无力地垂下,凤瑶兮使足了劲,将棺材盖推落在地,“咣当”一声,震得人头皮发麻,她仿佛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皇兄……别睡了……”凤瑶兮伸手拍了拍躺在棺材中那男子的脸颊,“前些日子打雷了,暖暖害怕极了……第二天等了皇兄许久,你曾许诺我挨过雷雨,翌日定会出现在暖暖身边的……”

  凤瑶兮吸了吸鼻子,摸着男子浓密的眉毛和卷翘的睫毛,笑道:“皇兄平素最怕痒,再不醒来,暖暖可要挠皇兄痒痒了!”

  “凤瑶兮,够了!”沈承殊上前抱住她,“我知道你会难过,所以我没有告诉你。”

  “是没有,还是不敢!”她一把将他推开,厉声载道:“既然知道我会难过,为何还要痛下杀手!”

  “他不过是个废帝……皇兄他……他本就不想当什么皇上。他素来喜欢游山玩水,你就算放过他又能对你造成什么威胁!”凤瑶兮一拳砸向他,“沈承殊,你太狠!师父说的没错,我救下你本就是个错误的开始!”

  “你杀了我吧!”凤瑶兮哭出声来,一拳一拳砸在他胸前,泣不成声的她失了力气,下手也软弱无力,可沈承殊却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她砸碎了,“不是我杀的。暖暖,不是我杀的。”

  “哈哈哈……”她突然笑出声来,泪目而视,嘲讽道:“你也说过沈二哥不是你杀的,可他到底是因你而死。”

  “沈承殊,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她抓住他的衣襟,将他拉近身前,双目平视着他,“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

  “今日你不杀我,来日,我便会……杀了你祭奠皇兄!”

  “我不会杀你,我怎么舍得杀你。”沈承殊握着她的手,将衣襟从她手中解救出来,揽过她纤细的腰身,摸了摸她的秀发,柔声安慰:“我会给你个交代,一定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