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八章 没羞没躁

第八章 没羞没躁

第八章 没羞没躁 苍蓝 1069 2017-12-24

  凤瑶兮被强制带回扶摇殿后便失了魂,她抱着凤璟冉写给她的书信,趁姣玉等人不注意又偷跑去了天牢。

  凤璟冉的棺材还停放在铁牢里,出殡之前她哪也不肯去,不肯说话,也不肯吃东西,就坐在棺材旁,抱着那些信翻来覆去地看。

  “你若再不肯进食,我便将凤璟冉的尸身扔进鱼塘。”沈承殊因她罢了朝,一国之君,此时正端着肉粥站在她身前,一脸严肃。

  知道他没有说笑,凤瑶兮动了动脚,又停下,无辜地望向他,“脚麻了。”

  “你啊……”男子无奈地摇头,将粥碗递给身后的长贵,弯腰抱起她。

  凤瑶兮难得没有拒绝,软如无骨的小手环住他的脖颈,沈承殊正想同她说些什么,一张口便变成了闷哼声。

  “唔!”锐器刺穿后背的痛感传上他的大脑,看见这一幕的长贵吓得连粥碗都甩出了手,惊呼一声:“皇上!”

  “闭嘴!”他朝长贵斥道:“让扶摇殿的宫人备好热水!”

  说着他低头朝怀中的人儿扫了一眼,眼中没有诧异,没有愤怒,也没有难过,有的竟然是嫌弃?!

  凤瑶兮看不明白,下一刻她便听见一句略带嫌弃之意的话语,“暖暖这身……该是洗洗了!”

  凤瑶兮冷着脸将金簪从他背上拔出,问他:“痛吗?”

  “不痛,”沈承殊眼角眉梢都带着笑,让人只觉如沐春风,他说:“不如直接扎脖颈来的痛。暖暖可是舍不得?!”

  “这只不过是利息。”凤瑶兮一副懒得同他多费口舌的模样,撇过脸,嘴硬道:“没抓到害死皇兄的凶手之前,我只会从你身上讨利息!”

  “好!都依你!”知道她是下不去手,只这一点,便足够他开怀许久了。

  他的欢愉隔着胸腔她都能感受到,凤瑶兮的眼神黯了黯,沈承殊待她向来都是好的没有边,以前她当做理所当然,现在却觉得满是负担。

  “什么时候死的?”她轻轻动了动嘴唇,短短数字,说出口却叫她用尽了力气。

  沈承殊当然知晓她在问什么,不做隐瞒,平静地答道:“你发现的前三日。”

  “凶手呢?”她又问。

  “放心,已有眉目。”他对她说着这些天追查凶手的发现,她却突然唤住他,“沈承殊,最后那三封信,可是你写的?”

  磁性低沉的话音戛然而止,沈承殊迎上她的视线,有过一瞬的窘迫。他都写了些什么?是让她好好在宫中生活,还是让她好好待他?亦或是列了列他的长处?

  他不想承认这些丢死人的东西是出自他之手,却又不得不承认,“是我,我……”他正绞尽脑汁想着说辞,她却闭上眼去,冷言冷语道:“就知道,那些没羞没躁的东西,也只有你能写出来!”

  沈承殊愣了神,低头瞧见她脸上的绯红,心下有些了然,抿着嘴偷笑。

  落后半步的长贵大着胆子偷看了一眼,夕阳下男子高大的身形替怀中娇小的女子挡住了残阳,他小心翼翼地抱着她,笑得一脸宠溺。

  这一场景在长贵脑海中记忆了许久,久到一切事情都不复原本的模样,他仍然记得清清楚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