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二章 一狼一狈

第二章 一狼一狈

第二章 一狼一狈 苍蓝 2025 2017-12-24

  扶摇殿外,水光庭中,凤瑶兮慵懒地躺在贵妃椅上,三月天最是梨花开的烂漫之时,一簇一簇高悬枝丫又彼此依偎着,连飘落的花瓣也不曾寂寞,总是成群结队在空中缠绵翻飞。

  她依稀记得,幼时沈承殊带她爬上梨树摘折梨花,却被困在上面下不来的情形。

  那时,她哭喊着要下去。他温声安慰她,小心翼翼地将她护在怀中,从树上一跃而下。沈承殊摔折了腿,而她,毫发未损。

  再后来,修习轻功于他而言便如同吃饭睡觉,一日不可缺。他说有朝一日,要带她攀上最高的梨树枝,所以,他所到之处总是少不了梨树。

  虽才经历宫变,朝堂内外百废待兴,他下的第一道圣旨偏偏滑稽的可笑。哪有新皇登基不想着怎么镇压朝野,安抚百姓,而是只想着将宫中的花草树木整弄一番,让梨花成了这宫中最招摇的宫花。

  “可有人送书信来?”沈承殊虽不许她去见皇兄,却安排了人每日送出一封凤璟冉的亲笔书信给她。算算时辰,今日也该送到了。

  收回落在梨树枝上的目光,凤瑶兮接过宫女递来的茶杯,轻抿了一口,便又放回去。这茶是她最爱的雨后龙井,连皇兄都不知道。沈承殊,你如此,该让我如何是好?!

  “回公主殿下,今日还未收到书信。”沈承殊安排在她身边伺候的宫女姣玉躬身道:“奴婢这就去天牢......”

  “不必了。”凤瑶兮瞥了眼宫门处,嗤笑一声,打断她未完的话,“送信的人,到了。”

  “暖暖,这阵子春雨雾浓,你素来身子单薄,在亭中呆久了,很容易着凉的。”平日悦耳的银铃声,这一刻反倒尖锐的刺耳。

  凤瑶兮抓过姣玉手中的茶杯朝来声处砸去,这段日子她的脾气的的确确坏了许多,常年来的修身养性,一夕之间荡然无存。

  “主人还不曾邀客,就这么急匆匆地不请自来,果真是乐将军府的好教养!”冷眼望着站在廊下的女子,凤瑶兮恨不得亲手掐死她,可她若真的死了,皇兄又该难过了。

  乐如凝侧身躲过迎面而来的茶杯,便是连溅落的茶水也不曾沾上一滴。

  不同于手无寸鸡之力的凤瑶兮,乐如凝出身将门,自幼习武,便是连战场也去过。若不是本朝没有女子封将的惯例,她只怕是早就铠甲披身,成了八面威风的女将军。

  不过,皇兄喜欢她,心悦她,又怎么会封她为女将呢?凤瑶兮望着一步步朝自己走近的女子,满腔怒火正熊熊燃烧着。

  若说沈承殊是豺狼,乐如凝便是依附豺狼而活的狈,一狼一狈,倒是凑了个狼狈为奸!

  皇兄分明许了她后位,凤瑶兮也一向拿她当嫂嫂对待。谁曾想,她会勾结沈承殊,在背后狠狠捅了她兄妹俩一刀。当真应了句知人知面不知心。

  “暖暖,莫要怨我。有时候,爱一个人,鬼使神差地陷了进去,所作所为便都由不得自己了。”乐如凝站在贵妃椅旁,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美目顾盼,笑得潋滟无害,可凤瑶兮却清楚地看到她眼底的寒意。

  “爱?”凤瑶兮慵懒地起身,她比乐如凝矮了半头,只是多年来在宫中养尊处优惯了,一身威仪浑然天成,气势上倒是毫不逊色,“你也晓得何为爱?”

  “当然。”乐如凝颔首笑了笑,她美不过凤瑶兮,却多了一分干练,意气风发,一时间竟叫人挪不开眼。皇兄难不成也是瞧上了她这一点,凤瑶兮想不通透,面色亦沉了几分。

  “承殊为你摔折了腿,我便难过得紧。他为你移栽梨树伤了手,我便最厌恶梨花。他听闻你与沈二公子的婚事,练功时走火入魔,我便恨透了你。他想登基为帝,我便为他取来虎符......如此,算不算的上爱呢?!”乐如凝嘴角自勾起便没有落下,脸上似开了一朵娇艳欲滴的花,只这花于凤瑶兮而言却是朵会吃人的毒花。

  “疯子!”他们都是疯了不成!凤瑶兮自与她相识以来,从不知道她爱的人是沈承殊,而沈承殊与皇兄更是情同手足。“你既然爱着沈承殊,为何又承了皇兄的心意?!”

  “不过是为取虎符,逢场作戏罢了。你同你皇兄一般,傻得可爱。”

  “贱人!”凤瑶兮伸手扇向她,却被她从中截住,乐如凝微微用力,那节手腕仿佛被碾碎了,扯着浑身筋脉,疼得人难以忍受。凤瑶兮咬着牙不肯吭声,目光透着铮铮寒气,望着她,里头是一望无际的恨意。

  “呵!”乐如凝笑得云淡风轻,松开手,冷清地瞥了眼凤瑶兮手腕上那道由她制造的青痕,歉意地笑着:“如凝比不得大家闺秀,下手没个轻重,暖暖莫要生气。”说着伸手去握她的手,凤瑶兮也不客气,狠狠挥开,高声道:“他许了你什么好处?”

  “后位?妃位?还是一世的红颜知己?”凤瑶兮不等她开口,自顾自的说下去,“想来,能叫你动心的,也只有他的一颗心。可惜,他的心在我这儿。那么,他许你的......是他这个人?”

  话音过半,乐如凝已是寒了一张脸,从袖中取出一封信,扔到她脚下,“他许了我后位又如何?横竖都是你不屑的东西。”

  “放着真心待你的皇兄不要,偏偏腆着脸去讨好沈承殊,这还是当初我认识的那个矜贵高傲的乐姐姐吗?”凤瑶兮不死心,攥着她的衣袖,质问道:“你当真不曾爱过皇兄?”

  乐如凝目光稍有闪烁,随即又恢复了冷漠,一根根将凤瑶兮的手指掰开,摸了摸她的脸颊,如往昔那个疼宠她的姐姐,语气反是让人心生寒意,“不曾,一刻也不曾。”

  “你会后悔的!”拾起地上那封书信,暖暖亲启四个字撞入眼帘,凤瑶兮抬头望着乐如凝离去的背影,双手紧攥,一声声喃呢道:“既然你想要后位,我便看他愿不愿意给你!”伤吾兄者,吾恒伤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