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三章 皇兄

第三章 皇兄

第三章 皇兄 苍蓝 1325 2017-12-24

  “皇兄,不如待春雷过后我再出嫁。”一身大红嫁衣的凤瑶兮端坐在妆台前,厚重的殿门被人从外推开,她没有回头,伸手将铜镜移了移位置,恰好将那抹明黄的身影装在里头,才满意地笑笑。

  凤璟冉挥手将一屋宫人遣退,拾起桌上的玉梳,左手在她头顶上胡乱揉了揉,唤着她的乳名:“皇兄的丑丫头长大了,不知不觉竟长成了大姑娘。”一边说着,一边动作轻柔地整理好方才被他拨乱的发丝。

  “皇兄。”

  凤瑶兮转身抱住来人,仰头看见他眼底的黛青,霎时便红了双眼,“皇兄,不要赶暖暖走好不好,”如今宫里宫外人人自危,一场腥风血雨的宫变兴许就在这几日,他以为换了一宫的宫人,将她早早嫁出宫去,便能将她蒙在鼓里吗?

  “暖暖,皇兄只愿你一世安好。旁的事,你无需放在心上。”指腹抹去她眼角的泪痕,凤璟冉轻笑出声,换上轻快的语气,伸手在她额上重重一弹,“莫要哭,你这般丑模样,父皇母后九泉之下若是知晓,为兄怕是要无辜挨上一顿板子了。”

  “皇兄......皇兄......皇兄!”凤瑶兮痛苦地喊叫着,满头大汗,猛然从睡梦中睁眼,“轰隆!”殿外一声巨响,姗姗来迟的春雷,一个接一个响彻天地。

  “姣玉!姣玉!”她捂着双耳,坐在榻上唤着,“备水!”

  她是寒冬出生的,皇兄说那年冬天格外严寒,大雪没日没夜地下,北塞被冰雪封了路,南边的江河也被冻结成冰。母后生产时熬了整整一夜,她却怎么也不肯出来,父皇说待他出世,定要好好收拾这个捣蛋的混小子,连皇兄也隐隐对这个藏在母后肚子里不肯出来的倔小子有着怒气,谁知道生下来竟是个身子虚弱的细妹子!

  丑丫头是在黎明时分落地的,她不肯哭,由着接生的嬷嬷大着胆子拍她的屁股她也不睁眼,不吭声。

  母后躺在床上,早已泣不成声,一向自持的父皇也红了眼眶,他们都以为这是个活不成的孩子,可凤璟冉不信邪,弟弟五六月大的时候,他隔着母后的肚子还同他玩耍过,虽然不知道为何弟弟变成了妹妹,他却不相信那个淘气好动的孩子是个短命鬼。

  他从嬷嬷手中抱过她,狠着心在她手上用力拧了拧,吓得嬷嬷跪地求饶,连父皇也高声呵斥他,差人将孩子从他怀里抱走,他却死死不撒手,边拧边唤道:“丑丫头!是皇兄啊!快睁眼看看皇兄!”

  母后哭的愈发肝肠寸断,父皇背过脸去不忍再看他,可凤璟冉却突兀地笑出声:“哭了?哭了!丑丫头哭了!”

  许是他的执着感动了苍天,原本快断气的孩子竟然回过气来,跪在殿外的一众太医急急忙忙冲进来,透过大打开的殿门,原本寒冬的阴沉已然不见,天上露出一道红霞。数月来,这一日的阳光最是热烈,连大雪也被驱逐了去,暖阳照耀,让人不禁心情愉悦。于是暖暖这个乳名便这么给她定下了。

  “为本宫梳妆。”沐浴更衣后,凤瑶兮由着手脚伶俐的宫女为她编发梳妆,难得好耐心,一旁伺候的姣玉不解地偷看了她数眼。

  凤瑶兮将姣玉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却难得计较,待收拾妥当,又慢条斯理地用完早膳,她才堪堪起身,朝姣玉问了句:“还未退朝吧。”

  “啊?!”姣玉愣愣神,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个时辰,皇上当是还未下早朝。”

  “甚好。”凤瑶兮提裙迈步朝外行去,姣玉急忙拦在她身前,一脸纠结状,“公主殿下!”

  “他只说我不可以接近天牢,可曾说过我不可以在宫中走动?!”凤瑶兮笑看着她,特意装点过的脸庞便是姣玉一个女子看了也忍不住失神,而就这一瞬,凤瑶兮已经从她身侧错过,往金銮殿方向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