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一百零二章 细打量心生凉意

第一百零二章 细打量心生凉意

  香珠手里捧着一条还未完成的正红色宽腰带,上面画着鸳鸯和连理枝,一看就是给喜袍配的。香云笑问道:“香珠是在给自己准备喜袍吧?”

香珠嘴角流露出甜蜜的笑容。不等她回答,辛寡妇从她的画纸上抬起头来笑道:“香云妹妹,你没瞧见吗?这些日子,老是有个赶牛车的年轻小伙子从镇上晃荡晃荡过,每回都停在香珠她们家门口。今天送米,明天送新鲜的桃子,大后天就该送花轿来了!”

香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故意拿针去戳辛寡妇的手背。辛寡妇缩回手笑道:“我们的新娘子咋能这样呢?要是给马二郎瞧见你这么凶呀,怕是要反悔了!”

话音刚落,大伙儿都笑了起来。香草拿着两条发带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笑道:“反正聘礼都收了,他反悔的话吃亏的也不是我们呀!”

“姐,你咋也取笑上我了?”香珠含笑嗔怪道。

“你姐是买卖人,这话说得实在哟!”辛寡妇说完低下头去画她的纹样儿了。

香草把发带放在石桌上,对香云说道:“这葱绿色的绣了水仙花,跟你的肤色正好相配;这土红色的绣了水草纹,就给四娘带吧!我抽空做的,你莫嫌弃才是。要是你想学,就先拿这个简单的梅花图案去做,费不了多少工夫的。”

香草的热情让香云有些无所适从。隐藏在心底对香草的厌恶像被这些热情给包裹住了,无法破壳而出。香草就紧挨着她坐下,从绣花篮里拿出纹样和布条,认真仔细地教她如何打底稿,如何下第一针。

香云的心思并没有停留在纹样儿上,而是斜眼瞟着香草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干净整洁的衣襟上绣着图案是红红的石榴花,透着一股热情;耳垂上挂着银质的马蹄莲坠子,一晃一晃十分耀眼;那一双手嫩白如玉,指甲不长不短,画起纹样儿来十分利落;嘴角总是挂着甜甜的笑意,像从未经历过伤心和难过;还有那股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梅花胭脂香气,也是那么地特别。

香云的脑海里盘旋着一句话,这就是自己丈夫良坤梦里不断呼喊着的香草啊!她就坐在自己身旁,离得那么近,笑得那么甜。自己原本应该狠狠地去恨她呀!为何还坐在这儿与她谈着绣花纹样儿呢?

“瞧见没有?就是这样……看……绣个叉叉就算一步,明白了吗,香云?”香草转头笑问道。

“哦,差不多……我试试吧!”香云立刻从深思中回过神来。她拿起针绣了几下,有模有样的,顿时有了些兴趣。

香草一边从篮子里挑了一红一黑的线,一边往辛寡妇画纸上看了一眼,掩嘴笑道:“辛姐姐,你画的那是啥呀?你刚才不是说要画棵梨树吗?”黄幺妹凑过脑袋一眼,拍着石桌哈哈大笑道:“哪里是梨树呀!分明就是我娘用坏了的竹丫丫扫把嘛!上面光秃秃的,连片梨叶都没有,像梨树吗?”

“这死丫头!”辛寡妇自己也笑了起来,搁下笔起身追着黄幺妹直捣她的咯吱窝。黄幺妹忙喊道:“香草,你赶紧给她改改吧!要不然她真绣一把竹丫丫扫把上去,那就把你这师傅的脸都给丢尽了!”

香草拿起笔在画纸上简单地添加了几笔,一把“扫把”就变成了一棵长满叶的梨树了。香云打量了一眼,心想她原来也有些真才实学,难怪那城里的富家少爷会看上她,更何况是自己那没见过世面的丈夫呢!香云心里不仅涌起一丝悲凉,随后又将这悲凉深深地压进了心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