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九十九章 受委屈魏妙吵分家

第九十九章 受委屈魏妙吵分家

  魏夫人兴冲冲地跨进房间,风一阵地来到了魏妙床边。她捧着魏妙发白的笑脸,心疼地说道:“我的儿哟,受苦了受苦了!瞧着小脸白得像纸似的,失了多少血呀!”

她看完魏妙又从奶娘手里接过那白白胖胖的外孙,笑得合不拢嘴巴。她嘟嘟嘴,逗着小外孙:“乖乖哟,这模样可像极了你娘哟!瞧这小鼻子,再瞧着这小嘴巴,哎哟,外婆真舍不得撒手嘞!”奶娘往门外瞟了一眼,靠近魏夫人身边一步,拿手拢住嘴说道:“夫人,这家人的心太黑了!今天要不是镇上乔大夫父女和那香草,只怕您见不着妙儿母子俩了!”

“咋回事?”魏夫人皱眉问道。

奶娘将自己进门所见所闻一一告诉了魏夫人,并说道:“那亲家夫人可真有趣儿!一进门就问孙子在哪儿,哪管我们妙儿的死活呀!亲家老爷骂了她一句,您猜她咋说?她问乔大夫妙儿还救得活吗?您说气人不气人?”

魏夫人沉下脸色,从鼻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正要说话时,堂屋那边传来了景红杀猪般的惨叫声。她走到门口一看,只见景红跪在堂屋内呜呜哭泣,身边是一脸恶相的香未高举二指宽的荆条往她身上抽!

“你耳朵聋啦?老子说的话你当耳边风?我们临出门前是咋嘱咐你的?魏妙快生娃了,家里万不敢没人在,你倒好哇,跑去看人家吊马虾,家里少你那点马虾肉吃嗦!”香未骂完又抽了景红一下。

景红惊叫了一声,搂住胳膊,呜咽道:“我哪晓得她要生了嘛!我又不是她肚子里头的娃!我以为出去一下不会有事,哪晓得……”

“哪晓得个屁!”香未抬手又是一鞭子,眼角还不时地往魏妙房门口瞟。

魏夫人收回目光,轻蔑地笑笑说:“这是打给我看的哟!”

魏妙含泪委屈道:“下午我肚子疼的时候,喊了几声没人应。我自己开门出去找人,刚好看到灶屋门动了一下,门角那儿有个黄色的影子,就是景红早上穿的那件衣裳。我连喊了几声,灶屋里都没人应,我只好往院子外走,哪晓得肚子越来越痛,结果就倒在鸡笼旁边!”

魏夫人一边替魏妙抹泪一边哄道:“莫哭了,我的乖乖儿!娘晓得你受了大委屈,肯定会给你做主的!你放心养着身子,坐月子不许哭,往后老了眼睛就不好使了!”

“娘,我要分家,一定要分家!”魏妙态度坚决地说道。

这时,堂屋那边又传来了景红的惨叫声。她一声叫得比一声凄惨,又尖又细,怕是一里外都能听见。

魏夫人缓步走过院子,站在了堂屋门口,冷漠地看着这一家子的“好戏”。

香未忙对魏夫人说:“亲家母,你稍微坐坐,一会儿再来给你赔礼道歉!我今天非得好好收拾这死丫头,不然以为我香家没家法了!”

“歇着手吧,亲家公!”魏夫人瞥了一眼地上跪着的景红,“你打得她鬼哭狼嚎的,吵了你媳妇和孙子歇息,那就麻烦了,是不是?”

“亲家母说得对!”香未脸上挂着殷勤的笑容,忙把荆条丢给了旁边的梁氏。

“唉……其实景红也委屈,谁愿意出这样的事呢?她嫁进门来这几年一点动静也没有,自己心里就够委屈了,你再这样责打她,她还能活得下去吗?”魏夫人不紧不慢地说道。

景红的脸瞬间变得更难看了。魏夫人表面是在替她说话,其实是在讥讽她生不了娃!她死死地咬住下嘴唇,心里十分憋屈。

魏夫人微微低头看着景红那又气又羞的表情,笑道:“景红呀,你放宽心吧!我家妙儿不会跟你争啥东西的。等到分家的时候,当初妙儿那八大箱嫁妆是咋抬进来的就咋抬出去,不会多带走香家一砖一瓦的!”

这话一出,堂屋里的人脸色都变了。梁氏口快,问道:“啥?分家?哎哟,亲家母,这分家的话也不该你说出口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