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八十章  生恨意好月不甘

第八十章  生恨意好月不甘

  好月哪里知道巧儿替她受了多大的委屈,还被罚了禁足。一路上,她都在想送茶时蒙时看她那愕然的神情,忍不住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她心想,蒙时事后一定会追问,当时送茶的那位年轻漂亮的媳妇是谁呢!下一次再见面时,蒙时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她笑着笑着就走到了自家铺子跟前。一抬眼就看见了黄氏那张难看的脸。她心里那份乐顿时荡然无存了。

黄氏见了她自然没给好脸色看,还恶言恶语地问她去了哪儿。她没好气地回答道:“我去了巧儿家,帮她家推豆腐呢!”

黄氏讥讽道:“你这是起了哪门子好心呢?人家家里没人干活儿吗?非要你去帮忙!”

好月回头瞪了黄氏一下,说道:“我跟巧儿是自小一块儿长大的,向来都是你帮我我帮你,这又怎么了?”她说完甩头就进去了。黄氏闷着气在铺子门口坐了一会儿,刚好香草出来,心里猛然想起了什么事情。谁都知道蒙少爷是巧儿小叔子吴良生的东家,经常在她家出入,那好月去了能不撞见吗?于是黄氏连忙跑到灶屋里,冲好月问道:“我问你,你在巧儿家见到蒙少爷了吗?”

好月白了黄氏一眼道:“见着了,那又怎么样?蒙少爷就在她家,难不成我还躲着吗?”

黄氏气得上下牙直打架,指着好月骂道:“真是个不争脸的东西!既然她家里有男客,你就该立刻回来!还好意思给人家推豆腐呢,你安的是啥心?”

好月反问道:“那你说我安了啥心?你说!”

卢兴听见争吵声,急忙进来把黄氏拉走了。可黄氏的怒骂声仍旧不绝于耳,她说:“我劝你趁早安分点!瞧瞧对门那狐狸精,她的道行高你几百年呢!你要是敢做出那伤风败俗之事,我第一个淹死你!”

好月气得浑身直哆嗦,将手里的菜全都丢在了地上,狠狠地踏了几脚。她心里觉得十分委屈,不仅仅是因为黄氏的谩骂,更多的是对这门婚姻的不满意。掀开盖头看见卢兴那瘦长蜡黄的脸时,她的心就像是掉进了万年冰窟窿一样!

当初媒婆把卢兴说得多好,家里有铺有地,生来就是做少爷的命。他有一门手艺,身子骨不错,照顾家里样样周全。可嫁过来后,好月才知道,卢兴打小身子就弱,没个主见,任何事都听从他母亲黄氏的安排。照顾家里?怕是家里照顾他多一些吧!

几颗眼泪落下,好月便坐在灶前哽咽了起来。黄氏还在拿她和香草比较,言下之意就是香草早和蒙少爷勾搭上了,你别痴心妄想了,要跟香草争,那得观音的道行才行呢!她越听越烦,越烦越不服气,一个香草算个什么?生得还不如自己漂亮;能做生意算什么,一个女人再会挣钱也是白搭!蒙少爷算什么,终究还不是一个男人!

或许从这一刻开始,连好月自己也不曾察觉,一个可怕的念头已经开始在她心里滋生了。

当天,许氏从梁大仙那儿回来后,日子就选定了,本月的二十八日。日子定好了,香草就叫小满回去接姨娘一家子。许氏忙前忙后,又搬新被褥又拿新枕头,杯碗瓢盆样样都置办妥当了。香珠笑道:“娘跟自己要搬家似的高兴呢!”

香草笑道:“往后你就知道了,亲姐妹分开太久总是记挂着对方。”

香珠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我就不嫁远了,省得以后挂念姐姐和家里。”香草笑道:“你都想到这一层了,我倒是给忘记了。珠儿有十七了吧,该定亲了!”

许氏道:“这事的确给耽误了,见着金大姑,我一定把这事提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