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五十八章 送医馆司璇贴心

第五十八章 送医馆司璇贴心

  香樟完全被香草双目里迸发出来的目光所慑服了。站在坟头下的香未急得拳头都握紧了,他多希望香樟能在显示出香家未来族长的气势,将香草那丫头骂个服服帖帖的。可是,他终究失望了。

香草折回田里,与香珠一道扶起了许氏,上了坟头。香未在她身后喝道:“你反了吗?”

香草根本不理会他了,将被丢弃的刀头和供果捡了回来,用火折子点燃了纸钱。易燃的纸钱裹着通红的火光,热腾腾地燃烧了起来。一股热气向香草的脸袭来,将脸蛋熏得如飞霞一般红亮,宛如某个神话故事里的蛇灵女神。

香樟缓缓地走下了坟头,走到香未身边说:“那丫头是妖怪附体,是疯子!”

香未只能咬牙切齿地承认,香草不是人,是异类,是妖怪附体,因为她居然敢掌掴自己的儿子。不是儿子无能,是香草疯了!今天的事着实让他丢脸,不忍再看下去,甩头就走了。

母女三人拜祭完后,香草和香珠将许氏送到了翠微堂里。乔大夫看过后,说道:“她需要针灸三天,吃些跌打的汤药,就会好的。”

说话间,一个穿黄布衫的年轻姑娘从帘子后走了出来,手里捧着准备用的银针。她是乔大夫的女儿乔司璇。这姑娘面若桃花,唇红齿白,生得婀娜如细柳。若说香草是一朵带刺的蔷薇花,那她就是一朵温婉的海棠红。

她把手里的针给乔大夫看了看,然后让香草两姐妹把许氏扶到了里间。她是乔大夫的好帮手,每每有女患者要做针灸治疗,都是她来做。

许氏对司璇的针灸功夫十分地称赞,原本许氏的二儿子香实也在翠微堂当学徒的,原本许氏以为香实和她可以有个结果,但是如今许氏想也不敢想了。

“疼吗?”司璇轻声问道。

“不疼,你的手艺好着呢,一点都不疼。”许氏不住地点头道。

“您过奖了,三娘,往后您要小心一点,莫再摔着了。”

“谢谢你嘞,司璇,你这姑娘就是好啊!”

说话间,外面传来了金大姑的声音。原来金大姑有事来镇上,随便找秦大夫看病。

“您瞧瞧,我这腿……哎哟喂,早上肿得更厉害了哟!”金大姑跟秦大夫抱怨起了自己的腿。

秦大夫用指甲轻轻地掐了一下,立刻陷下一个弯弯的印子,久久无法复原。他道:“水肿得厉害啊!最近下地干活了吗?秧田里你不要去了。”

金大姑道:“我许久没干过活儿了,总是在帮人跑媒说亲。”

秦大夫笑道:“你也一把年纪了,跑跑就算了,不该太频繁了,对你这脚不好。家里有绿豆没有?多煮来喝喝。”

“对了,秦大夫,”金大姑露出媒婆特有了眯眯眼笑容,讨好地说道,“我今天来呀,顺便跟您说个事。原本人家还没让我来说,可我觉得您是大好人呀,必须先知道这事才行。”

秦大夫一边开方一边微笑道:“是不是哪个毛头小伙又看上我们家司璇了?”

金大姑咯咯地掩嘴笑道:“正是嘞!您猜猜是那户人家?”

“不猜了,你说吧。”

“您多少能猜着的——香未家的香樟,您该见过吧?那小伙子一表人才,知书达理,还是个秀才,与你家司璇正当般配嘞!”

秦大夫一听香樟二字,眉头微微皱起。他搁下毛笔,微笑道:“这事啊,劳烦你跟那家说说,我家司璇还小,她要嫁了,我就真成孤老了。”

“那您打算招个女婿?”

“你看你多少年的媒婆了,这一点还没看出来吗?”

金大姑立刻轻轻拍了拍自己那抹了土红色胭脂的脸,不住地点头道:“我没虑到这层,实在是该死!您老人家莫生气,往后再有这样的事,我先替您说了!”

“那就劳烦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