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四十章 起贼心香椿被盗

第四十章 起贼心香椿被盗

  香草跟吕氏打起了太极:“伯娘,承您这么关照我哪有不借的道理?可您是晓得的,每年到了这个时候牛是最抢手的,谁要跟自家抢牛,打架是常有的事。我要是不守信给人家换了,只怕人家不会骂我,反倒要骂伯娘的不是。伯娘在镇上名声那么好,为了头牛给人家背地里骂一顿,实在不值当。伯娘也莫急,只等前面几家犁完吧!”

吕氏一听这话,脸皮都紫了,这香草分明是咬紧不松口啊!她还从来没有在香草家碰过这鼻子灰,心里自然不甘心了。可旁边魏妙已经站起来问道:“你们俩走不走?不走的话,我先走了!”

吕氏忙喊道:“你这小祖宗慌啥呢!牛的事还没说妥呢?”

魏妙没好气地回头说:“那您就慢慢说,我带着您孙子先回去了,万一路上磕着摔着是我娘俩倒霉!”

吕氏气得跺脚,忙对吕氏说:“牛不借,灯笼借盏吧?还有我舔过那块肉,香珠说吃不下,我吃得下,给我吧!”

香珠眼珠子都瞪出来了。香草一心想打发吕氏,便去灶屋里取了一块肉和灯笼,亲自送魏妙和吕氏到了门口。那魏妙拉着香草的手说:“今天那凉拌莴苣丝真好吃,改天来跟你学学,先走了。”

“嫂子慢走,随时来都行!”

吕氏回头狠狠地瞪了香草一眼,心有不甘地走了。那景红先说要去茅房,这时候才匆匆跑了出来,紧追了上去。看着那婆媳三人消失在黑暗中,香草才算送了一口气,好歹打发了。

香草把大门关上回了院子里,香珠忽然叫了她一生道:“姐,那竹筐里少了些椿芽!”

香草想起刚才景红出来得最晚,莫不是景红偷拿了一些。许氏也想到了景红,心慌道:“要是给她发现了我们香粑粑的秘方,那往后还咋卖呀?”

香草微微一笑道:“由着她去吧,往后防着她点就是了。椿芽是个吃季节的东西,过了这月,椿芽就老了,自然卖不出价了。眼下我正琢磨另一样东西呢,快成了,所以不必去理会她。”许氏和香珠这才放下心来。

香草回到房间时,忽然发现自己胸前有血,想必是大白的。她准备脱下短褥换身衣裳,忽然摸到了怀里的一样东西,是一个小手札。

“那是啥?”香珠走进来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晓得,路上捡的。”

这事还要从香草出门买豆皮说起。她先去了杂货铺买了些瓜子花生小零食,然后去了汪富顺家。汪富顺和他媳妇高氏又惊又喜,忙要留香草吃饭。香草推辞道:“不吃了,家里还有活儿呢!富顺哥,你要借牛的话,等胡四娘家用了,你就来牵。”

“哎哎哎,这可咋好呢?”高氏满面笑容地点头道,“等忙完了再答谢你!”

“千万莫这样说,我先走了!”

汪富顺和高氏把香草送出了大门。香草去了陈寡妇家买了豆皮,打算回家去。此时天已经黑麻黑麻了。中间有一小段路两旁没人家,格外漆黑。

香草想着赶回去用豆皮再做一次实验,不曾想,旁边岔道上忽然走出了一个人,跟她迎面撞上了。她躲避不及,抛了篮子,仰面倒了下去。

那人倒没事,忙来搀扶她,并问道:“摔伤没有?”

香草闻到一股沉香的味儿,打量了那人一眼,太黑,看不清楚,只能分辨是个男人。她忙挣脱了那人的手,俯身捡起篮子说道:“没啥事。”

“那就好,天黑小心点,姑娘。”那人说完如一阵风般走了,只留下一股沉香的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