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三十七章 厚脸皮扬刀杀鸡

第三十七章 厚脸皮扬刀杀鸡

  许氏这里刚说完,吕氏就转头说道;“三弟妹,莫弄太多菜了,都是自家人,不讲那礼信!”这时,她看见院子里挂着四五块酱卤肉,那是香草新腌制的,准备做竹筒糯米饭的材料。吕氏一见那几条色香俱全的酱鹿肉,两只小眼睛又发光了。她快步上前,垫起脚,伸出舌头舔了其中一块。香珠忙惊呼道:“二伯娘,你做啥呢!你舔了我们还吃不吃呀?”

吕氏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抿了抿嘴说:“叫啥,我替你们尝尝咸淡,我可是做酱肉的好手。这酱肉放了糖吧?味道有些怪,是啥新做法?”

“我也不知道,香草弄的。”许氏忙收了那几块酱鹿肉递给香珠,香珠转身就上谷仓里挂好了。出来时,她还特意上了锁,省得那俩婆媳又打歪主意。

谁知道,香珠还没下楼,楼下就传来了大白小白的声音。原来景红看着那两只雪白的鸡,嘴里犯馋,想喝鲜鸡汤了。她忙对吕氏喊道:“娘,这有两只老母鸡嘞!”

许氏忙说:“那是下蛋母鸡,不能吃的。”

吕氏走过来猫着腰,二话不说打开鸡笼门,伸手在里面逮鸡。大白小白吓得扑翅乱跑,在窄小的鸡笼里上窜下跳。许氏忙喊道:“莫逮了莫逮了,那是香草喂来下蛋的!”

吕氏全当没听见,扯住大白的一只鸡爪,狠狠地拖了出来,把大白的羽毛都扯掉了好几片。吕氏看了看大白说:“这鸡都养了一年多了吧?再不吃都炖不烂了,留着做啥?我不嫌麻烦,我来帮你杀!”

不等许氏开口,景红应声往灶屋里跑,分明是去拿菜刀的。香珠抢先了一步,将灶屋里的两把菜刀都藏在灶膛里。可她还是失算了,因为门后墙根下立着把砍柴刀呢!景红找不到菜刀,便拿起这砍刀往外跑。她吓得脸都白了,这不是要大白的命吗?

院子里吕氏两只手死死地捏住了大白的脚,然后掰过大白的脖子,麻利地扯脖颈上的毛。那是杀鸡前的准备功夫,把脖颈一处的毛扯干净,露出肉脖子,这样才好下刀。

“哎哟,二嫂,快放下吧!你要吃肉,我另给你弄去!”许氏想抢过大白,可吕氏护得死死的。她一脸正义的表情说:“三弟妹,我家没肉吃吗?说这话就难听了!我是替你着想嘞!你看看你这脸,白成啥样儿了?你当宝贝似的伺候两闺女,她们却一点不晓得心疼你这当娘的。莫说一只鸡,就算把这两只鸡杀了炖汤也是该孝敬你的!”

“哎哟喂,我不用补,你快放下!”

景红已经提着柴刀奔了过来,她一边把柴刀递给吕氏一边挡住许氏说道:“三伯娘,你莫太节省了,身子要紧呀!今天我娘帮你杀鸡补补身子,我看香草还敢说啥?一点都不晓得心疼自己的娘,咋做人家闺女的!”

香珠作势要抢,景红却又挡住了她。趁着间隙,吕氏赶紧拿刀往鸡脖子上抹。那大白估计知道自己快被杀了,死命蹬腿,鸡爪勾住了吕氏那件蓝布衣裳,那可是吕氏花了八十文钱新制的衣裳。她立刻吓得丢了鸡和柴刀,叫唤了起来:“我的新衣裳哟!这死鸡作死呀!”

那柴刀钝,伤了大白一只腿。它一瘸一拐地满院子飞腾逃跑,留下了一串串血爪印。吕氏又气又急,抹袖擦掌道:“你还叫老娘开二刀,这不是找老娘晦气吗?景红,给我堵住它,不信整不死这小畜生!”农村里杀鸡讲究一刀了事,如果第一刀不死还要补刀的话,就会很晦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