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三十四章 送鲤鱼胡氏借牛

第三十四章 送鲤鱼胡氏借牛

  胡氏也没白来,手里提着个食盒。她从里面端了一条鱼出来,说道:“下午善才跟人去河里摸螺丝,逮着一条鲤鱼,我煮了打算给三娘你们送去,谁知竟吃了你家的闭门羹!”

许氏忙笑道:“对不住了,四娘!”

汪嫂子已经添上一副碗筷,又取了个酒杯,执意要给胡氏倒上。胡氏可是镇里有名的女千杯不倒,平日里也喜欢抿两口,所以她也不推辞,接过来喝了一杯。

香草知道胡氏上门送鱼肯定是有目的的。她倒挺喜欢许氏的,不像其他妇人那么势利眼,便直接说道:“胡四娘,你不用送这么大的礼,要是借牛的事你只管言语一声。”

胡氏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香草真真的爽快呀!四娘也不跟你打官腔了,我就是为了借牛来的。原本不用这么着急,可你们都知道良坤那事定下来也就这个月的事。要不赶着把地里的活儿做些,怕到时候忙不过来,所以才厚着脸皮问你借。”

香草笑道:“四娘也个爽快人,那我把话说在前头。我家没个男人干活,所以不得不拿牛换劳力。我家牛去你家干一天,你家也来个人帮我们做一天,其他东西一概不要,你觉得如何?”

胡氏忙点头说道:“好呀!莫说一个人,到时候我家善才良坤良杰一块儿来!”

“一个就够了,你家还有事忙呢。那就说定了,我家那点水田一天半就犁完了,大后天你来牵牛吧。”

胡氏高兴地答应了,又喝了两杯酒,欢欢喜喜地走了。汪嫂子担心道:“恐怕想借牛的不止胡四娘一家吧,镇上这么多人你咋应付呢?”

香草明白汪嫂子的担心。看在借牛的份上,她今天已经见识了那些妇人见风使舵的厉害。往常总是看她不顺眼,今天却奉承得她浑身直掉鸡皮疙瘩。特别是那高氏和杨婆子,背地里不知咒骂了她多少回,今天居然一口一个香草妹儿地叫了起来。可她也不怕,她是谁?这镇上名声最臭的小妖精,还怕得罪人吗?再说,越是容易激起公愤的时候就越要把事宣明公开。

所以香草微笑道:“我打算明天写个告示,把借牛条件宣之于众,爱借不借!”

汪嫂子和许氏对视一笑,齐声说道:“还是香草主意多!”

吃完饭后,香草把小满叫到了一边,小声说:“表哥,记得回去打听打听,最好能直接问问你东家。若是转托吴良生,怕他自以为是,扣下你的话不告诉他东家。”

小满应声道:“你放心,我一见着东家就说这事,你等我消息!”他说完就走了。

许氏好奇地凑过来问道:“你两小鬼头又闹啥背密的事情?”

香草一边替许氏揉着肩一边笑道:“还不是为了我们家,为了我娘的肩莫再痛了。改天我就陪你去找乔大夫,一定好好给你治治!”

许氏心满意足地笑道:“我觉得有头牛就不错了!”

香草看着许氏知足的笑容,心里十分安慰。回到家后,她让许氏先睡了,自己去了灶屋里。前些日子,她把小满送来的花红全部酿成了果醋,盛在一个木桶里。

拔开大木塞,一股浓烈的果香和醋酸就扑鼻而来。她用提量(一种打酒工具)打了一点起来尝尝,酸中带甜,还透着一股唇齿留香的果味儿。她满意地点点头说:“嗯,明天该腾腾桶了,否则会被桶底的沉淀物给坏了味儿。”

“呀!啥东西呢,姐?”香珠忽然出现在她身后,把她吓了一大跳。

香草打了一点放在香珠嘴边尝尝。香珠立刻酸得吐了出来,问道:“姐,这是啥呀?为啥这么酸呢?”

“这叫果醋。”

“果醋?跟米醋有啥不同吗?姐,你要用它做啥呢?”

香草微微一笑道:“我已经有点想法了,不过还需要再思量思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