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十八章 埋小人诅咒香草

第十八章 埋小人诅咒香草

  两婆媳的争吵声传到了香草粥摊边。香草好奇地探望了一眼,问许氏:“汪嫂子和谁在吵呢?”

许氏道:“还能和谁?就是她那个不省心的婆婆罢了!汪嫂子算能干贤惠了,丈夫死了五年,靠着酒馆盘活了老小,不容易呀!”

香草问道:“汪嫂子为啥没改嫁?”

许氏道:“她改嫁了,那孩子老人咋办?麻二婆的小儿子在城里给人做工,三十岁了还没成亲,连个家都安不上。就算安家了,麻二婆带着孙子过去能好过吗?她有啥办法呢?只能留下!按说她那模样那性情的人找个丈夫还不容易吗?她就舍不得孩子!”

香草不禁朝酒馆那边看了一眼,心里对汪嫂子多了一份佩服。

几天后的某个清晨,许氏出摊时,一开门就看见麻二婆鬼鬼祟祟地在她家门前枣树低下埋什么东西。麻二婆一见到她,立刻扭头就跑。许氏忙把她拦住问道:“麻二婆,你在枣树下埋啥?”

隔壁张氏正好开门出来,听见许氏在质问麻二婆,便走过来问道:“咋了?”

许氏指着枣树下被翻的泥土说道:“这麻二婆一大清早在我家枣树下埋东西!”

麻二婆的脸一下青了,双手搓着衣角不知该怎么回答。张氏凑近那地方用木棍拨了拨,居然拨出了一个木雕的小人,上面用红笔写着“香草”两字!她立刻哎哟一声,跳起来退后两步道:“麻二婆,你……你这是埋小人嘞!”

许氏一听,忙捡起地上小人仔细看了看。那小人上不但写了香草的名字,还用黑笔画花了小人的脸,在肚脐的位置打了一个叉,分明是咒香草容颜尽毁,怀不了娃。许氏气得两眼冒金星,拿着小人质问麻二婆:“你这么做是啥意思?我家香草哪里得罪你了?你居然要这样诅咒她?”

麻二婆的脸色由青便红,她挺着脖子回嘴道:“是呀!我是咒你家香草,咋了?”

张氏在旁说道:“麻二婆,你是个长辈,咋能这样对待晚辈呢?刻名字咒小人不说,还埋在人家门前,太过分了!”

麻二婆冲张氏嚷嚷道:“你知道啥呀!你是站着说话腰不痛呢!自打香家这小妖精出来站摊叫卖,我家酒馆的买卖就一日不如一日!”

许氏道:“麻二婆,你说话要凭良心。你家酒馆买卖不好难道就要赖我家香草吗?你这简直是人穷怪屋基呀!天下没你这样赖皮的,自家买卖不好全怪别人吗?”

麻二婆紧握双拳,悲愤道:“就是你家那邪花害的!好好的姑娘为啥不在家里养着,要出来抛头露面?自以为长得好看,天天出来晃悠,跟那些男人眉来眼去嘻嘻哈哈,像啥话?许三娘,我都替你臊得慌,亏你家还有脸在这镇上待下去!”

刚好这时对面黄氏开门出来了。她听见了麻二婆的痛骂,站在台阶上单手叉腰附和道:“这下好了,总算是有人看不下去了!麻二婆,你老人家尽管骂,谁还敢打你不成?老天爷都不放过她!你那死去的大儿子要是知道有人这样欺负你,一定气得从阴曹地府里冲出来!”

一提到儿子,麻二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张氏见情形不对,便退回到自己家门口。黄氏越发得意,用挑衅的眼神瞪了许氏一下。

许氏本想狠狠地骂麻二婆几句,可麻二婆这样耍赖大哭,她倒有点为难了。骂也不是,拉也不是,劝就更别提了。左邻右舍听见哭声都出来了。大家一看地上那小人便猜出一二了,纷纷议论了起来。

香草闻声赶了出来,问道:“娘,这是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