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十七章 告小状惹来白眼

第十七章 告小状惹来白眼

  麻二婆气得双手发抖,指着汪嫂子问道:“你……你是要赶我走吗?好哇,你终究是忍不住了,想改嫁是不是?你看上哪个男人了?之前那姓吕的还是城里那个何掌柜?”

汪嫂子气愤道:“你胡说啥呀!你不是嚷着过不下去了吗?你没了大儿子,还有小儿子,你嫌家里过不下去了,跟你小儿子过去吧!”

麻二婆用拐杖指着香草的摊位说:“就是那小妖精不安分!抢了我们家的买卖,不得好死,小贱人!”

汪嫂子苦涩地笑了笑说:“怪人家?只能怪我技不如人,酿出来的酒留不住客人罢了!”

麻二婆摇着头,一脸严肃道:“不,是那小妖精在作怪!梁大仙说她是桃花精转世嘞,祸害万年的东西!可不能让她继续祸害我们家!”

汪嫂子懒得理会麻二婆,自行回后院去了。麻二婆却睁着一双歹毒的眼睛盯着香草,嘴里像念佛经似的咒骂着。就连胡氏走进店里时,麻二婆也没发现。

胡氏笑问道:“麻二婆,你老人家在念啥呢?”

麻二婆忙回过神笑道:“胡四娘,要买酒呀?”

胡氏道:“是嘞,打二斤米酒,二斤高粱酒。”

麻二婆忙回头朝里面喊道:“胡四娘打酒嘞!赶紧出来招呼!”她喊完后又问道:“你家要做席?”

胡氏开心地笑了笑说:“不算做席,做席的话还有些日子。明天金大姑给我家良坤介绍的那位姑娘的家人要来相一相,所以要准备些酒才行。”

麻二婆道:“是要好好准备呢!是哪家姑娘?长得好不好?”

胡氏正要答话,黄氏急匆匆地跑来了,把她吓了一跳。她笑问道:“黄大娘,给狗撵了吗?咋跑得这么急喘喘的?”

黄氏压低了声音,一脸严肃地对胡氏说:“胡四娘,有句话我可要提醒你。你就算骂我,我还是要说。”

胡氏忙问道:“说吧,啥话?”

黄氏瞥了一眼背后香草道:“你家要给良坤说亲了,可得防着那小妖精!最好去你三嫂家买面大铜镜,扯二尺红布挂在门头,才能镇住那朵邪花!”

胡氏笑道:“用得着吗?我家良坤相亲关香草啥事呢?黄大娘,这话不能乱说的!”

黄氏哼笑了一声说:“我可没乱说!前几天下雨的时候,你家良坤就站在我铺子门口一个劲儿地逮着香草看。我出来问他买不买伞,他一溜烟就跑了……”

“黄大娘!”胡氏沉下脸说道,“你胡说啥呀?我家良坤往你门口一站就是为了看香草呀?你家卢兴昨天还往陈寡妇门前站呢!我家良坤打心底地喜欢那郭家姑娘,从没二心,你好歹是长辈,咋能张嘴就乱说呢!罢了,不买了!”她说完转身就走了。

麻二婆忙喊道:“胡四娘,莫走呀!把酒打了呀?”

黄氏不满地说道:“我好心提醒你,省得你家良坤被那小妖精害了你,你还不知恩呢!”

“知啥恩啊?”汪嫂子冲到柜台前嚷道,“黄大娘,你家铺子不用人看着了?你家卢兴万一遇着个嘴巴厉害的,吃了哑巴亏咋办呢?你有功夫在我这儿赶客,咋不回你家铺子待着呢?”

黄氏脸色讪讪地往回走,一边走一遍嘀咕道:“又不是我抢了你的买卖,朝我撒啥火呀?要怪就怪那小妖精!”

汪嫂子一脸悲愤地冲麻二婆喊道:“算了!我这酒铺也不开了,你明天就收拾东西去你小儿子那儿吧,反正客人都给你赶光了!”

麻二婆反嘴道:“冲我嚷嚷啥?有本事冲那小妖精嚷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