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十一章 制香饼众人忙尝

第十一章 制香饼众人忙尝

    那香椿的味道早就吸引了许氏和香珠。等第一个粑粑起锅时,她们迫不及待地尝了起来。香珠咀嚼后的第一反应是眼睛都瞪大了,抓住香草使劲晃道:“姐,你是咋晓得有香椿这东西的?”  

  香草只好说是唐少爷从前告诉她的,但是他估计唐少爷也不知道吧。  

  许氏吃得津津有味,吃了半个还望着锅里没熟的。她连连点头道:“好吃,真好吃!草儿,这粑粑可以拿出去卖,不过该多少钱一个呢?”  

  香草伸出了三根指头,许氏吃惊地问:“三文钱一个?”  

  “对!”  

  “太贵了吧!对面卢家的一把雨伞才十二文,汪嫂子家的一壶米酒才六文钱呢!一个粑粑卖三文,会不会有点贵了?”许氏担心地说道。  

  “娘,绝对不会贵!试问这镇上还有谁会知道香椿的存在呢?没有就表示独此一家别无分号!物以稀为贵,所以三文并不算贵了。娘,您就让我试试。”  

  许氏笑着答应了。三人忙活了一早上,煎出了几十个香椿粑粑,然后端了出去。雨后的清晨街上人很少,冷清又冷冰,只有几个拉着马匹经过的客商在慢慢往前走。  

  香草扯开喉咙开始喊道:“快来哟快来哟!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了哟!心动不如行动,快来尝尝我们家独门秘方腌制出来的香粑粑哟!”  

  她这一喊让整条冷清的街道变得有生气了。不少人都朝她这儿望了过来。她又立刻喊道:“这么冷的天不喝碗热乎乎的粥,怎么上路呢?今天我们家的粥和粑粑都免费试吃,快点来哟!”  

  许氏扯了香草一把,惊讶地问道:“啥是免费?”  

  香草笑道:“娘,这就叫做广告!简单来说就是广而告之,告诉大家我们家新出了一种香粑粑。先让他们尝个鲜,勾起他们的食欲之后,我们再卖,反正椿芽是自家的,我们顶多费几个鸡蛋和柴火。您放心吧,我不会做亏本买卖!”  

  许氏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香草又开始吆喝了。过了一会儿,街道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不远处汪嫂子家,有一队人马借宿,刚刚起床,正坐在店内喝酒。其中一个年轻后生忽然听到有人在喊,便起身道:“我去看看,到底是不是白吃,要不是的话,我可要把摊子掀了,我最讨厌没信用的买卖人。”他说罢就走出门去。  

  正巧,门口坐着几个镇上的妇人婆子。她们是这镇上最闲的人,常常聚在一堆说说别人家的闲话打发时间。一个是叮当的奶奶田婆婆,一个是家里开了木料铺的蒋二姑,一个是汪嫂子的婆婆麻二婆,还有一个是人称大仙的梁氏。  

  她们也听到香草那敞亮的吆喝,都投去的鄙夷的目光。蒋二姑格外气愤,仿佛香草这么一吆喝是丢了她的脸。她沉着脸,咬着瓜子说道:“要是我自家的女儿早溺死了!许三娘倒肯放她出来?不怕丢人现眼吗?你们说是不是?”  

  就在这时,她听到那个年轻后生要去尝尝的话,忙一脸好心地叫住了那后生说:“这位小兄弟,听大姑一句劝,莫去那家吃。那家有个丧德败行的小妖精。谁沾染上了谁就倒霉!”  

  这年轻后生道:“我走南闯北,山精妖怪见多了,还怕个小妖精?笑话!你们这些妇道人家就爱嚼舌头,也不怕把自己的舌头给闪了!”他说完就大踏步地往许氏的粥摊走去。  

  蒋二姑没想到会被一个年轻后生数落,冲他后背吐了一口瓜子壳,诅咒道:“吃吧吃吧,吃完就要七窍流血,八窍生烟,魂归西天!”  

  旁边一个壮汉回头就骂道:“你这死婆子干嘛咒我弟弟?你嫉妒人家家里的小妖精长得漂亮吧?你一脸皱巴巴的像腐竹皮似的,不晓得你男人咋受得了?你要再敢咒我弟弟一句,我立马揭你那腐竹皮!”他说完把酒钱往桌上一扔,冲汪嫂子喊道:“算账!真扫兴,下次不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