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九章 暗思量心中纠结

第九章 暗思量心中纠结

    吴氏骂道:“小猴子,你要害你坤弟弟呀!上回陪你喝酒,你坤弟弟说了不能再喝,你非要灌他。那一杯下去他就昏睡了好几个时辰,害我内疚了好半天呢!”  

  吴良生笑道:“酒量都是练出来的,我往常不也只能喝一小杯吗?良坤是大男人了,三两杯酒都经不起,咋娶媳妇呢?”  

  良坤笑道:“生哥哥说得对,我是该练练酒量的。只不过今天爹娘劳累了一整天,我要回去帮忙做饭,改日吧!”  

  “那好,反正我这次回来会住上几日,改日再找你!”  

  良坤从吴氏家出来后,天空忽然下起了小雨。他倒一点也不躲避,反背着手,慢慢地在雨中行走。杀猪匠曹东从背后拍了他一巴掌,笑道:“干啥呢?淋着雨舒服不?”  

  “当下河洗了个澡吧!你跑啥呢?你这么大一块儿,害怕这定点雨哟?”  

  “哥哥身体一向就虚,不能跟你比,先走了!”曹东说完便顶着一张荷叶跑了。  

  良坤经过香草家门前时,看见香草正忙着收拾那些快被雨淋湿的粑粑。风有些大,几次掀开了遮盖簸箕的麻布,还撩起了香草耳际那一丝丝青发。雨水随风飞落到了香草粉嫩的面颊上,她顾不得去擦拭,只一心想要收拾摊位上的东西。  

  那瞬间,良坤真想冲过去替香草挡住风雨,然后对她说:“你进去吧,我来帮你收拾!”  

  可是这念头在脑海里打了打转便消失了。他看了一眼香草,心里嘀咕她毕竟跟过唐少爷了,唉……  

  “哟,良坤,你要买雨伞吗?”黄氏走出来关门时问道。  

  “不了,黄大娘,我正要回去呢!”良坤忙说了一句,跑得比兔子还快。  

  黄氏愣了一下,抬眼看见了对面的香草,忽然明白了什么。她嘴角扯起一丝轻蔑的笑容,叉腰斜瞪着香草嘀咕道:“我说呢!那小子咋会跑到我家铺子前站着,原来是为了看那小狐狸呀!果然是灾星入镇,招蜂引蝶呢!改日我要去跟胡四娘好好说说,莫坏了人家良坤嘞!”  

  直到良坤说话时,香草才看见了他,心里有点奇怪。收拾完东西后,许氏也顶着一张荷叶从后门跑了进来,一边放下背篼一边说道:“这偏东雨真是说来就来,不饶人呀!还好我赶着把红苕藤都栽了,这老天爷还是顾惜我们的!”  

  香草忙说道:“娘,进去换身衣裳吧,我熬个姜汁汤给您。对了,家里有红糖吗?”  

  “啥是红糖?”香珠走过来问道。  

  香草这才意识到这个年代还没有红糖呢。她便笑了笑说自己说错了。她回灶屋里熬了姜汁汤,送到了许氏房间里。  

  许氏已经换好了衣裳,接过暖暖的姜汁汤,心疼地打量了香草一眼,觉得自家这姑娘要多俏有多俏,比隔壁镇的刘好月强多了。  

  香草盯了自己一下,问道:“娘,您瞧啥呢?我身上有啥不干净的地方?”  

  许氏放下姜汁汤拉着她的手,问道:“草儿啊,娘见你最近心情开阔了,所以才敢问你。娘本来不愿意问你的,怕你总想起伤心,可娘要不问心里不安!”  

  香草明白许氏的担心,握着许氏的手说道:“娘,我晓得你要问什么。您是想问我还会不会为唐少爷难过,是吧?”  

  许氏点了点头道:“娘多怕一出口就让你伤心呢!可是,你看,冬去了春又来,人活着日子要照常过呀。娘不能看着你一直为了唐少爷的过世而难过,是不是?草儿,你告诉娘一句实话,你还念着唐少爷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