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 第三章 挑弄事非毒舌妇

第三章 挑弄事非毒舌妇

  黄氏立刻收起怒容,回头堆笑道:“是吴大娘呀!哎哟,提着满满一篮子是要去隔壁镇看你家招琴吧?满月了吧?我都还没来得及跟你道个喜呢!”

吴氏笑眯眯地揭开了红布的一角,露出满满一篮子鸡蛋,有些得意地说道:“送点东西去,顺道看看我那胖孙子!”

“还要你专门跑一趟送去?婆家就没存点?”

“不是!”吴氏忙解释道,“婆家鸡蛋多得吃不完,别说鸡蛋,鸡都两三只杀了紧着招琴吃,前天我那女婿还跑林子里打了些野鸽子野山鸡回来给招琴补身子呢!你说人家婆家照顾得这么尽心,我这当娘总不能干站着吧。虽说是小东西,毕竟是当娘的一份心,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

“哎哟,吴大娘,你好福气哦!”黄氏心里又羡慕又嫉妒,忍不住回头看了凳子上的卢兴一眼。她盼这一天也盼了十多年了,快到头了。

“黄大娘,你钉铜镜做啥?”吴氏问道,“最近招了啥不干净的东西?”

黄氏往对面不满地瞟了一眼,冷笑了一声道:“你老人家往那儿看看,我要不拿面铜镜镇着,只怕会出事嘞!我还嫌这铜镜太小,一会儿去你家再买面大的挂上!”

吴氏顺着黄氏的目光一看,轻轻地哦哟了一声道:“是……是那香草呀!这丫头……果真还活着嘞!”

“可不是活着吗?翠微堂乔大夫的医术就是好,活生生地把她从阎王殿里拖了回来。你说她往门口一站,不是给我们家招晦气吗?我们卢兴快娶媳妇了,这叫啥事呢?”

吴氏忙用手碰了碰篮子上的红布,好像这样就能挡住一切煞神。她忙说:“好了,黄大娘,我走了,你慢慢忙!”

“慢去哟!”

吴氏路过香草家摊位时,带着小跑的步子,一边用眼睛瞅着香草一边在嘴里嘀咕什么。

香珠看见了吴氏,把手里的麻布往桌上一扔,不悦道:“那吴大娘干啥呢?跑得像狼撵了似的,赶着去投胎呀?”

香草笑道:“人家吴大娘的女儿刚生了娃,赶着去看孙子呗。老人家都跟孙子亲,比跟儿子还亲呢!”

黄氏还站在街边,一双小眼睛有意无意地瞟着香草。她似乎还有点不甘心,因为一早起来就给香草堵了一口闷气,她着实有点不痛快。

香草家右手隔壁的张氏开门出来了。她手里端着一个盛了黄豆的圆簸箕,回头吩咐她孙子赛儿搬凳子来。黄氏仿佛找到了倾吐对象,跨过街笑道:“张三姑,晒豆子呀?”

张氏抬头看了黄氏一眼,敷衍道:“哦,是嘞!”她又回头喊赛儿:“还没找到条凳吗?小崽子,你想累死你奶奶吗?”

里面传来赛儿的声音:“奶奶,您忘记了?舅舅前天做酒把条凳都借走了,还没还回来嘞!”

张氏哦了一声,自言自语地笑道:“是哦,我咋就忘记了呢?人老了,记性就是不好了。”她左右瞧了瞧,准备找个地方暂时放一下。黄氏却操着手,没说借她两根条凳,这就是她最不喜欢黄氏的地方。

这时,香草一手搬了一条凳子走过去笑道:“三姑,你先用我们家的,端着怪累手。”

“那咋好呢?这凳子是你家待客用的。”张氏看见香草时心里惊了一下,这女娃当天被抬回来时面色苍白奄奄一息,如今却脸色红润,精神奕奕,果真命大呀!

“买卖还没上门嘞,”香草帮着张氏把条凳放好,“反正还用不上,你用着就是了。”

“草儿你真勤快,一大早就起来忙摊子了。”张氏忍不住夸了香草一句。

那黄氏听着不舒服了,斜眼瞪了张氏一眼,心里埋怨她不知道忌讳,跟香草这样的扫把星还有说有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