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霸王情:王爷是恶魔

    紫若

    异界已完结304000

    狗血穿越,才睁开眼,就见一个古色美男。 靠!这什么情况? “这位大哥…等一下…”她咧着嘴谄笑道。 “闭嘴,现在没有你说话的权利。”美男子冷冷打断,动作更加激烈:“女人,记住,你这条命是本王给你的,由不得你生死,即使是死也是本王的鬼….” 妈的,老娘不侍候了。她满脑子怒气的往他身上扔东西,努力想要砸伤他!可结果呢?美男毫发无损。 后果就是,她被打晕了。 好吧,打不过你

  • 妃穿攻略:驯服太子

    梦汐

    异界已完结445600

    她为解除身上的诅咒而穿越时空,却中了另一个解不开的诅咒,爱情的诅咒。 为了让那个恶魔远离自己,她辛辛苦苦帮他娶了个娇滴滴的二房夫人,可是他却看也不看一眼。 她跟他斗,跟他闹,跟他耍心眼,可是…… 是什么时候,那个曾经在她穿越第一天伤害了她的男人悄然走入她心? 他是不学无术的太子,还是文武双全的英雄? 他是醉卧花丛的浪子,还是固守唯一的情痴?

  • CEO先生,签字结婚!

    二十九

    东方已完结426900

    (已完结)被她拦住,他大怒:“你对每个男人都这样?” 她不说二话,动作利落把他搞定了。 次日,他的女人寻上门:“他要和我订婚了。” 她莞尔一笑:“噢,他都和我结婚了。” * “听说我们结婚了。” “不是听说。”某女笑得如狐奸诈,给他丢上一纸婚书:“瞧,咱们真结婚了!” 看着那熟悉的笔迹,某大总裁悲催地发现,自己果真被结婚了! * 要驯服多金、帅气、风流又狂傲的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朵朵殿

    异界已完结1550100

    “壮士,江湖救急!”身中媚毒的她毫不客气的压倒了身负重伤,气息奄奄的娇弱美男。   美男眸光阴鸷:“你找死。”   重生一次,杀手变村姑,当个村姑也好,种种田,赚赚钱,虐虐渣,小日子过起来~   可某个被压过的美男却似乎并不这么想:“压了我就想跑?爷是给你白睡的?”   “那你想怎样?!”   某男欺身而上:“爷要压回来!”   朵朵旧文《农门辣妻:田园种包子》《农家悍女》,一贯的爽文风格

  • 木讷相公别捉急

    东方镜

    异界已完结254400

    他是萧氏木行新上任的大当家,是外界传闻俊美如玉却身有隐疾的木纳男人。商海纵浮沉,杀人换夜行。女人于他,是掩人耳目的棋子。 她是云郡王天生痴傻的三女儿,是世人眼里家世优越却神智不清的可怜傻子。美男在眼,是打发无聊的消遣。 *** 一朝穿越,魂附傻女,相公腹黑,婆婆精明。 小三小四如雨后春笋,摘了一个又冒一锅! 相公小叔教主剑客杀手,商行门派战争天下江湖! 乖乖隆滴个咚,她这是跑错剧组了吧!&

  • 面具鲜妻

    陌骄阳

    东方已完结1870000

    “帮我!”被陷害撞进他的怀抱和他一夜纵情。未婚有孕,嫁入豪门,她变成抢妹妹未婚夫的小三!豪门暗斗,惊天换心,豪门媳妇,她步步维艰!儿子生病,他却守在情人的卧榻;结婚纪念,他领旧爱示威!如此渣男,果断踢之!只是既然踢了,他还缠上来做什么?

  • 总裁太霸道:宝贝,劫个婚

    乐小痞

    东方已完结645400

    【宠虐结合】一声枪响,鲜血四溅。他单手握枪,气息森寒地警告:“往后还有谁敢拆散我们,这便是下场。” 次日头条,刊登他残忍弑兄的新闻。 她骇然质问:“为什么要杀人?”他轻拭手枪,语意淡淡:“我这是杀鸡。”她怔忡,“呃?”“儆猴啊。” 他唇角上扬,指尖勾起她下巴,不可一世却又满腹柔情:“我说过,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任何人休想把我们拆散。” 他是商界铁腕总裁,有着君临天下的气质,绝世完美的容颜,传闻,他冷血无

  • 清宫谋:帝妃逆袭

    宗夕雾

    异界已完结2018700

    被逼死在棺椁之中,却命不该绝。 入宫选秀,只为混个好吃好喝好养。 却不曾想,承恩金殿,终遭三千红颜妒。 太后又如何,皇后又如何,就算是宠妃那又如何? 想要害她,即便是昔日好姐妹,也绝对不会放过。 势要逆转乾坤,让天下人都知道,这后宫究竟谁说了算。

  • 我的霸道老公(全本)

    空空点

    东方已完结592800

    她,慕灵,叛逆的学生,一次意外钻进他的车,却恰巧撞见他与另外一个女人之间的纠葛…… 一个小娃娃,竟然丝毫没有‘非礼勿视’意识,大喇喇的看戏,说戏,竟然还敢……评戏!! 他,贺敦连,二十八岁,贺氏帝国集团三少爷,竟然被一个小孩大喇喇的品论成功,且爆了光不说,竟还被批评到一无是处。 他震惊,错愕,愤然。这个祖国的小花骨朵未免太过……早开! 奶奶下达任务,他与哥哥被勒令成为一个小孩的监护人,却未料想

  • 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

    囧囧有妖

    修真已完结1969700

    三岁定终身,二十岁做他大总裁的贴身保镖,这样竹马还能被别人骑跑,她这些年武学生涯算毛?悲催的是,从头到尾被压迫的都是她…… 五年后。 “妈咪!为什么可爱的小白没有爹地?” “我怎么知道!去问你爹地!”夏郁薰盯着电视里的一对新人,头也不回地说。 半个小时后,电视中的婚宴现场,奶娃娃抱着新郎大腿狂喊爹地。 男人死死盯着眼前袖珍版的自己,“你妈咪在哪?” 正在家中看电视的夏郁薰一口水喷在屏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