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

    梦朦胧

    东方已完结924400

    他表面温文尔雅,内里腹黑邪肆,就像一只潜伏在暗处的狼。 她外表淡然清雅,其实外冷内热,就如埋在冰山下的火种。 他的邪肆专用在她的身上,而她的热情唯独对他释放。 她带着伤透的心和肚子里刚刚萌芽的种子逃离了他。 四年后,他与她意外相逢,看到她身边那两个粉雕玉琢的小鬼头时,他惊呆了。 她和孩子的生活,他已经缺席四年了,再相见,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开她了。 他厚着脸皮的赖上她,要把四年缺失的爱全补回来。

  • 腹黑竹马,你被捕了

    禅心月

    东方已完结1019000

    十四岁,她第一次例假。腹痛难当。哭着向他求救。他十分坏心的告诉她。 “你是得了绝症。要死了。你赶紧把你的零用钱都给我。不然你死了钱没花光,多不划算。” 傻缺的她把全部的零用钱贡献出来给他, 最后母亲回来,方知一场乌龙。 气极的她在他跟女生约会的时候,将一杯果汁倒在他头上。 她一直以为,她是要讨厌他直到死的。 却在那一天,看着他搂自己的亲姐姐入怀,柔声轻哄。 一脸心痛怜

  • 总裁的偷心游戏

    巧克力派

    东方已完结228000

    她梦想有朝一日登上世界的舞台, 他抬眸就能颠覆整个演艺圈, 她千方百计挖空心思向他讨取一个机会,谁知最后输了命运,输了自己的心 他就这样站在巅峰的位置,施舍一般拉她上了天堂,却又狠心的将她推进万丈深渊 在这个寂寞爆满的城市,许多人爱上了许多人 要不就留下深度不同的伤痕,要不就厮守一生 在这个感情脆弱的城市,许多人离开了许多人 有些到头来终于能再次复合,有些成了陌生人 谁

  • 邪王独宠,庶女为后

    暮雨林

    异界已完结864900

    【全文完!】当执掌现代财团的商界神话变成贺兰侯府懦弱无能的庶出之女。 当封夙王朝邪魅冷峻的邪王变成妻奴…… 片段一: “爷,大事不好了!” 封柒夜慵懒的掀开眼睑,眉宇不耐轻蹙,道:“怎么?” 王府管家支支吾吾的流着汗,继续说道:“华夫人和如夫人被王妃丢出府了!” “王妃干的?” 管家猛点头:“爷,千真万确,是王妃亲手将她们丢出去的!” 闻言,封柒夜却邪魅而说

  • 邪魅总裁不好惹

    初微凉

    东方已完结154700

    八年的时间足够改变一个人… 八年前,他是茶餐厅的服务生,而她是潜逃离家的企业千金… 她的一句她没有家, 把他的心从此紧紧拴住… … 八年后,他摇身一变成为人人称羡的天之骄子,她却即将成为别人的妻子… 听说她要结婚了, 听说她还有了别人的孩子, 八年来潜藏在心底深处的恨意瞬间被挖掘… 她以为他会让她这么幸福的去过她

  • 蛮妻迷人,BOSS恋恋不忘

    梦朦胧

    东方已完结528900

    她是小迷糊,表白弄错对象,错惹了高冷男神,却因此得到了他的宠爱。 她爱他,他宠她,为了保护她,不得不忍痛把她推开,她痛,他更痛。 登堂入室的小三,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她忍,他故意冷落她,对她视而不见,她也忍,但当她面对他拥着小三在自己面前现场直播激情真人秀,并向她扔去一份离婚协议书时,她忍不了了。

  • 法医三小姐,很拽很腹黑!

    素颜美人

    异界已完结1012500

    杀人现场睡一晚,一觉醒来到古代,破屋、烂衣、残羹、冷饭外加刁奴恶狗,我勒个去,二十一世纪双硕士学位女法医竟然穿成无父无母小可怜!这落差也太大了吧!! 什么?她爹是太医院院使,正五品的大官!她娘是她爹明媒正娶的正妻!那她好歹也是个名门贵女,怎么混成现在这副样子?? 咕……肚子好饿,恶狗是吧,宰了炖肉,刁奴是吧,拍昏扔出去!天大地大,吃饱最大! 什么?刁奴醒来带着主子杀上门来了?

  • 前妻,如此多娇

    泡泡鱼嘤嘤

    东方更新中116400

    夏挽心看不透丈夫,前一刻,他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再有几周就出生了。下一刻,他的青梅竹马就来到家里理所当然的要求她离开。 威胁,分手,丧子…… 一系列的打击,让夏挽心彻底跌入深渊。 离开时,她忽然意识到,他有他的青梅竹马,他不再是七年前那个为自己挺身而出的少年! 三年后 煎饼西施的美名席卷整个‘龙腾’公司。 霍启东每天经过她的摊位时,都会让司机在她那里买一个煎饼果子。 后来,他知道

  • 总裁的私人领域

    妮千宠

    东方已完结392500

    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傲娇boss万千宠,鲜妻别闹

    尤笑

    东方更新中260700

    【当你有一个腹黑、傲娇偶尔还犯贱的老公……】 送礼物时,他小气地送了一盒的鸡爪子,美其名曰“吃哪补哪,养好手为我打稿子。” 吃醋时“这个男人就差脸上写两个大字愚蠢了,不过唯一不蠢的地方就是他也觉得你不错。” 表白时,他用自己的命留住了她,在断了三根肋骨,头上缝了两针后还能贱兮兮地对他说“我可没强迫你,是媳妇你自愿的。” 好吧,接下来才是迟先生对迟太太的不正经(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