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20、我是你唯一的依靠

20、我是你唯一的依靠

    白易如果不这么解释,南宫诺兴许还能让他后面的日子轻松一点,但现在,显然是惹怒了南宫诺。

  只见南宫诺优雅的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双手环胸,倚靠在椅背上,一副慵懒却不失威严的样子盯着白易,冷冷的说到。

  “兮诺,叫的挺亲切的吗,你比她大了十一岁,都快一轮了,还好意思让她叫你一声哥哥,白易,你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她可还是个孩子!”

  白易苦着一张脸,他能想什么,还不是因为看到那个小丫头整天愁眉不展好心安慰一下吗?

  他白易可是有自知之明的人,明知道眼前的这个二少对那个小丫头有非分之想,他也不可能以卵击石啊,最多就是真的把那个小丫头当成是自己的妹妹。

  白易现在很想说一句,有想法的应该是他那位高高在上得南宫二少吧,可是他不敢啊,现在南宫诺的表情真的太吓人了,说不定话还没说完,就要被扔到魂岛去了。

  白易苦笑着一张脸,看着南宫诺。

  “二少,我就把她当成妹妹看待,能有什么想法,二少你一定是想多了,如果二少介意,以后我就叫她云小姐,你看如何?”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白易现在可不想得罪了这个小心眼的南宫二少,不然受苦吃亏的绝对是他,哎,真是好心办坏事了。

  南宫诺见白易这般态度,肚里的火气也消了一些,不过想到这个男人曾经和云兮诺单独待在一起过,他小心眼的脾气又上来了。

  “对了,那个工程招标案三天后开始,这段时间你就全权处理这件事,工程拿不下来,你应该知道自己的去处,这段时间,我还有其他的事情。”

  说完,南宫诺便站了起来,直接离开了餐厅,白易独自站在餐桌旁,扯着一张幽怨的脸望着南宫诺的背影,这就是明晃晃的压榨,威胁,可是,他是敢怒不敢言啊!

  要是此刻成玦和刘一鸣看到白易的表情,绝对会在他身上再浇一盆冷水,说一句。

  “明知道二少对云小姐的心思,你还多管闲事,自讨苦吃!”

  最后,白易叹了口气,看着餐桌上那丰盛的早餐,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南宫诺离开餐厅后,没有急着去公司,而是悠闲的坐在客厅里,拿着一份报纸看了起来。

  白易走出来后,见南宫诺没有出发的意思,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二少,你今天不去公司了吗?”

  “我刚才说的不清楚吗?”

  南宫诺头都没抬,冷飕飕的飘出这样一句话,白易立刻逃离了这栋别墅,不就是开解了一下云兮诺吗,有必要这么小心眼吗。

  白易心里肺腑,怎么这南宫家的男人都是这副德行,一个比一个小心眼,老门主不想让两个儿子缠着夫人,从小就把南宫赋和南宫诺丢去了魂岛。

  大少爷不想让少夫人和这个弟弟过多接触,直接把二少弄到了海市,好了,现在这个二少就因为自己和云兮诺多讲了一些话,居然这样的压榨他,绝对是一家子的小气鬼。

  南宫诺见白易灰溜溜的离开了,嘴角闪过一丝狡黠,望了望楼梯的方向,有认真的看起了财经杂志。

  云兮诺这一觉足足睡了八九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窗外的阳光洒进房间,落在床上。

  云兮诺睁开眼后,感觉整个卧室一片暖意,她迅速的洗漱完去了楼下用早餐。

  云兮诺还没有走到楼下,在楼梯口便看到一个身影坐在客厅了,她飞快的跑了几步,直接窜到客厅,脸上满是惊讶。

  “诺哥哥,你没去公司吗?”

  这是云兮诺住到浮梦园后,第一次在这个时间点看到南宫诺。

  南宫诺见云兮诺这副神情,他合上杂志,指了指远处的餐厅,说了一句。

  “去吃早餐吧,待会儿会有两个家教过来,本来你开学应该上初一了,但是你现在失忆了,也不知道你的情况,现在利用这一个半月的时间,给你辅导一下功课。”

  南宫诺停顿了一下,想了想白易之前提到的云兮诺不开心的事情,继续开口说着。

  “兮诺,这段时间公司事情太多,我不可能一直陪在你身边,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独立的孩子,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你只要记住,我是你的家人,是你的依靠,不要觉得你是我领养的孩子就感到卑微。这个庄园里除了霍叔以外的人,都要听你的命令,你就是这个园子的主人,知道了吗?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告诉我,我希望你以后所有的事都只告诉我,而不是和那些不相关的人说。”

  南宫诺讲了一大通,云兮诺听得云里雾里,她能听懂南宫诺这些话最表面的意思,但要让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听出这些话背后的意思,似乎有些强忍所难,毕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像南宫家那几个,拥有超出常人的沉稳和智商。

  不过,南宫诺也不希望云兮诺太过成熟,就像现在这样,保有一个十二岁孩子该有的天真,享受这个年纪该有的乐趣,这就是他所希望的。

  云兮诺虽然没有全都听懂,但还是点了点头,小孩子的心思是最敏感的,尤其还是像云兮诺这样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她听出了南宫诺对她的关爱。

  像云兮诺这样忘掉了一切的人,已经把南宫诺视为她的全部和一辈子的依靠,只要南宫诺能给她一点点的安全感,她就会很满足。

  “诺哥哥,我知道了,以后,我所有的事情都会和你说的,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像上次那样冷着脸,我害怕!”

  云兮诺睁着一张无辜可怜的眼眸看着南宫诺,南宫诺见了,点了点头,没想到自己那次可以的冷漠会造成这个小丫头这样的伤害,以后,不会再有了,他的温柔只为这个小丫头存在。

  这一次,云兮诺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奔一跳的往餐厅走去,南宫诺见此模样,会心一笑,似乎他那个同胞妹妹,都没有过这样纯真的童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